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足球外围》 第五章 天才初现

时间:2018-08-14 11:31:40  来源:转载  作者:西门不败

      “好。”叶天应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叶云仙心一抖,他隐隐觉得,这些都是叶云阳早
就安排好的,比如全票通过这件事,对叶云阳来说是小菜一碟,或许只是一句话的事儿。
这段时间,他定然传授叶冬上等斗技,没有斗技的叶天是绝对不可能战得过叶冬的。最后
他一咬牙,拼着老脸站了起来:“天儿,算了,这等测试,不参加也罢。某些人假公济
私,我们不能上圈套。”
        叶天则是冲叶云仙淡淡笑笑:“父亲,放心,绝对不会有事儿的。”讲完之后,便是双
手抱拳,冲众人拱手施礼,便走了上去。
        众人一下都乱哄哄了起来,他们知道,叶天这是拿鸡蛋碰石头。前几天叶天战胜叶
冬,全凭运气,是叶冬大意。可是今天,叶天却以斗之气战斗技,那绝对找死。
        叶威也是点头赞叹了一句:“天儿能有此等勇气,此等拼搏的精神,倒和云仙一样。不
过,这等实力悬殊的战斗,毫无悬念,不比也罢。”
        叶威此话,很明显是替叶天说情。叶云仙听后,心中大喜,立刻冲叶天道:“天儿,父
亲不承认此等比赛,快退回来。”
        而叶冬听叶威讲完,面容却是一寒,未想爷爷叶威此刻出手,奈何心中愤怒却是如此
之强,已然占据了他的理智。无论如何,这一战不可避免。
        他顾不上叶威之命,咬牙冲撞上去,六段斗之气,迅猛从体内爆散而出,于体表形成
了一段斗气罩,犹如一狂猛龙卷风,朝着叶天方向,碾压而去。
        “胡闹。”见叶冬竟抗命不遵,叶威当下愤怒骂道,而其余众人也都是震惊,未想这叶
冬,竟敢公然违抗老爷子之命,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而叶云仙有心要出去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叶冬眨眼之间便冲撞到叶天跟前,只需
呼吸间,便可将叶天震飞。六段斗之气力量,足以将一堵墙撞翻,更何况是一肉人?
        而叶天同样心惊,不过却早就反应过来,龙爪手施展而出,同时,将五段斗之力全然
爆发而出,目的是隐匿体内那一丝微弱的气息,免得被人发现。
        如今,那丝微弱的气息已然化为身体一部分,即便不施展龙爪手,也是存于体内,和
斗气一样,虽说极其虚弱,几乎感应不到,不过力量却比五段斗之力,强大好几倍。
        在叶天将五段斗之力施展而出之时,所有人,包括叶家老爷子叶威,都是眼珠子瞪
大,下巴久久未曾闭上。开什么玩笑,这小家伙达到了五段斗之力?
        现场安静,所有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叶天,看叶天召唤出的斗之气浓度,明显
便是五段斗之力……而那叶威老爷子,良久之后,才用质疑的目光看着叶云仙:“云仙,
你是不是骗我?趁我闭关不知外界真实情况的时候,骗我说出关之日,叶天只是三段斗之
力?”
        叶云仙则是苦不堪言,自己都被这家伙瞒得好苦,自己竟有些不知该如何作答了。
        叶冬也是有片刻的迟疑,不过很快便恢复心神,冷笑,五段斗之力如何,能扛得住六
段斗之力?
        两者的斗之力,众目睽睽之下,撞在一块,顿时一股狂猛风暴瞬间产生,爆炸般强大
的力量,将两者斗之气炸裂开来,两者身影被实质化的斗气包裹其中。
        片刻之后,一道人影自斗气浓雾中倒飞而出。叶云仙心一紧:“天儿!”
        待那人影落定,发现那人全身狼狈,身上衣服尽数撕裂,甚至于身上有血迹……叶云
仙的心在滴血,叶天从未被人如此殴打过。
        不过,当他看清那人真实面容时候,却立刻怔在原地,这不是叶天,而是叶冬。
        因为叶冬飞离赛场,而且脑袋朝外,所以并未有人看清落地之人模样,只认为是叶天,心中替叶天感到悲哀。天不惜才啊,这一伤,起码得在床上躺十几天时间。六段斗之
力啊,可以粉碎砖石的。
        叶云阳也是满意微笑,甚至忘记叶冬违背老爷子命令之事了,他要看儿子在赛场上,
如何的风光。
        待得台上斗气浓雾消散开来,众人看到翩翩而立少年竟是叶天时候,人群集体站立起
来,惊呼不可能,那叶云阳更是双腿一软,直接摔于地,面色苍白,甚至忘记去看被打飞
出去的叶冬。
        连叶威老爷子这会儿也被镇住,扶着桌子,颤颤巍巍站起来,一个劲儿地拉扯着叶云
仙:“云仙,天儿有如此实力,怎不早说,你瞒我瞒得好苦啊。”
        而叶云仙也是满脸苦相,他都不知该怎么解释了。说:“我也不知叶天有如此实力吗
?”开什么玩笑,当父亲的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真实实力?
        哎,他喜悦地叹口气,暗道:“天儿,你瞒父亲瞒得好苦啊。”
        “叶天哥哥,你好帅啊。”林雪儿从主席台上蹦了起来,一个劲儿地给叶天抛媚眼。这
一傲娇小公主吸引了大部分少年的注意力。
        “叶天,叶天。”众少年在林雪儿的带头下,齐呼叶天的名字,这说明,以后他们的队
伍会有新一代的领头人了,那就是叶天。
        不是叶冬。
        “我不服气。”叶冬听众伙伴的呼唤声,挣扎着醒悟过来,怒吼一声,便冲了上来,准
备继续和叶天战斗。
        “畜生,丢人。”叶云阳也暗骂一声,跳了出去,硬生生将叶冬拦下,“叶冬,住口,这
儿没你说话的份儿。”
        见父亲亲自出面阻挡,叶冬意识稍微清醒一点,低头不语,指甲深深刺入皮肤中:“这
等仇恨,定然要报。”
        “五段斗之力,是如何拼得过六段斗之力的?”叶威老爷子一直都在细细思索这个问
题,这也是其余众人都在思考的一个疑惑,以至于叶云仙在呼唤叶威老爷子的时候,后者
竟未反应过来。
        位于观众席中的龙叔则是心中窃喜:“真气,真气,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真气第一重
吗?厉害,厉害。主公一定会重重奖赏我的。”
        “父亲,父亲?”这已经是叶云仙第七次呼唤叶威了,但叶威依旧是沉浸在那问题上,
未曾反应过来。直至叶云仙拍了拍叶威的肩膀,叶威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叶云仙,道:“
干啥?”
        “父亲,这实力测试,还进行不进行?”叶云仙苦笑着问道。
        “哦,结束了。”叶威这才反应过来,站起身来,看着众人道,“天儿,冬儿,云仙,云
阳,你们四人跟我走。”
        讲完之后,叶威依旧是一边琢磨着那个问题,一边带着众人往自己休息的房间中走,
甚至于忘记招呼三大家族的来者。
        而三大家族的人,以及观众席中的人,都还在发愣。刚才的场景实在是有些不太现
实,他们都还以为是眼花看错了呢。
        秦煌看了看诸葛云道:“云兄,刚才你看仔细了吗?到底什么情况?”
        后者则是满脸苦笑:“秦老弟,你都没看出什么猫腻儿,更何况是我了。”
        “肯定是那老东西搞的鬼,就是想让我们见识见识他们家族有个修炼速度变态的家伙,
镇住我们。别中了这老家伙的圈套,那叶天肯定不是之前三段斗之力的实力,肯定是对我们有所隐瞒,咱们走。”秦煌简单地说了一遍后,便匆忙离去。他得赶紧回去研究研究这
叶天,能在这个年纪达到五段斗之力,而且还冒出了一个六段斗之力的家伙,回去之后一
定得对叶家新晋力量重新审时度势。
        “秦煌老弟,你说叶威那老杂种出关了,到底有没有突破到斗灵级别?”诸葛云跟在秦
煌身后,开口问道。
        “谁知道,回去后多派两人跟着这老东西,要是他突破到斗灵级,咱们两家都有危险。
毕竟斗灵级强者,在千灯镇都是一等的存在。”
        等到三大家族的人走光了,观众以及测试者这才反应过来,不可思议面面相觑,交谈
半天,这才离去。
        而叶威将众人召唤到自己休息房中之后,威严目光这才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面无表
情道:“叶冬,翅膀硬了啊,我的命令也不听,当着三大家族的面,丢我叶家的人,这也
是你和你老爹商量好的?”
        叶冬立刻沉默不语,脸色绯红。而叶云阳则是立刻解围,道:“父亲,都是我教子无
方,回去之后定然会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教训他,你有什么资格教训他?”叶云阳此话刚说出口,叶威立刻狂躁起来,手掌拍
得桌子哐当作响,那张老脸都变得红润起来,犹如是一张大红苹果般。看那模样,犹如是
一头发怒的豹子。
        他这么一吼,现场气氛立刻变得沉闷起来,无人敢吱声。开玩笑,这可是叶威叶老爷
子,叶家有名的臭脾气。谁要是招惹了叶老爷子,那和得罪了死神差不多。
        叶云阳立刻拉着叶冬跪在地,咣当一声,看来是一点没舍得珍惜力气。
        “看看,看看,这就是你教出的好儿子,不顾全大局,只知窝里斗,要是叶家的年轻一
辈都被你教导的话,这家指定得败在你手里,你个败家的好儿子啊。”叶威毫不留情,指
着叶云阳的鼻子就是一通破口狂骂,唾沫横飞。叶云阳和叶冬两人都跪在地上,一句废话
不敢多说。
        叶天和叶云仙则有些尴尬地站在旁边,叶威教训人的时候,他们万万是不敢插嘴的,
否则也得跟着一块挨骂。
        “行了,你们两个人好好反省反省吧。”叶威似乎骂得有些累了,便深吸了一口气儿
道,“叶云阳,回去之后好好学学人怎么当一个好父亲,难道你想让你的后辈都和你一
样,变得如此心机深沉。要是在外面心机深沉也可以,都一家人,玩什么钩心斗角。你好
好反省吧。叶冬,这次是你的错,你必须接受惩罚,至于如何惩罚你,叶天你来说吧。”
        叶天愣了一下,见叶威面色坚毅,知道推辞不得。当下便看着低头不语的叶冬道:“你
不是要和我拼命吗?好,你可以向我下战书,我会应战。”
        听叶天这么一说,众人都愣了一下。叶威也是有些诧异地看着叶天:“你这也算惩罚
?”
        “若是我靠着爷爷的威严惩罚他的话,恐怕他会口服心不服。我在赛场上惩罚他,才会
让叶冬心服口服。今天秦家都欺负到我叶家头上了,可是我们叶家内部却还要起内讧。身
为叶家的人,我有责任和义务,让叶家年轻一辈团结在一块,共同对抗外敌。”
        叶天面色严峻道。
        “好。”叶威立刻拍手称快。而叶天则是在心中庆幸:“这样的空话说出来,效果竟倒也
不小,看那叶威老爷子,刚才还气得要冒烟一样,这转眼间,竟是变得兴奋无比,这脾气
可真是……稀奇啊。”
        “你们若是都有天儿这样的觉悟,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散了,也能瞑目了。现在我叶家年轻一辈,都被你们这些当长辈的给教坏了,只知道钩心斗角,争夺家族中的一些东西,有
种去外面争老秦家诸葛家的东西。以后要是再让我知道,你们年轻一辈钩心斗角的话,我
定严惩不贷。”
        说完,叶威便释放出一股狂猛斗气,狂猛之力竟硬生生将手下的木桌震成齑粉。四人
皆惊,被震得连连后退。
        “好了,既然叶天肯如此宽宏大量,原谅了你,那么你们二人便离去吧。至于比武之
事,以后再说,毕竟你早就已经修炼斗技,而天儿却未曾修炼,挑战不公平。叶天,云
仙,你们两人先留下来,我有东西要给你们。”
        叶威讲完,低头叹息,叶冬和叶云阳也不敢片刻迟疑,匆忙转身。
        “慢着!”叶天却是出声相拦。两人只得停脚,扭头看着叶天道:“还有何事?”
        叶天并未理会两人,这让叶云阳脸色难堪,眼神中闪过一丝凶狠。
        “爷爷,我想您还是尊重我的意见,答应我和叶冬的比武吧。”
        叶威老爷子和叶云仙两人立刻脸色惨白,连叶冬和叶云阳两人也是满脸不理解。虽说
之前叶天硬扛叶冬一击,可那完全是因为后者疏忽大意,未施展斗技。若是施展斗技的
话,怕此刻遍体鳞伤的便是叶天了。
        看他也不像是莽撞冲动的主儿,这点小道理应该能明白的,为何还是要应战?
        那叶威老爷子和叶天眼神碰撞,无奈地叹口气,道:“叶天,你真的要坚持?如果那样
的话,你非但有很大可能性会输,我甚至都无法将我的奖赏赏给你,那样会影响比赛的公
平性……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连叶云仙也是在一旁替叶天捏一把冷汗,要是能说话的话,恐怕他早就已经拽着叶天
的胳膊跪下说:“你这臭小子赶紧放弃应战啊,老头子肯定会奖赏给你很珍贵的补品丹药
的,难道你就放任这珍贵的丹药从指缝中溜走?”
        叶天也考虑过这一点,名贵的丹药从指缝间溜走,的确可惜,可是若为此而放弃比
赛,那么众人依旧会认为自己是侥幸赢得胜利,不会相信自己的实力。为了证明自己,为
了让众人知道叶天的实力不是运气,他决定,还是选择后者。
        “我还是选择应战。”
        “哎。”叶威摇头,看看叶天道,“算了,你这脾气随你老爹,那随你便吧,你们都走
吧。”叶威说完,便拄着拐杖,缓缓离开了。
        走到角落,望着四人离去,叶威才嘿嘿笑了起来:“没想到我叶天孙儿竟也能在赛场上
如此光辉耀眼,若是修炼速度照此发展下去,我叶家肯定会出一个千灯镇第一高手。”
        叶云仙和叶天两人在回家路上,一声不吭,直至分手告别的时候,叶云仙才总算说了
一句话:“天儿,叶冬修炼有斗技,你若是单凭五段斗之力,绝对不可能战胜叶冬。我这
儿有一门斗技,你可以拿去修炼。”
        说着叶云仙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本表面泛黄的书籍,而书籍之上则是三个大字:裂空
腿。
        “这裂空腿乃黄阶下级斗技。虽说低级了点,不过却很实用。很适合新手练习。这样
吧,天色尚早,我带你去训练场练一回,先熟悉熟悉招式。”叶云仙一边说着,一边拉着
叶天便走向训练场方向。
        “父亲。”叶天出声拦下了叶云仙道,“我有些累了,想歇歇。明日再练习吧。”
        叶云仙听罢,立刻苦涩笑了笑:“你看我,怎么把这点给忘了,你刚刚参加测试,肯定
劳累了,那么你就先去休息吧,明日我会亲自教导你。”
        话刚落,便听门口传来仆人的声音,叶云仙止住脚步,看着仆人慌张走来,满脸肃穆问道:“什么事如此大惊小怪?”
        “三爷家派人送来了挑战书,似乎是要挑战叶天少爷。”仆人一脸恭敬道。
        “嗯。”虽说这件事在意料之中,可他万万没想到,叶云阳会如此着急,前脚刚到家,
后脚便已经接到挑战书。思考片刻,他大致也明了,定然是他们早就准备好了的。
        当下冷哼一声道:“我替天儿接下了。”
        “可是,老爷,叶天少爷还……”那仆人满脸关切,望着叶云仙欲言又止。
        而叶云仙则是笑笑,如今的天儿不可同日而语。既然他能在测试场上给自己那么大惊
喜,那么这次也肯定能给自己一个惊喜的。
        他望望仆人道:“这件事你不要管了,就说我们已然接下了战书。”
        望着仆人满脸担心离去的身影,叶云仙则是无奈笑笑:“哎,这天儿,真是和我一个脾
性啊。”
        叶云仙将挑战书打开,观看片刻之后,冲叶天面容严峻道:“看来叶云阳是准备赶尽杀
绝啊,竟然只留给我们七天不到的时间,实在是太可恶了。七天,七天甚至都不能将裂空
腿给修习熟练,更别说灵活运用了。”
        叶天也是偷偷琢磨起来,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若是叶冬施展全力,自己固然不会是
他的对手。龙爪手的威力已被自己发挥到了极致。毕竟这龙爪手的真正作用乃是修炼出那
一丝微弱气息,威力并不是很大。还有修炼的五肘拳,第一层阶段,威力也比龙爪手强大
不到哪儿去,所以他决定,暂时将修炼重点,转移到五肘拳第二层阶段上去。
        五肘拳第二阶段,对付六段斗之力强者,应该不成问题,因为他从大还丹之中了解
到,这五肘拳第二阶段,差不多相当于黄阶中级斗技。
        他看了看父亲给自己的裂空腿秘籍,简单地扫了一眼,发现威力竟也不小,威力最大
竟可以轻松碎掉一根木头,简单地修炼一下,巩固一下腿部的力量,倒也不失为一种不错
的选择。
        叶天深呼吸了一口气儿之后,缓慢坐到床上,小心运转斗气,开始修炼五肘拳。
        他已经将五肘拳的任何一个招式动作都琢磨得相当到位,至少攻击的位置已被他拿捏
得相当准。用肘部攻击人,非但会出其不意,而且还是“稳准狠”的标准发力位。本身威力
越大,那么所起到的作用,也是会成倍提高。
        毕竟在人体攻击的频率中,拳头和脚是最为频繁的,像用手肘攻击,那绝对会出其不
意。
        叶天的每一肘打出,竟都能引起空气一番震动,手袖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
        叶天修炼得越来越入神,一不注意,手肘平齐,竟打在了一花瓶上。顿时花瓶便化为
了齑粉,犹如白雪飘落到地面。
        望着化为齑粉的花瓶,以及毫发无损的手肘,叶天啧啧称赞:“五肘拳,果然名不虚
传,第一重威力,便是强过龙爪手。龙爪手原本是一平淡无奇的武技,威力本就很小,是
体内一丝微弱气息加强了龙爪手威力数倍。那么,若是将那一丝气息当成斗气,驱动五肘
拳的话,那么所起到的作用……”
        这不经意的想法竟让叶天整整兴奋了好长时间,他立刻站了起来,双目满是激动。若
是那一丝微弱气息驾驭了五肘拳,威力增大几倍的话,怕是自己……他越想越兴奋,干脆
重新将五肘拳演练了一遍,不过此次却是用微弱气流代替了浑厚斗之力,不知会起到何种
作用。
        哐当!手肘打在了一花瓶上,那花瓶却是动弹了几下,并未裂开,更别说化为碎末
了。
        奇怪了。
        望着花瓶,叶天却是满脸疑惑:“之前感觉力道很大,为何花瓶竟都没有碎裂痕迹?”
        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拿起花瓶,朝里看了一眼,这么一看,却是立刻怔住了,万万没想
到,这花瓶里,却是早就已千疮百孔了,碎片一片片连接,好像是蜘蛛网。
        而花瓶外表,却是毫发无损……
        看着里面这场景,叶天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莫不是这五肘拳可以破坏内力,隔山打
牛?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说,自己可隔着山壁,偷偷摸摸将墙壁另一端的人打伤
?”
        想到了这一点,他立刻变得兴奋起来,再次将五肘拳演练了一遍,这次却是对着门外
打去。
        咔嚓!
        果不其然,在手肘接触墙壁瞬间,便听房外响起了一咔嚓声,叶天立刻开门,却见被
击打部位的柱子上,多出了一小手肘印子。
        “啊!”看到那小手肘印子,叶天立刻瞠目结舌,那手肘印子竟是如此清晰,威力竟比
龙爪手还要高一个层次。
        看来,气流驾驭的五肘拳,威力果然是不一般啊。叶天震撼之余,想继续演练一遍五
肘拳,这会儿却发现体内能量空缺,那一丝气流也消失不见,他猜测可能是气流被消耗得
一干二净,必须演练龙爪手,才可将那丝真气完全地找寻回来。
        一遍龙爪手修炼过后,他果然发现微弱气流再次出现,而且比之前的气流更加的强大
了。
        在接下来的五天时间内,叶天每日都会在龙叔的独门独院中修炼龙爪手,而且龙叔对
叶天也是相当照顾,每日都给他寻来一些补品丹药,虽说并不是很高级,却对叶天的修炼
产生了不小的作用。
        为了避免露出马脚,不让龙叔知道自己起疑心,他是一再低调,装傻卖萌,假装对龙
叔百般顺从,实际上却是暗中嘲讽。
        叶天的修炼也是让龙叔兴奋异常,看叶天的目光,也是变得有些异样起来,叶天觉
得,这老小子的马脚,总算要露出来了。至于他究竟瞒着自己什么东西,相信用不了多长
时间,就能真相大白了。
        他越来越觉得,那股气流越来越强大,最为强盛的时候,竟犹如一根筷子,在体内随
斗气游荡。
        而五肘拳的威力虽然借助着气流大增,不过依旧未踏入第二重阶段,龙爪手还是以往
那般的威力。最可喜的便是,他觉得体内斗之气越来越强盛,经常能感觉到细胞吸收斗
气,他知道,自己距离升入第六段斗之力已经是指日可待。现在他和第六段斗之气之间,
只是隔了薄薄的一层膜而已,升入第六段斗之力,也只是需要一个时机。
        今日,叶天一如既往地准备去训练场演练,可半路上却遇见了小魔女林雪儿。林雪儿
对叶天是百般纠缠,让前者陪自己去千灯镇上玩儿。
        实在是执拗不过小魔女林雪儿,叶天只得陪同,跟在小魔女身后,朝着千灯镇上走
去。
        要说这千灯镇,实在是一繁华热闹的地儿。可是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
以前,这千灯镇可是有名的屠场,千灯镇四大势力为了抢夺地盘抢夺生意,没少发生过血
战。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四家意识到继续打打杀杀下去,他们四大势力将会越来越弱,甚至可能被小势力给吞并,四家只能达成妥协,将千灯镇割成四块,每一块都有一大
家族掌控,这么多年下来,倒也是达成了一个平衡。
        在千灯镇中,便有不少叶家的产业。叶天身为叶家少爷,不少人都还是认识他的,倒
是对小魔女林雪儿有些陌生。
        一路上小魔女是对什么都感兴趣,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叶天还是带着林雪儿在
叶家的地盘行走,遇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倒是可以凭自己的身份随便拿,不过店家却都
是记账了的。
        走到叶家地盘尽头的时候,叶天便主张回去。而林雪儿却执意不从。无奈,前者只好
跟着林雪儿继续闲逛,不知不觉,竟来到了秦家的地盘。
        秦家向来和叶家不和,所以叶家本家的人很少会来秦家的地盘闲逛。为了避免被人认
出,从而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叶天一路上都是小心翼翼,能掩面便尽量地掩面。
        “嗯?那不是叶坤吗?”就在叶天带着林雪儿在角落里缓慢闲逛的时候,林雪儿忽然向
熙熙攘攘的人群指了一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发现了遍体鳞伤,狼狈不堪的叶
家少年叶坤。
        叶坤是叶秋众多崇拜者其中之一,平日里跟在叶秋屁股后面嚣张惯了,这还是叶天初
次见他如此狼狈。不过心中嘲讽只是浮现了片刻,片刻之后,他便分析清形式,在秦家的
地盘被揍了,肯定是秦家的人找麻烦。
        叶天一步跨出,挡在叶坤面前。那叶坤抬头一看,竟是叶天,眼神中顿时虚弱了许
多,支支吾吾竟说不全一句话,只是捂着脸,有些惧怕地看着叶天。
        叶天打了叶冬之后,叶坤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了,所以独自一人在他面前,还
是收敛点的好。
        “叶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叶天双目焦躁地盯着叶坤问道。
        “叶如霜和叶秋……被围困在了古秦酒楼,秦岭的弟弟带着诸葛家的大公子诸葛云帆,
将他们给围起来了,剑拔弩张。我好容易逃出来,准备去叶家的地盘……找人救火。”
        叶坤支支吾吾,总算将事情交代清楚了。而叶天隐隐觉得,秦岭的弟弟和诸葛家的人
围困叶秋等人,多少和上次自己侮辱秦岭的事儿有关。
        他当下便看了一眼叶坤道:“你带着小魔女……哦,不,林雪儿先回去,我去古秦酒店
看看。”
        而叶坤却拦下了叶天:“你还是别去了,赶紧去叶家地盘找人吧,他们可是有一个斗者
和两个十段斗之气高手呢,连叶秋和叶如霜大姐都没办法和他们抗衡,更别说咱们了。”
        “嘶——”叶天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叶如霜竟被斗者给围困住了。他倒是很好奇,能
在年轻时候晋入斗者行列的是什么人;斗者的威力究竟如何。
        叶天对那战场更加充满了渴望和好奇,哪怕是在旁边偷偷地观看也成啊。
        “我不管,我要去看他们打架。”小魔女林雪儿兴奋得是手舞足蹈,还未等叶天反应过
来,便拽着他的胳膊,朝着古秦酒店的方向走。
        叶天可有些吓坏了,林雪儿在叶家有很尊贵的地位,可在外面就不一样了,秦家人定
然不会对林雪儿手下留情。要是林雪儿有个三长两短,自己必然会被叶威老爷子惩罚,说
不定叶家还会遭遇灭顶之灾。
        可是在他思索间,林雪儿便停下了脚步,伸出细嫩小手,指着一家装饰古朴但却显得
豪华大气的古建筑道:“哇,叶天哥哥,你快看,叶如霜姐姐真的在这儿呢。”说完便拽着
叶天上了楼。叶天的心咯噔跳了一下,暗骂自己反应迟钝,怎么能让林雪儿来这种是非之
地呢,要是林雪儿有个三长两短……还未想完,便已经来到了二楼,他仅看了一眼,便发觉现场气氛之紧张,剑拔弩张。酒店里面到处都是被掀翻了的桌子板凳,不少的板凳上面
还有鲜血,看来这里刚刚发生过一场恶战。
        而叶如霜和叶秋两人的身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衣服都有被撕扯过的痕迹,脸上也
有些伤口。跟在他们身后的叶家少年,更是一个个鼻青脸肿,大半都蹲坐在地上,剧烈喘
息。
        他们看到叶天和林雪儿的到来,差不多都是苦涩叹口气:“这便是大家拼命护送叶坤出
去,找来的帮手?”
        而和叶家少年对峙的另一队人马,却是一个个的光彩十足,满脸傲气地盯着叶天,哈
哈笑了起来,其中一个看起来颇有公子哥装扮的家伙,看了看旁边的一翩翩少年,嘲讽道
:“秦山,这便是那名侮辱你哥哥的五段斗之力修炼者?看起来也就这幅痞子相嘛。”
        叶天看了看那公子哥,冷笑一声:“你是谁?”
        “我是诸葛家族大公子,诸葛云帆。”他赫然报出了自己的名号。
        叶天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此人便是那名斗者。若是没猜错的话,他旁边那位,应该
就是秦家的二公子秦山了吧。
        “你们为何要围困我叶家人?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违背了我们四大家族制定的千灯条
约吗?”叶天声势丝毫不弱于几人道。
        “千灯条约?在我看来都是狗屁。”诸葛云帆骂骂咧咧道,“你小子就一五段斗之力实力
而已,还轮不到你说话,我再告诉你们一遍,让你们中实力最强的人给我们秦山秦大公子
磕个响头,那么我就放你们离去,否则……哼哼,就是那小子的下场。”
        诸葛云帆用冷峻的目光瞪了一眼躺在不远处,浑身是血的少年冷哼道。
        叶天心头一寒,真没想到,这些人竟如此之狠,光天化日将人打得遍体鳞伤。
        “叶天,这件事和你无关,你走吧。”叶如霜偷偷给叶天使眼色,让叶天离去。后者知
道,她所关心的其实是林雪儿的安危。
        看着叶如霜,叶天真是思想复杂啊,这个被自己救过,而且也被偷看过的女人,竟对
这一切浑然不知,想想真是造化弄人。他又看了一眼站在叶如霜旁边的叶秋,此刻他正拳
头紧握,低头思索什么,这个男人夺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女人,所以,他对他充满仇恨。
        若是叶如霜知道,救了她性命的并不是叶秋而是自己的话,叶如霜肯定会对自己有好
感的。
        “哈哈,你们今天谁都别想离去。”秦山冷哼一声站起身来,“战斗吧,你们今天都得给
我磕头才能离去。”
        “我一人之力,便足以解决掉他们了。”诸葛云帆声音冰寒道,“这几个小杂碎,在我心
里,也就是几个屁而已,我想放就放。”
        能说出如此霸气之语,足见此人的厉害之处,不单单叶天,叶如霜和叶秋脸上,也都
浮现出一丝惶恐神色。一名斗者足以将他们轻松解决。毕竟十段斗之力和斗者之间的实力
悬殊可不是一倍两倍,而是五倍甚至十倍之多。



喔,感谢咸鱼啊。。。。。。。。。。。。∑(✘Д✘๑ )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