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军嫂

时间:2018-03-11 09:32:24  来源:bb新体育注册  作者:郑宪伟

淡入

内景    一所两室一厅的旧民房      白天

刘欣   李超

2011年夏,刘欣与李超小两口在自己刚刚建立的小家庭里吃早饭。

刘欣:哎,老公,吃完饭,陪我一起去医院好吗?

李超:去医院干什么?

刘欣:亏你还想当爸爸,这都五个多月了,我们也应该到医院检查一下吧,这两天总感觉小家伙在动!不停的踢我!

李超:噢,是吗,我听听,是不是像我一样喜欢练拳!

李超把脑袋向刘欣鼓起的肚子贴近。

刘欣:讨厌!

李超:好吧,反正下午没什么事,我陪你一起去,不过,听老人说酸儿辣女,你喜欢吃酸的还是喜欢吃辣的!

刘欣:你还没当上爸爸呢,就能总结经验了!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李超:男孩女孩都喜欢,如果是男孩,长得像我,长大了也要让他去当兵,如果是女孩,长得就像你一样漂亮!

刘欣:告诉你,我可还没有做好当妈妈准备!

李超:哎,跟你说,我妈妈可是盼孙子盼了好长时间!

刘欣:你家就是重男轻女!,

李超:没有啊,我可是喜欢女孩多一点。

刘欣:你看看,咱现在还住这样一个破房子,将来带孩子可怎么住呀?

这时李超的手机响了,李超拿超电话。

李超:“喂,是,好的,好的,是,我这就准备一个,马上回去”。

刘欣:谁来的电话?

李超:噢,是王大队的电话,说下午有台风叫“梅花”,从东南沿海登陆,下午就能到我们这里,让我紧急归队,随时做好抗击风暴潮的准备,一会,我跟大队的增援车辆,直接去救灾现场。

李超一边说,一边整理装备,换迷彩军服,准备出行。

刘欣放下碗筷,撅起了小嘴,一脸的不高兴:讨厌、讨厌、讨厌!说好了这周回来好好陪人家的,昨天刚回来,今天就走。

李超走近刘欣面前,伸出还没有穿上袖子的手摸了刘欣的脸蛋说:宝贝,不要生气了,下次回来我陪你一起去看电影!听说最近上影了一部《再吻我一次》,挺感人的,我们俩一起去看!

刘欣勉强笑了一下说:净说好听的,下次要等两周以后,嫁给你们当兵的,就别想再浪漫了!

这时,门外响了两声汽车喇叭声:嘀!嘀!

李超换好迷彩军装,准备好行囊又回到刘欣身边,摸摸了她的头发,然后亲吻了一下妻子的额头,说:老婆理解万岁!然后笑了一下又说:我走了!

刘欣:你要小心!外来下雨,穿上雨衣,带上雨伞!

李超:知道了,都带上了!

李超背上行囊向门口走去,刘欣依依不舍的将丈夫送到门口。

转切至

外景    旧民房门口     白天 天气:中雨

司机小王

一辆白色警蓝带有边防标志的猎豹警车快速驶到李超租住的民房门口,连按了两声喇叭。李超身穿一身军绿米彩服,带关行囊行动有速的钻进猎豹车副驾驶,警车快速开动,溅起阵阵水花。

转切至

外景  泥泞的乡村土路   白天 天气:大雨

猎豹车行驶在一条泥泞的乡村土道上,由于天气骤变,狂风加着大雨让道路两边养虾池也了一片汪洋,汽车雨刷器不停的刮着风挡玻璃上的雨水,司机小王全神贯注的驾驶车辆,汽车随着惯性地滑动了一下,李超迅速嘱咐小王。

李超:小心!慢点儿!

小王两手握着方向盘,不秒也不敢松懈,李超接到王铁军大队长打来的电话。

李超:大队长,是,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岔尖渔村北潮河河堤,距潮河闸还有10分钟的路程!

李超突然严肃起来。

李超(继续接着说):好的,是,按照您的指示,保证完成任务,请放心!

李超挂断了电话,继续叮嘱小王。

李超:小王,我们一定要小心,保证安全!

小王:李参谋,这是什么鬼天气了呀!

李超:台风的前奏,98年我经历了一次比这还可怕!

猎豹警车顺着河堤向潮河闸驶去。

转切至

外景     潮河堤坝     白天      天气:大雨

两名被困的盐厂职工(老宋和小候)

猎豹警车行驶到潮河到套儿河的入汇口,在这里有一个大水闸,而这条套儿河就是通往渤海海域的入海河,附近的渔民都驻地沿河两岸,以捕捞为生。沿着河堤向北,一间简陋的小屋驻立在河坝前沿,有受大风暴潮的影响,通过小屋的崎岖小路被海水冲塌,约有四五米宽的距离,在大风和海水了侵袭下呈现出风大浪急的惊险局面。

李超从警车上下来,冲着小屋喊了两声。

李超:喂,屋里有人吗?屋里有人吗?

由于风太大,小屋里没有回音。

李超对小王说:拉两声警笛。

警车迅速发出两声带有震摄的警笛声。这时从小屋里出来一男子,向警车招招手,由于风雨太大,差点被吹倒,又退到小屋门口,李超的衣服已经被打湿,司机小王从车后备箱内取出一件雨衣给李超。

小王说:李参谋,你穿上雨衣和救生吧!

李超说:雨衣我带了!

两人换上雨衣后,又从车内取一条救生绳和两件救生衣,一头将绳子固定在警车保险杠上,一头用力甩向相隔五米深渠的小屋,从小屋里又出来一个年长的男子,两个人一起俯趴着想抓住这条救命绳索,虽然相隔只有四五米宽,可大风的阻拦总是两人扑空。

李超,再来一次!

李超通过五次抛绳,这一次终于将绳索抛向对岸,其中一名年轻的青年迅速向前,紧紧抓住这条救命绳索,两端将绳索紧紧固定后,李超将安全带和救生衣通过绳子传出对岸,两名青年按照李超指示,穿上救生衣,系好安全带,两名男子通过绳索安全地从对岸沿爬过来。

待两人顺着绳子从对岸攀爬过来后,紧抓往李超的手。

年长的男子(老宋):是咱边防的同志吧,真谢谢你们了!你们要不来,我俩早晚被这大风给卷进海里去!

李超:我们就是专门来救你们的!快上车吧,风雨太大,别冻坏了!

年轻的男子(小候)被冻的抖动着身体,拉着哭泣的声音:谢谢了!哥,今年我还准备结婚呢!这要被水冲走了!俺未过门的媳妇不得急死呀!

老宋冲小候吼道:你个兔崽子,你不想想你妈,这个时候,还想你媳妇!

李超和小王收起救生绳,载着被救的老宋和小候向安全地带驶去!

转切至

外景     泥泞潮河堤坝    白天    天气:大雨

在车内,李超询问被救两人的情况。

李超:风雨这么大,你俩怎么跑到这么偏远的小屋里啊!

年长的男子(老宋):你不知道同志,我们俩是咱岔尖渔村的居民,也是咱这附近盐场的职工,是负责在这里看护这潮河闸的。

老宋指着前端的潮河大水闸说。“上午,厂里电话通知说下午有台风,让我们赶快撤离,我年年在这也见多了大风大浪,以为没啥事,没想到今天风雨这么大!”

李超:把你们俩送到那里?

年长的男子:麻烦你们把我俩送回渔村吧!

李超:回村不行,下午台风来临,渔村也不安全。

老宋: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少一群人呢,我咋得回去呀!

李超:这个你不用担心,政府的领导还有我们边防官兵都帮着你村的家人正在转移!

老宋:可家里,我还是不放心呀!

李超:村里的人都已经安全转移了,只有滞留的在陆续转移,当务之际必须送你到安全地带!

老宋:你说的是真的!

李超:什么时候,我给你开玩笑,

老宋:那真谢谢你们了,把我们送到离这最近的二分厂厂部吧,我知道这时候你们最忙,二分厂比这安全多了!

小王驾驶着猎豹车穿越泥泞的土路向安全地带驶去。

转切至

外景      岔尖小渔村      白天    天气:大雨

(大队长王铁军、中尉周凯)

大雨加着狂风不停地吹着套儿河道的海水越过渔港码头向岔尖渔村漫延,在渔村的东面有一条石头筑成的防潮堤将渔村与渔港码头隔开,可从渔村通往渔港码头有几个堤口,因年久失修形成隐患。

边防大队王铁军大队长带领着三十余名边防官兵在边防一线的小渔村疏散群众,全力做好迎战准备,抗击风暴潮的袭击。官兵们正紧张有序地抬着木板、沙袋对堤口隐患进行加固。王铁军站在防潮的石头墙上用手持的扩音喇叭对堤外的渔船大声喊道。

王铁军:船上的渔民请注意,今天下午“梅花”号台风就要来临,据气象部门预告,“梅花”号台风风力达12级,风大浪急,请滞留在渔船上的渔民朋友赶快下船,赶快下船,不要顾及个人得失,首先要保住生命!渔民朋友请注意 ………。

这时,一名中尉警衔的警官(周凯)身穿带有边防字样的雨衣从堤口,对大队长大声喊道。

周凯:报告大队长,刚才接到新的求助警情!

王大队站在防潮堤的二台高台,用手擦去满脸的雨水回过头来对周凯说:什么!你在重复一遍!

周凯大声说:刚才接到新的求助警情!在新建万吨港附近还有三名外地民工滞留在工程倒泊船上,需要救援!

王铁军简单思考一下对中尉说:你马上给李超联系一下,他和小王正在潮河闸附近救助群众,让他一并救助!有情况,及时汇报

周凯:是!

周凯得到命令后,在雨中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迅速跑步离开,与李超取得联系!

转切至

外景    疏港公路   驾驶室内     白天 天气:大雨

刚刚将救助的两名男子送到二分厂,李超的手机又响了。

李超:喂!小周,什么事?

周凯:李参谋,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李超:我们这边刚刚成功救助两名男子,已送往安全区盐场二分厂。

周凯:刚接到新的求救警情,在万吨港附近有一艘外籍工程船,船上滞留了三名船员,现在风大浪急,很危险,大队长命令你和小王去接救一下,联系电话是×××!

李超:好的小周,我们马上就去!

挂了电话,李超和小王驾驶着猎豹警车又行驶在风雨中,雨越下越大,风越来越急,通往万吨港的一条疏港路是穿越在海里的一条新修公路,路上没有一点人烟和车辆,路两侧的就是汪洋大海,大风夹杂着海水不停的敲打着路边的防护堤,警车被大风吹的有点倾斜,司机小王没见过这种情形,车速也由刚才的100码,降为60码。

小王:李参谋,通往万吨港这路还能走吗!万一……。

李超心里也有些打怵,他故作镇定地说:万一,什么,好好开车,台风到咱这里还有一个多小时呢!公路这么高,海水再大,它还能上岸吗,小心一点就是了!

警车沿着疏港路向万吨港开去,就像一片树叶飘向汪洋大海。

转切至

内景    旧民房李超家中       白天 天气:大雨

刘欣正在收拾家务,电视机一直开着,刘欣听到从电视上播报一条新闻:今天下午第9号热带风暴“梅花”正逐渐向我国浙江中北部到江苏南部一带沿海靠近,国家防总今天启动防汛防台风一级预警和二级应急响应。受其影响,黄海中部和北部、渤海海峡出现了8-9级大风、阵风10-13级,鲁东南和半岛地区普遍降雨,威海和烟台东部出现暴雨,部分地区大暴雨。

刘欣听到气象播报后立刻拿起手机给李超拨打电话。

(话外音)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你拨打的电话……!

受天气因素,李超的电话没有接通,刘欣有些着急,坐立不安地在屋内来回踱步。

切转至

外景     万吨港码头      白天   天气:大雨

警车终于驶到正在修建的万吨港码头,汪洋的海水被狂风吹着,激起层层浪花,冲刷着码头岸边的牛王石块,海平面与码头堤岸只差约有一米高,波涛汹涌的大海像魔鬼一样想把整个码头吃进去,所有的工人和船舶都已离开,进入套儿河道避风,转移到安全区域。

李超嘱咐司机小王不要下车,不要熄火,随时做好逃生的准备。李超下车后紧抓车门扶手,小心被风吹倒,环视四周,在码头东南角落处有一艘铁皮船搁浅礁石上,更像是被大风和巨浪吹卷到了牛王礁石上,船体还在不停的晃动,李超给小王做了个手势,示意拉动警笛,呼叫滞留船员。

警笛呼叫了两声:船上的人员,请注意,请尽快下船!请尽快下船!

从船仓里出来了三外人,其中一名三十多岁男子(张玉成)像是船长,还有一名妇女和一个五六岁孩子,像是三口之家,三人犹豫不决地站在船头,船长像是不愿离开铁船,又担心妻儿安全,妇女和孩子也眼巴巴的望着男人,像是不家人不愿分开,李超看出了男人的心事,就大声喊道。

李超大声喊道:赶快下船,时间不多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你的船,生命最重要,你不要老婆孩子了!

看着船长像是要哭的样子,拿起早已准备好的绳子把孩子拦腰捆着从船头一点一点慢慢地向处卸,李超狰狞着站在码头岸边的牛王石上,接应从船上卸下的孩子。

李超:慢一点,小心脚下!

孩子两脚落地后,他迅速觖开绳子,将小男孩护送到车上。

然后又折回接应妇女。整个船体随着大风不停的晃动,很是危险。等第三次李超跑到船头下面时,船长(老张)顺着绳子从船头慢慢滑下来,正准备上岸时,在一阵大风吹着巨浪扑过来,船体猛烈滑动了一下,一条缆绳坠着铁锚从船头滑了下来,在半空中被大风吹卷着向船长(老张)游荡而来。

李超:小心!啊!

李超迅速地推了船长(老张)一把,船长倒在了岸边,然后又本能地低头躲闪,可是大风吹卷没有方向,还是撞在了李超的后脑勺上。李超顿时倒在了牛王礁石块上,司机小王一看这情形,迅速下车跑到李超身前,抱起李超一看,李超后脑流出血迹,哭着,喊叫着!

小王:李参谋,李参谋!

老张迅速起身抓住摇摆的铁锚,快速将其固定好。回头一看李超好像熟睡一般,没有一点反应,小王像是吓坏了,眼睛汪汪地哭了起来!

小王:该死风!

老张:兄弟,别哭了,咱赶快带他上医院吧!

船长(老张)与小王两人迅速将将李超架到车上。

司机小王恍悟过来,转了一把方向,在码头上转弯调头原路向市里驶去,小王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向大队长王铁军汇报情况。

小王:大队长,大队长,李参谋被船上的铁锚砸伤了!流了好多血!

转切至

外景     渔港码头       白天   天气:大雨

王铁军带领着官兵正在渔港码头修筑防潮堤,眼看着海水随着风浪一波一波地打的堤上,边防官兵虽然穿着雨衣,但身体早已被淋湿,大部分的渔民都已转移出村,只剩下政府部门人员、村干部还有经验老道的船长与边防官兵死守各个堤口,这时王铁军接到司机小王的电话。

王铁军:喂,啊,怎么搞的,先去医院,我马上就到!

王铁军挂了电话与抢险副指挥老赵(边防派出所所长)交代了几句,就驱车向医院赶去。

转切至

外景    疏港公路   驾驶室内     白天 天气:大雨

船长老张坐在后排车座,用衬衣简单包了一下李超的头部,平稳地抱着李超,老张妻子抱着孩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紧张地一句话也不敢说。

老张拉着哭声:兄弟,你千万要挺住!为了救我们一家,让你受疼了,我对不起你呀!

小王埋怨地说:不是为你,我们李参能伤成这样!你赶快打120急救电话,让医院做好救助准备!

船长老张:对!对!对!打急救电话!

船长老张匆忙地拨起电话。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