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与我无关的盛世

时间:2018-12-16 22:09:13  来源:  作者:
  天又快黑下来了。
  我时常想着,我这样的一生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我拥有一生,却只能活半辈子。我拥有半辈子,却只为自己活过十年。
  大部分的时光啊,我都在思考,这一生的意义是什么。我自己好好想了想,似乎也颇为无趣。五年时间,被殷老头捡回来当个儿子养,不想要了就丢给郑罗生膝下当一条不会犬吠的疯狗,到处咬人。两年时间憎恨北刀纪云沉入骨,断了花正荣的一条手臂,到头来却发现皆是无稽之谈。
  我恨啊。为什么不恨?
  所以就算当一个傀儡,我也得恨。
  可是又有谁告诉我,我该恨谁啊。又有谁可以教教我,怎样才能放下,怎样才能做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谁又能!
  所以我不后悔。不后悔变成现在这样。
  所以我请毒蛊上身,我想变得强大,我想成为新的山川剑,我想要......手刃北斗。
  起码直到我被沈天枢一掌穿心之前,我是这样自以为是的。
  但至少在我尚有一口气的时候,可以亲眼看到沈天枢倒在我面前,慢慢干枯,成为一具死在我手下的干尸,我也死而无憾。
  我隐隐约约能看到那个很有趣的女孩震惊地看着我,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直视着我的双眼。
  我想啊,周......翡是吧,我想,如果早个五六年,我也多想好好认识你啊。我也想,和你在多年后的某天夜晚同坐一席,哪怕只是看着你们,哪怕只能诅咒你......和那家伙人有知,配百年。
  可是抱歉,我这辈子似乎没办法等到那一天呢。
  况且等我今日死去,又有谁能记得我多久?
  耳中有很重的幻鸣,似乎有人对我说话,看不清说话的是谁,但是竟能分辨的出那人所说的话。
  “你叫殷沛,殷闻岚之子,殷家庄唯一的幸存者,又被北刀纪云沉养大,出身于......”
  没等她说清楚,我也不知究竟想起了什么,依靠着仅存的意识伸手从腰间将山川剑鞘拿出。我的视线一片暗红,大概是被血糊住了眼。我将剑鞘向那人推了推,也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那把空剑鞘,我护了它一辈子,也猜忌了它一辈子,多少人死于此物。也只是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也许,这山川剑鞘从头到尾都不是属于我的。
  但我行事,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自己,也就够了。很够了。
  余事皆了,我胸口上的伤已经不痛了,想必是我的五感正在衰落。我自觉大限已至,但在弥留之际,却很明了地听见一句话,正是源于方才的声音:
  “你叫殷沛,殷闻岚之子,殷家庄唯一的幸存者,又被北刀纪云沉养大,出身于......”
  “出身于......名门正派。”
  哦,名门正派。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