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马路奇缘

时间:2018-03-12 07:35:11  来源:bb新体育注册  作者::匡后明

马路奇缘

         作者   匡后明

演员:

刘芳   环卫女工,美丽善良,尊老爱幼、拾金不昧。

孩子     晚上与父母走散,害怕、恐惧,彷徨不安。

罗耀     农场场长,高大正直、宅心仁厚,有王者之气。

王老师   漂亮、勤劳,冰雪聪明,好人有好报。

故事大纲:

   剧本讲述了环卫女工在工作中救助失散儿童、捡到价值几十万元的东西,想方设法交给失主,帮助王老师与“男神”结成美好姻缘的故事,展示了新时代环卫工人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

 

第一幕

冬夜凌晨,寒风劲吹。

东风农场小城镇知青路。

环卫工人刘芳穿着环卫服正在打扫垃圾,一个三岁男孩儿由远到近走过来,哭着喊“妈妈!妈妈!”

宽阔的街道上没有人回应,男孩儿左右看了几眼,又哭着喊“爸爸!爸爸!”

辉煌的路灯悄无声息地眨着眼睛,男孩 “呜呜”地哭起来。

  刘芳  (跑过去扶着孩子的肩膀问)孩子,你爸爸妈妈呢?

  男孩:不见了。(抹着眼泪)

  刘芳:你家在哪里?

  男孩:不知道。(带着哭腔)

  刘芳: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男孩:吃烧烤。

  刘芳:你们怎么走散了?

  男孩:他们喝酒,我去玩了一会儿。

刘芳:你别怕,爸爸妈妈会回来找你的,啊!你冷吧?(把孩子抱在怀里)

  男孩:嗯。

  刘芳:来,阿姨给你穿暖和点儿。不哭,啊!(脱下衣服穿在男孩身上)哼唱: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 街道上不时有汽车开过,寒风刮得越来越猛,刘芳冻得瑟瑟发抖,上牙打下牙,紧紧地抱着孩子,看看手表,前后左右地张望。)这谁家孩子呀?都五点多了,怎么不来找呢?

( 孩子的父母走过来,左顾右盼,焦急地寻找)

  男:宝宝。(焦急地喊)

  女:宝宝。(焦急地喊)

  刘芳:喂!你们是找孩子吧?

  男:宝宝。(跑过去抱着孩子喊)

  女:吓死妈妈了。(抱着孩子哭着说)

  (刘芳转身走了。孩子的妈妈追着她,掏出一沓钱来塞给李亚玲)

  刘芳:下回带孩子出门要注意。(她拒绝了钱,走了。)

 女:谢谢!谢谢!(跪在地上举着钱,哭着说)

 

  第二幕

  炎热的中午。刘芳在马路边捡到一个皮包,拉开一看,有两万元钱、几本证件,一颗翡翠吊坠。

  刘芳:谁的皮包?谁丢了皮包?(站在公益广告牌下喊,牌子上写着: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路人甲:是我的。

  刘芳:是你的?包里有些什么呀?

  路人甲:有?有?有钱,身份证。(摸着脑袋犹豫着说)

  刘芳:还有什么呀?

  路人甲:还有?还有?哎呀!它就是我的,拿来吧!(伸手去抢皮包)

   刘芳:这包不是你的,你走吧!(把皮包藏在身后,路人甲没有抢到)

    路人乙:干什么?大街上抢钱啦!警察、警察,有人抢钱啊!(手里拿着手机,大步走到路人甲对面,咔咔拍了几张照片,路人甲灰溜溜地跑了)

   刘芳:谢谢你!谢谢你!

    路人乙:谢什么呀!路见不平一声吼,是每个人应有的美德。哎,这包里的钱不少吧?

    刘芳:得有一两万吧!这个翡翠吊坠可能更值钱!(拿着吊坠欣赏着。)

    路人乙:我看看。(干脆利落地把吊坠抓在手里)这个至少值它个一二十万。你为什么不悄悄地拿回家,把它卖了,比你二十年的工资还多呢!

   刘芳:人在做,天在看。拿了昧心钱,必然遭大难。这是我家的家训。(指指天指指地)

    路人乙:迂腐!巨大的金钱后面隐藏着罪恶,你不知道吗?

    刘芳:可我听说飞来横财也就是飞来横祸。

路人乙:这样吧!你把东西交给我,我拿去交给警察。

刘芳:你拿走了,失主回来找怎么办?

路人乙:(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手里边……这是常识。

刘芳:这么值钱的东西丢了,他一定会来找的。

     路人乙:常人都会想,世界上任何一个人捡到了,都会拿走的,不可能找得到,所以,他是不会来找的。

    刘芳:常人都会想,世界上还是好人多,不放弃就有希望。

     路人乙:那你在这儿等,我去找警察,拜拜!(转身就跑)

     刘芳:不许走,把东西还给我。(追上前,抓住路人)

     路人乙:滚开!(甩开刘芳的手,把她推倒在地,转身又跑,一个人高马大的警察站在他面前,左右阻挡,他撞在警察的胸膛上)

     警察:跑什么呀?我看你半天了,把东西还给她。(指着吊坠,朝刘芳努嘴示意。)

     路人乙:好的好的。(满脸堆笑地把吊坠还给刘芳,想从另一边走)

警察:回来,跟我去一趟派出所。(路人乙回来,警察拉着路人乙走了)

路人乙:我冤枉啊!我不是骗子!(边走边喊)

刘芳:(翻看皮包)哦,还真有身份证,还有名片。联系电话:13988188788,这就好办了。(掏出手机打电话)喂,你丢东西了吗?丢了?赶快回来取吧!

 

   第三幕

   黄昏, 下午七点,街道马路边

   一男一女两个环卫工人从东西两边打扫卫生,在写着“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广告牌下面相遇。

   男:你一个人扫这么长的街道,累不累?(此人微胖,浓眉大眼,挺着油肚)

   女:笑话,能不累吗?环卫工又不是机器人。(仔细打量着男的)

   男:你的工资也不高吧?

   女:在人世间,工作越辛苦的工资越低,这是千古定律。(往马路对面走)

   男:那你理想中的环卫工人应该拿多少工资呢?(跟着女的走)

   女:环卫工的要求不高,买得起房子车子、养得起孩子、养得起爹娘就够了。(一边扫一边说)

   男:这个目标可不低呀!(捡着垃圾)

   女:乞丐命也有帝王心啦!不理解吗?

   男:呵呵!你文化水平蛮高嘛!

   女:文化高不如良心好,水平高不如运气好。

   男:某些时候是这样的,但有文化又敬业、还长得漂亮就太难得了!(用手机拍了一张女的照片)

   女:我看你长得仪表堂堂的,原来也是色中之王。(直起腰,看着男的上下打量)

   男:你不用骂我色鬼,所有人的努力,都是在展示世界的美、人间的美、生活的美、艺术的美,个人的美,爱美一点错都没有。

   女:我还是第一次听人把色狼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的。(继续扫)

   男:还有更厉害的,一个女的在乡下上厕所忘记带手纸,正着急的时候,隔壁塞过来一张纸,女的惊问:谁?一男的回答:(停了一会儿才说)雷锋。

   女:哈哈哈!该死!

   男:把你的手机借我打个电话,我手机没电了。

  女:给。(掏出手机给男的)

  男:谢谢!(拨了电话号码,他自己的手机响了,女的脸色一变,明白男的是拨他自己的号码)

  女:你这套路应该经常玩吧?不怕老婆查手机?

  男:生平第一次,有老婆岂敢?正满世界搜寻呢!

  女:莫非你想找一个扫大街的?

  男:别说得太难听,我找的是天使。

  女:为什么?

  男:我看了一篇报道,叫《环卫工人的天使心》,写的就是这条街上的环卫天使,太感动了。

  女:可她干的是最卑微的职业。

  男:但她有最宝贵的品质。拾金不昧、敬业奉献、助人为乐。(抬起头来看见女的走了,苦涩的摇摇头)

 

  第四幕

  中午两点

  街道上到处是纸屑、垃圾。刘芳正在扫地,抬起头看见一位女的拿着扫把在帮忙清扫。她赶忙走过去。

  刘芳:王老师,你别扫了,这哪是你干的活啊?快去休息,太阳这么毒,别把你的皮肤嗮黑了。(从王老师手里抢过扫把)

  王老师:说什么呢?这种活谁不该干?国家主席都应该干!何况是我?(抢回扫把)

 刘芳:哎呀!我自己能扫完。(伸手还要去抢扫把)

  王老师:这么多,你一个人要干到什么时候啊?(弯下腰去扫地)

  刘芳:早上有个公司搞活动,鞭炮放得太多了。又突然刮了一阵小型龙卷风,把屋顶上、小巷里、四面八方的垃圾都吹过来了。(快速地扫地)

  学生:老师好!( 几个小学生背着书包走过来跟王老师打招呼)

  王老师:你们好!(没有在意,继续扫地,学生放下书包捡垃圾)

  刘芳:孩子们,你们快去上学,迟到了老师会骂的。(拍着学生的肩膀)

  学生甲:我们的老师从来不骂人。

  刘芳:挨批评也不好啊!快去。

  学生乙:时间还早,我们会把握时间的。(学生越来越多,纷纷把垃圾捡了放进垃圾桶里)

 刘芳:就是不给工资,我也觉得值啊!(前后左右地看看学生,非常感动,自言自语地说)

 王老师:你别阻拦他们,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刘芳:就怕把他们的衣服弄脏了,到了学校不好看。

 王老师:只要他们的心好看,衣服脏了不要紧。

 刘芳:人多就是好,几下就弄完了。

 学生:老师再见!阿姨再见!(学生成群结队地走了)

 刘芳:谢谢!谢谢你们!我真是命好,尽遇到好人啦!(两人和学生打完招呼,刘芳对王老师说)

王老师:你还真是遇贵人,我们农场的场长罗耀爱上你啦!就是上回那个穿着环卫服,来这里帮你打扫卫生的人。

刘芳:你呀!总是拿我开玩笑,以后别瞎说,让人听见可不好。

王老师:不是开玩笑,他离婚了,在报纸上看了关于你的报道,假装环卫工人来接近你,正好遇到我了,我就冒充你和他在微信里谈了一下,我看他对你是真心的,就把你的情况告诉他了,他很满意。

刘芳:胡说八道,他是对你满意吧?

王老师:他看重的是你心好,我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你,你和他谈吧!这事儿准能成。

刘芳:算了,你该去上课了。(准备走开)

王老师:哎呀!我帮你加他的微信。(拉着她从衣服口袋里拿出刘芳的手机存了电话号码,加了微信)

刘芳:你这是干什么呀!我又不想吃天鹅肉。(抢回手机要删除微信)

王老师:哪有你这么漂亮的癞蛤蟆?人家喜欢你,你就从了他吧!(按着手机,不让他删除微信)

刘芳:可我不喜欢他,你是在包办婚姻呢?(把手机藏在背后)

王老师:为什么不喜欢?人家风华正茂,年龄相当、又是领导,还一片痴情。他才来半年,为老百姓办了不少好事呢!

刘芳:那你嫁给他呀!你不是也离了吗?

王老师:我本来是这么想的,可他在微信里说,他喜欢的是你,是那个风雨无阻,打扫卫生的你!(大声说)

刘芳:以后不许提这事,再提,我可不认你这老同学。(走了)

王老师:你有点自信好不好?机不可失。(看着刘芳的背影说)

 

第五幕

清晨

刘芳在打扫街道,罗耀跑步过来站在街道拐角处,在离她100米远的地方锻炼身体,街上熙来攘往,阳光喷薄欲出。

刘芳扫到一摊积水旁,一辆小车从她身边呼啸而过,溅起一道水幕铺在她身上。罗耀站在车子前示意停车。车子一个急刹停住了,驾驶员从车里下来走到罗耀面前。

驾驶员:场长、大哥,在锻炼身体?(讨好的口气)

罗耀:黄旭,怎么开车的?身为领导干部、副场长,不把工人放在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黄旭:不好意思,没有注意。(讪笑着)

罗耀:去,给人道歉。

黄旭:道歉?算了吧!她一个环卫工人,身上本来就是脏的,沾点水怕什么呀?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讪笑着)

罗耀:是她脏还是你脏?赶快去。

黄旭:大哥,你这是何必呢?我还要去县里见我叔叔呢!

罗耀:我知道你叔叔是副县长,今天你不道歉,我马上叫人把你的办公室锁了,你不要来上班了,找你的叔叔去吧!(说完要走)

黄旭:我去、我去!去还不行吗?(走到刘芳面前鞠躬)对不起!

刘芳:什么对不起?(没有在乎,觉得奇怪)

黄旭:我开车溅了你一身脏水,对不起!

刘芳:没关系,你快走吧!别浪费时间。

黄旭开车走了,罗耀继续锻炼,刘芳扫到路口拐角处,突然从绿化带里的树丛中跳出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他手里拿着纸糊的菜刀,突然抱住刘芳。

汉子:我爱你!我爱你!(举动疯狂)

刘芳:别胡闹!(躲避、挣扎)

汉子:不许叫,再叫我杀了你!(拿着刀子在她眼前摇晃,罗耀捡起一截钢筋迅速跑过去)

罗耀:放开她!我让你放开她!(大吼,目露凶光,步步逼近)

汉子:八嘎!八嘎!

罗耀:混蛋!(汉子舞着刀子后退,罗耀跳到他背后照着他的裆部狠狠踢了一脚)

汉子:哎呀!(放开刘芳,痛苦地夹紧大腿、捂着裆部。)

罗耀:你没事吧?(拉着刘芳关怀地问)

刘芳:没事。

汉子:八格牙路!(举着刀子冲过来)

罗耀:你快走!(把刘芳拉到背后,自己挡在前面)

汉子:呀呀呀!八格牙路!(一刀砍在罗耀手中的钢筋上,两个人僵持着,罗耀一步一步退到马路当中)

刘芳:警察、警察!快来人啊!(刘芳大声喊,汉子以为真的有警察来了,回头去看。罗耀借此机会抓住汉子的手往他背后一扭,汉子转了一个身,背对着罗耀)

罗耀:去你的。(罗耀一脚把汉子踹到了绿化带上,几个群众把他按住了。一辆轿车从罗耀背后疾驰而来,罗耀没有反应,但刘芳看得很清楚)

刘芳:快躲开!(大喊着跑过去把罗耀推倒在绿化带上,车轮从她的一条小腿上轧过去,然后停住了)

 

第六幕

一个月以后

医院病房

刘芳:林越,等会儿王老师和罗耀来了你就抱住我,告诉他们我们两个复婚了,要演得像真的一样。骗过了他们,我就把房产证给你,行吗?

林越:这个?你让我抱你?

刘芳:咱两夫妻一场,我只求你这一次,不行吗?

林越:那好吧!(警察进来)

刘芳:袁警官,你来了。

袁警官:上次袭击你的那个人,经过反复鉴定,的确是有精神病,现在已经送到精神病医院去了。开车肇事的人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你们要起诉他吗?

刘芳:不起诉,他也不是故意的。教育教育就行了。

袁警官:关于赔偿问题,你们可以选择民事起诉,也可以选择调解,对方同意调解。

刘芳:我同意调解。

袁警官:那好,改天我把他带过来调解,把钱赔给你,减轻一点经济压力。我走了,再见!

刘芳:谢谢!再见!(王老师罗耀走进来)

王老师:刘芳,这两天怎么样?

刘芳:好多了,过两天就能出院了。(坐起来靠在林越的怀里)

罗耀:伤筋动骨一百天,要多观察几天,不要忙着出院。

刘芳:我给你们介绍,这是罗场长,这是我丈夫,我们复婚了。(亲了一下林越的手)

罗耀:好样的,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离婚呢?男人必须有担当,对不对?祝你们幸福!(握着林越的手)

林越:都是误会,以前我看见那个神经病抱着她,我以为他们两个是情人,我才起诉离婚的。

罗耀:你这个人,气量太小,你怎么不问清楚啊?

林越:我哪里知道他是个神经病啊?看见就气晕了头,一冲动,失去了理智。

罗耀:(看着刘芳说)现在真相大白了就好了,我们场里缺一个环卫站长,你一出院就去上任吧!

刘芳:我哪里有那水平啦?我不同意。

罗耀:这是党委的决定,你也是党员,服从组织安排吧!我走了。(转身要走)

刘芳:慢点,我还有一个要求。

罗耀: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回过头来)

刘芳:(她把王老师和罗耀的手放在一起)你不松开手,我就同意。走吧!

罗耀:(犹豫一下,高兴地说)我答应你,只要她不松,我保证不松。走了。(王老师羞红了脸,跟着罗耀走了)

刘芳: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林越:的确是郎才女貌!

刘芳:松开,我说你松开,戏演完了,结束了。(刘芳左右挣扎,林越没有松开,抱得更紧了)

刘芳:你怎么回事,神经有问题了?(不动)

林越:我知道真相后,肠子都悔青了。(把头埋在刘芳的肩膀上啜泣)

刘芳:你调到县里工作后,我以为你变心了,猜疑害死猫啊!

                       (剧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