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剧本

隐秘的廷臣——莎士比亚时代的全新解读

时间:2018-04-12 11:45:50  来源:原创  作者:杨光宇
 隐秘的廷臣
The Hidden Courtiers
 
 
一幅世界地图由左至右徐徐展开,一只刚劲有力且汗毛耸立的大手握着一只放大镜渐渐对焦欧洲版图。
(画外男声)15世纪至20世纪,欧洲列强纷纷进行海外扩张,世界的格局因此而改变。
聚焦一:由丹麦、挪威、葡萄牙伸出红色航向箭头指向大西洋、印度洋和太平洋各自占领的海外领地,其中葡萄牙占据的马德拉群岛、亚速尔群岛显示出迷人的海岛风光(可植入旅游风光)。岛屿上飘扬着葡萄牙国旗。
聚焦二:西班牙拉科鲁尼亚港。数艘雄伟的古战舰正列队驶出港口,白帆凛冽,战旗飘扬,白云在桅杆与风帆之间翻滚,海鸥穿梭于战舰之间。甲板上整齐列队的将士威武庄严,迎着海风向大西洋驶去。在这场海外争夺战中,西班牙率先取得上风,占领了更多的海外土地,大批从海外掠夺的物质源源不断地运回西班牙。其海军实力亦空前雄厚,无论从单舰的吨位以及舰只的数量还是火力配置都遥遥领先于其他欧洲列强。“无敌舰队”称霸世界,一度成为全球海上霸主。其它列强的舰队先后遭遇“无敌舰队”的围追堵截,纷纷铩羽而归。
聚焦三:此时,新兴资本主义正在大英帝国蓬勃兴起,其皇家海军正悄然崛起,他们觊觎海上霸主地位,试图重振皇家海军昔日雄风。一些皇室重臣正围绕在欧洲港口模型周围,商议着对敌计谋,海军大臣霍华德手中的木杆重重地在西班牙几个军港位置敲打着:“巨人的一只脚已经被这只枷锁束缚住了”,其他大臣纷纷附和:“是啊,该砸碎枷锁了”,“万能的主啊,强盗挡住了我们去觐见的道路,请赐予我们开天辟地的利器吧,阿门!”。
一场腥风血雨的斗争序幕由此拉开。
 
沿着泰晤士河沿岸秀丽的风光,最终呈现出一座古朴而又庄严的学府——剑桥大学(可植入剑桥人文景观)。校园内随处可见的景象:师生们三五成群地在热烈讨论着学术问题。实验室内的墙壁上悬挂着世界著名的科学家的画像,学生在导师的指导下正聚精会神地进行着科学实验。掠过各个教室可以发现有的教室内师生间正热烈地辩论,有的正全神贯注地倾听老师的精彩讲解。
 
最终我们的目光定格在一位容貌英俊,眉宇微锁呈思考状的青年才俊的脸上。并透过他俊秀而且泛蓝的双眸进入到他的过去:一只白鸽在英国小城坎特伯雷上空自由地翱翔,几番盘旋竟然神奇地降落在一位英俊少年头顶着的一只大皮靴上,皮靴遮住了阳光,在少年俊逸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少年躺在自家花园的躺椅上正闭目养神,双手交叉于胸前并按住一本翻开的书。与白鸽的不期而遇并未使少年丝毫的慌乱,他依然气定神闲,仅仅微张右眼观察着白鸽的举动。
白鸽的降临使少年突发灵感,他走进自家的制鞋作坊让工人按照他绘制的草图制作一只很夸张的皮靴,少年的父亲站在旁边默默地观察着少年的举动,似乎有所感悟。少年将这只皮靴挂在鞋店门前的上方并铺垫了一些杂草。这一举动引起了所有过路人的侧目,有些人驻足围观,品头论足。不久,鸟儿在此落户,不时地从皮靴里出入。街对面的二层楼上,少年的父亲斜倚在座椅上,嘴里含着烟斗,面露惬意的微笑,目光锁定在这只皮靴上。
 
城坎特伯雷中学的校长办公室里,克利斯托费·马洛矗立在校长对面,校长端正地站在办公桌后面,神情专注且严肃,他正宣读一份外交部的命令:“……特赐予克利斯托费·马洛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全额奖学金。”校长办公室侧面座椅上两位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一起注视着年轻人充满刚毅和自信的面庞。
 
英国中部瓦维克郡,秀丽的埃文河承载着鸟语花香,掠过两岸的田园和牧场将我们的视线停留在一块字迹斑驳的木牌上——斯特拉特福(可植入人文风情)。环顾小镇,街道两旁的商铺、作坊、酒馆以及宅邸鳞次栉比,街道上几辆马车悠闲地漫步,为数不多的过往行人一路谈笑风生。我们的目光随着一位妙龄女郎缓缓步入一间肉铺,肉案对面几位年轻人正忙碌着剔骨切肉,他们身后,一位面容英俊、身材挺拔的年轻人正全神贯注地瞄准前方挂着的几扇猪肉,不加挑选地从身旁台子上随手摸起任何一把长短不一的刀具,然后以及其敏捷娴熟的动作快速掷出,只见翻飞的刀具各个不偏不倚地扎中猪肉上画的红圈之内。透过他身后敞开的一扇门,可以看见后院几个屠夫正捆绑着一头猪,准备实施宰杀。女郎正深情地打量着投掷飞刀的年轻人,目光春意盎然且略带羞涩,年轻人只顾飞刀,却浑然不觉女郎投来的目光。旁边的伙计重重地咳了几声并悄悄碰了几下年轻人,他似有所悟地转过身,两束炽热的目光迅速交织在一起,相互间传递着绵绵爱意。伙计们对两人深情地对视所感染,有人摆出绅士鞠躬造型并拿腔作调地揶揄:“屠夫男爵莎士比亚恭候女神艾丽莎驾到”,众人哄堂大笑,乐不可支。一缕红晕迅速映在一对年轻恋人的脸上。
 
剑桥大学暑假将至,校长办公室里,克利斯托费·马洛从校长手中郑重接过一个纸袋,校长似乎在嘱托什么,马洛频频点头。
一艘驶往法国海港加莱的客轮甲板上,旭日为马洛俊逸的面庞涂抹一层泛红的光彩,海风吹拂着飘逸的头发并鼓满略微敞开的白衫,白衫犹如风帆,沐风招展。马洛目光深邃,凝视着远方……
马洛沿着法国西海岸,从加莱南下,途径勒阿弗、岗城、布莱斯特、南特、拉罗谢尔、波尔多,沿途美丽的异国风光和风土人情深深地吸引着马洛,他常常流连于各个港口,时而凭窗远眺,尽览港口全貌;时而伏案疾书,时而凝神思索。
离开法国,马洛的身影又与西班牙诸多港口的风光融汇在一起,西班牙的大西洋沿岸及地中海沿岸到处都留下马洛的足迹。他与当地的年轻人一起载歌载舞(热情洋溢的西班牙舞曲奏响),一起聆讯圣马丁皮纳里奥大教堂主教的布道(主教大人的声音:“神圣的主携手腓力国王庇佑我们,阿门”重复地回响在教堂的上空),一起为斗牛士摇旗呐喊(斗牛士舞曲奏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