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足球外围》第十四章 魔兽森林

时间:2018-08-15 10:11:30  来源:转载  作者:西门不败

      “是我啊。”小魔女林雪儿的声音传来。听到这声音,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头大,心中暗叹
这小魔女怎么来了,该不会是想到新的整人方式了吧。
        跑去开门,见得小魔女正冲自己淡淡地笑,那股微笑简直是太熟悉了,熟悉到他一看
到,就有些想跑的冲动。奈何自己被堵在房中,根本就跑不出去,只能是冲她勉强笑了笑
:“林雪儿,有什么事儿吗?”
        “有啊。”林雪儿冲也叶天嘿嘿笑了笑,“我听说你认识一个能抗衡斗皇强者的家伙,想
过来认识认识,你方便给我介绍一下吗?”
        “好吧。”他无语笑笑,看来爷爷叶威也没少被这丫头折腾,否则不可能把这件事告诉
小魔女林雪儿的,“其实,我就是。”
        “哦,我早猜到是你了。”林雪儿一点都不吃惊地咯咯笑了起来,片刻之后,表情才恢
复正常,正儿八经地看着叶天道:“叶天哥哥,你听说了吗?最近魔兽森林里边,有人寻
找到了一片神邸,据说那神邸可是神通镜的老神仙的府邸,里面一定有很多的宝贝,我们
要不要去看看?”
        “什么?”叶天眼珠子一下子瞪大了,甚至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你说的是神通境的神
邸?”
        不单单是叶天,即便是潜藏在大还丹精神世界中的判官也是惊讶无比,瞠目结舌:“竟
是神通境?快赶上老夫全盛时期的修为了。”
        听他这么一说,叶天更是不可思议:“你个老变态,全盛时期,实力竟达到了神通境
吗?真是不可思议啊。”
        神通境乃是斗皇之后的境界。不过据说,能达到如此境界的,整个神魂大陆,也是用
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的。以前只是在父亲给自己讲的神话故事中听到过这等境界的人,据说
这等境界的人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更是能够颠倒乾坤,扰乱阴阳……以往都觉得这等
境界的人和自己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存在,却是万万不曾想到,自己身边竟有这样的一
个高手存在。
        “是啊,你发愣干啥?”林雪儿看叶天发愣,当下便伸手拍了一下叶天的肩膀道。他这
才反应过来,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笑着说道:“呵呵,没什么,没什么。对了,你确定这
个消息是真的?”
        林雪儿冲叶天耸耸肩:“难不成我还能骗你不成?爷爷已经决定,派叶云阳带着一支队
伍前去魔兽森林,到那儿分一杯羹了。这个消息也是刚刚传到爷爷耳朵里,他便立刻下了
这等决心。你觉得这个消息可能有假?”
        听他这么一说,叶天也是有些诧异起来,那么大一块肥肉,肯定有数不清的高手前
去,说不定自己还没到那儿就已经被其余的高手给弄死了,这其中,还是有很大的危险
的。
        “叶天哥哥,你到底要不要去?”林雪儿有些不耐烦地摇晃了一下叶天的胳膊问道。
        “哦,太危险了,我不去。”叶天拒绝了。不过这倒不是真心话,开玩笑,这么大一块
肥肉摆在眼前,任谁都会被吸引住的。他之所以对林雪儿这么说,完全是不想带着林雪儿
去,这可是一个大麻烦,带在身边,肯定会招惹来更多的麻烦。
        “哼,真是没有上进心。”林雪儿狠狠瞪了一眼叶天,“不去算了。不过,若是你去了的
话,麻烦你帮我找回一件东西。”
        林雪儿一边说着,一边从丝纱裙带中掏出了一张泛着古色的布匹。布匹看上去经历了
至少百年的岁月了,不过上边的线条脉络却是清晰得很。
        “喏,这个角落的地下埋着一个箱子,箱子里边装着一些东西,你把里边的东西都给我
带回来,拜托你了。”林雪儿的纤纤玉指在地图上的一个角落指了指,而后对叶天道。
        叶天愣了片刻,而后盯着这个错综复杂、线条纵横的地图,满脑子都充满了疑惑:“你
怎么知道那神邸的结构图的,又怎么会知道这个角落的箱子里面藏着东西?”
        他已经肯定这林雪儿不简单了,一座神通境高手的神邸,而且还是上千年以前的府
邸,她都对其中了解得很。若是换成别人,一定会认为她在开玩笑。可是叶天却不这么认
为,毕竟判官曾经告诉自己,这女子和隐藏在大还丹世界中的府邸气息十分相像,两者说
不定有特别的联系。和一远古大能有联系的女人知道一个神通境高手的神邸结构图,倒也
可能是真的。
        只是,叶天觉得这一切有些梦幻般的感觉。
        见他依旧是在发呆,林雪儿有些生气地瞪了他一眼:“行了,你要是去的话,就给我带
回来,要是不去的话,就算了。”
        林雪儿何等的聪明伶俐,她早就已经读懂了叶天的心思,为了给他一个台阶下,只好
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叶天,而后转身离去。
        望着她娇小玲珑的身体缓缓离开,叶天是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还真不是一般的神秘
可爱。
        “哎,现在的小女孩……我怎么觉得我有种被透视的感觉呢?”等林雪儿离去之后,判
官才终于叹了口气,满脸悲哀。
        “判官,怎么说?”叶天忙好奇地问道。
        “你说啊,这个小女孩对成千上万年以前的一座神邸结构都是如此的了解,她的来历肯
定不简单。我觉得,她可能是知道我的存在,只不过是照顾你的面子,所以不方便说出来
而已。”
        听判官这么说,叶天也是苦笑连连:“判官,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同样的感觉呢。会不
会她将我全身上下都看透,知道我身上藏有什么底牌、什么杀手锏呢?”
        判官笑笑:“哎,咱俩都落后了,行了,别废话了,那神邸,你到底去不去?”
        “废话,傻瓜才不去。”叶天道,“咱们现在就走?”
        “再等两日吧。”判官道,“毕竟越早探知这个消息的,越是高手,你这个小喽啰跟在这
些高手的屁股后面,只能是找抽,说不定还没等到那,就被人当成草纸给擦屁股了。”
        “……”
        他没想到这判官讽刺起来人,还真是要命。
        “判官,你的意思是……”叶天询问道。
        “意思很简单,咱们等上两日,等到高手都去了之后,咱们走在最后边……”
        “那样宝贝不都被抢跑了吗?”
        “抢跑个屁,那神邸肯定有封印,没有高手打破封印,没人能进入其中。要不然,那神
邸早就已经化为断壁残垣,被人抢掠而空了呢。”
        叶天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额头,心想自己怎么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呢?丢人。
        在当天晚上,叶天也是听父亲说起了此事。次日一大早,叶云阳便带着一支小队离
去,之所以不带叶天去,是因为叶威担心叶天会在魔兽森林遇到危险。现在叶天可是他叶
家最拿得出手的货色,要是叶天再横遭不测,怕是他叶威得活活气死。
        又等了几日,千灯镇竟因一个人的出关而变得沸腾起来,那个人自然是秦家老祖宗秦
王!
        据传,在几十年前,秦王闭关的时候便已然达到了斗王级别。闭关期间,他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突破斗王,如今出关,据说已然跨入了斗皇强者。
        而更让人为之惊讶的是,这秦王,竟准备去魔兽森林,闯入那一座刚刚被发现的神
邸。这个消息一旦散出,便让众人诚惶诚恐,坐立不安。若是这秦王去了,不知得碰到多
少远古巨头,到时候定然会发生一场场精彩绝伦的大战……要是跟在秦王身后,见识到斗
皇强者出手,那场面得多壮观……想想都让人觉得震撼,就算这辈子就此了结,死在了斗
皇强者攻击的余威中,那也是不虚人间此行啊。
        于是乎,这个小镇又有为数不少的人收拾行李,准备跟在秦王身后,前去魔兽森林,
准备寻找一些宝贝,分一杯羹,另外若是有眼福的话,还可以看到斗皇级的高手出手……
连千灯镇这样的小镇都因一座神邸而万人空巷呢,可想,那魔兽森林之中的神邸,应该聚
集了多少人吧。
        在差不多所有人都走光了之后,叶天才在判官的指引下,前往魔兽森林。当然,他此
番前去,糊弄叶威的理由是去找寻那能斗得过秦家老祖宗的能人。
        虽说叶威非常不舍,而且满是担心,可是在叶天以及叶云仙的好说歹说下,终于给他
放行。原本老爷子准备让叶云仙跟着前往,那样安全还能有保障,可是却被叶天给拒绝
了。开玩笑,要是父亲知道自己想要单身匹马前往神仙府邸,他绝对会拦下自己的。毕竟
此番事件,让各大势力都为之眼红,龙蛇混杂,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告别了众人之后,叶天便徒步前往魔兽森林。按判官的话说,就是他们不用着急,一
般高手都是在最后才上场的。在斗皇强者出手破除封印之前,没有人能进入神邸。
        可能是大部分人早就已经前往魔兽森林了吧,所以叶天一路上倒是很少遇到前往魔兽
森林的人。只是偶尔会有一两个抱着捡别人零落想法的家伙,不急不缓地前往。毕竟只有
神邸府中的人走光了,他们的安全才可能有保证。
        这样的人大部分是一些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的穷困孩子。没办法,这就是现实,残酷的
现实。而且一路上,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往往不是别的高手,而是困苦饥饿。因为他们过于
穷困,所以带不起多少干粮,只能是每顿少吃点,实在撑不下去了,还要给别人打工换取
饭钱,更甚者,竟沦落到街头乞讨的地步。
        叶天一路上倒是给不少人施舍了金币,来的时候,叶威老爷子愣是在他的乾坤戒指中
装了数量不少的金币。
        行色匆匆,在三天的脚程,以及半路上租来了一匹快马,四天四夜的狂猛追赶过后,
他总算是走到了魔兽森林的外围。
        而以往凄凉惨淡的魔兽森林外围,如今却变成了一座繁华的小城镇,小商小贩的摊点
遍布各个角落,甚至还有一些大家族的人专门在此安家,准备在此处常驻了。
        估计他们是将家中的业务转移到了这个地儿来,毕竟这个地儿的人流量实在是太大,
在许多商人眼中,无疑是一块大肥肉。
        可是,在有人垂涎此处的时候,大离帝国的军队也来了,在这儿建成了临时政府,掌
控着这儿的安全以及商铺地皮问题,所以这儿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的混乱。
        再加上大部分前往神邸的人早就已经从这儿经过了,这儿也只有一些低级的修炼者稍
作停留而已,所以也不是特别热闹,和千灯镇差不多。
        叶天见天色已晚,担心魔兽森林中出没的魔兽可能对他们造成威胁,当下便准备歇息
一番,等到明日,再行前往。
        他用金币在一个小商贩手上买了一个帐篷,便在一个外围角落搭建了起来。在人生地
不熟的地儿,凡事还是低调点的好,所以他只是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帐篷,估计这样就不会
成为众多土匪强盗以及地头蛇的哄抢对象了吧。
        在赶路的这几日,他也是并未有丝毫的懈怠,坚持不断地练习。这几日他一直都在用
真气游走过全身十九处脉络,而后攻击真气轮子。
        这真气轮子转动了两圈半,他相信若是有了至寒珠逼迫潜力的作用,他足以将真气轮
子给推动三圈。
        仅仅是推动两圈,其所催动的狂龙光罩便可战胜斗师强者的攻击,若是推动三圈……
其催动而出的大阵,威力可想而知!
        这两日,那判官也在为叶天寻找真正的真技。
        可是,大还丹之中的古墓府邸,到处都是禁地。他要想闯进去,还真不是一般的困
难。在几次碰壁之后,他只好放弃了在古墓府邸中寻找至寒珠的想法,只能期望叶天能走
运,在外界寻找到一个真正的真技。
        用体内真气将真气轮子旋转了两圈半之后,叶天的体表竟被一层半透明的光罩完全笼
罩着。流光溢彩的光罩之上,一只狂龙在四处游走,将他周身都给包围住,甚至有一股狂
风在帐篷中吹起。
        而靠近他的一个饮水杯子不小心被光罩上的狂龙影像给撞击了一下,结果直接碎成了
齑粉,粉末四处飘荡。
        叶天担心这样会招惹来别人的注意,忙将能量光罩给收了起来。这个时候他也察觉到
了一个惊喜,那就是自己在收回能量光罩的时候,它竟转化成了无尽的斗气,逸散全身各
处,浓厚得很,让他为之震撼。
        这个发现让叶天很是兴奋,和判官讲道:“判官,没想到这真气轮子,竟还可以将真气
转换成数倍的斗气,日后也可以凭借这一点,将斗气收回,不至于浪费太多的力量了啊
。”
        判官点点头道:“嗯,看来的确是有这个道理。”
        沉吟片刻,那判官接着道:“不过,一直依靠这真气轮子施展攻击,也不是办法啊,所
以我觉得,你应该修炼一门真正的攻击真技,这样才可让你用最小的力量,打败自己的对
手。”
        叶天也是有些无奈地叹口气:“哎,我也想啊,可是这真技实在是贵重稀少,咱们一时
半会儿也找不来。”
        “不如这样。”最后,判官还是叹了口气,“到外面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对你有用
的装备呢。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真技呢。毕竟现在的真技少之又少,几乎没人见过真技
。”
        叶天点了点头,而后站起身来,吸收了大量的斗气,他显得精神十足,踩着脚步,便
走了出去。
        天色将暗,不过每个小摊贩的小摊上都有用斗技施展而出的光亮,倒是将这个小镇烘
托得灯红酒绿,步入其中,有种浩渺的感觉。
        这个时候,差不多是用餐的点儿,不少刚才还在帐篷中修炼休息的人都走出来用餐,
所以大部分人都在卖食物的摊点上,这时卖装备以及各种补品的摊位上,倒是没多少人。
        叶天在摊位中间的小路上走着,目不暇接地看着小摊贩摊点上卖的各种各样的东西。
        在这儿,人参、人首乌之类的补品倒是挺受欢迎。毕竟在魔兽森林中,受到伤害的可
能性还是很大的,任何一个补品都可能挽救他们的性命。
        当然,也有一些丹药在卖。不过这些丹药都是低级的丹药,一般稍微高级一点的丹药
都是要预约炼丹师提前炼出。
        能有资格邀请炼丹师的,都是大势力,不过他们早就已经进入魔兽森林中去了。叶天用高价钱买了一株人首乌后,便准备回去,炼制出乌丹,在关键时候还可以挽回一条性
命。
        可是,在他刚刚准备转身离开稍显冷清的小摊摊点的时候,却忽听判官喊住了自己:“
叶天,好浓的真气。”
        “真气?”听判官这么一说,叶天立刻怔了一下,而后用灵识和判官交流,“判官,你的
意思是……”
        “似乎有人在卖真技。”判官说着,便是指挥叶天转身,而后循着那一丝真气,朝着前
方走去。
        当叶天走到一处专门贩卖斗技的摊点前时,他便按照判官的指引,停下了脚步,而后
看着摆放得满满的,用各种载体承载着的斗技。
        摊点的主人是一个老头儿,眯缝着眼睛,翘着脚丫子,扭头冲叶天笑:“小伙子,买斗
技啊。你要什么级别的?黄阶低级还是黄阶高级,甚至玄级的斗技都有。不过估计你买不
起。”
        叶天并未理会这老头,而只是冲他淡淡笑笑,目光在判官指引下,看着一个用某种动
物的头盖骨雕刻的玄阶低级斗技。
        “就是这里边。”判官声音激动地道,“里面有浓厚的真气逸散而出。叶天,买下它。”
        叶天点头。不过他也知道这玄阶斗技的贵重,所以早就已经做好了讲价的准备。
        “请问,这门斗技怎么卖?”叶天手指着那个头盖骨问道。
        “三百金币。”那老者毫不含糊地道。
        “嗯?”叶天顿时愣了一下,因为这价格实在是太低了。这玄阶低级斗技明显是假的。
        “老东西,又在骗人了?”就在叶天准备出手购买,回去试试运气,看看是不是真技的
时候,却忽听旁边传来一灵动轻巧的声音。他立刻扭头,却看到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性感
女子,正双手环胸,满脸笑意地看着那老东西。
        “呵呵,原来是素蓝姑娘。”那老家伙看到面前这花季少女,立刻收回了脚,从椅子上
站起来,色迷迷地小眼盯着面前少女,“素蓝姑娘,是不是要买斗技?我给你按半价。”
        叶天这个时候也仔细地打量起这少女来。高挑的个头,莹润细弱的小腰,身穿一套蓝
色丝纱,腰上则是系着一根金腰带,看上去倒是一富家贵族女子。
        少女见叶天看着自己,当下便是有些不满地撅嘴:“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叶天淡淡笑笑,知道这乃是被富贵家族给惯坏的千金小姐,自己还是不要随便招惹的
好,免得招惹了某些势力,到最后麻烦的定然是自己。
        他当下便从乾坤戒中掏出了三百金币,而后丢给那老家伙道:“这玄阶功法,我要了
。”
        “嘿嘿,好,好!”老家伙一脸奸商的气息,忙伸手接过了三百金币,而后将玄阶功法
递给了叶天。
        “喂,我说你有点脑子好不好,三百金币能买来玄阶斗技?你是想斗技想疯了吧。”那
女子满脸诧异看着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那玄阶功法明显是假的,才会有这么低的
价格,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这常识。
        可是这看起来倒不像傻子的愣头青竟相信了,那玲珑少女自然是感觉不可思议。
        “金币是我的,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我想这不碍你什么事儿吧。”叶天冷哼一声,便接
过了头盖骨,准备离开。
        玲珑女狠狠瞪了一眼叶天,而后是嘟哝了一句:“看你倒是有点小钱啊,肯定是哪家土
地主的公子出来闯荡了。算了,你要是想买到真斗技的话,本姑奶奶就送你一句,去汇通拍卖行吧,那儿的斗技都是真的。”
        她讲完了之后,却不再理会叶天,而是转身和老头寒暄:“老家伙,这几日有没有什么
高级一点的功法?”
        老家伙连连嘿嘿笑笑:“有一个玄阶的,不过被那小子给拿走了。”
        “还吹牛,你那功法摆这儿多长时间了我不知道?快说。”
        “嘿嘿,嘿嘿,小姐别着急,我这不是给你拿出来了吗,黄阶上级功法,玲珑破!两千
金币。”
        “成交!”
        听着两者的谈话,叶天苦笑连连,一黄阶功法都卖到了两千金币,而这玄阶却只卖三
百……判官的眼光,该不会真的这么差吧。
        还有那女孩或许是真的出自好心要劝自己。自己这么做,姑娘定然认为自己是傻子…
…回到了房间中,判官便迫不及待地让叶天将动物头盖骨给拿了出来。
        他有些慵懒地将头盖骨拿了出来,而后放在了判官面前,道:“看看吧,判官,该不会
是您搞错了吧。”
        判官却是不语,只是从大还丹中发散出一丝精神力,包裹了那动物头盖骨,良久之
后,才将精神力收回,不过整个人却变得精神十足,很是兴奋地道:“斗真技,竟是斗真
技!”
        “斗真技?”听到这个新名词儿,叶天顿时愣住了,而后是莫名其妙地问道,“判官,啥
意思,什么斗真技?”
        “斗真技,就是说既可以用斗气,也可以用真气驾驭的功法。若是用斗气驾驭的话,施
展出来的威力,便是玄阶功法的威力。而若是用真气驾驭的话,施展出来的,甚至可以媲
美地阶功法……”判官因为激动,导致声音都有些断断续续。
        “这是玄阶功法?”叶天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而后是满目质疑地盯着判官的影像
看,“怎么可能?若真的是玄阶功法的话,应该不止这个价吧。”
        “这只是一玄阶斗真技的功法残片而已。这一残片,其威力发挥出来,顶多也就是黄阶
低级功法,所以才会被卖得这么低贱!”
        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不过片刻之后,他的大脑中忽然有了一个想法,
于是语气急促地问道:“判官前辈,不知大还丹中的那黑影能否将这残缺的斗真技修成原
状?”
        听叶天这么一说,那判官也跟着激动起来:“是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叶天,来,
用斗气将这野兽的头盖骨给包裹住。其中所蕴含的气息,自然会钻入你的头脑之中。”
        叶天听了,便立刻闭上眼睛,而后自其体内释放出一股斗气,瞬间将之包围。一股股
类似于某种花纹的气息犹如一江春水般,浩浩荡荡地飘入了他的精神世界中。他努力地记
着一招一式。
        很快地,那兽骨中所蕴含的信息,尽数被叶天心领神悟。因为是残片的原因,所以他
也只能是修炼这残缺的一部分。
        在不大的帐篷中,缓慢地演示了一遍斗真技后,大还丹的世界中,便出现了一个黑
影,演练着斗真技。而且看那动作,和自己所看到的斗真技,竟是一模一样。
        叶天激动无比地看着黑影演练着斗真技,他几乎是紧张到窒息,因为他真担心黑影无
法完善这残缺的功法,不能继续演练下去。
        结果还是让他很失望的,黑影在演练到斗真技的结尾处的时候,竟停住了。
        他无奈地叹口气,苦笑一声:“真是白白浪费了三百金币啊。”
        判官并未说话,只是面色紧张地盯着那黑影看,一副望眼欲穿的模样。
        就在叶天准备退出精神世界的时候,却忽见那原本僵持不动的黑影,竟重新开始了演
练,而且其动作和之前的动作不一样,并不是在重复之前的动作。
        “成功了!”叶天激动得差点叫出声来,他面色激动地看着继续修炼的黑影,心中的振
奋可想而知。他好像是饿死鬼看到精美食物一般,死死地盯着黑影看。
        黑影继续修炼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完全停止了下来,不过看上去黑影黯淡了不少。
        叶天好奇地问道:“判官前辈,他这是已经将斗真技完全完善了吗?”
        那判官同样是满面激动,道:“虽说并未完全完善,不过看上去,只要给这黑影足够的
能量驾驭的话,他早晚都会将斗真技完善的。”
        听那判官一说,叶天顿时感觉好奇地道:“能量?这黑影还需要能量驾驭?”
        判官顿时呸了他一声:“废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哪有光干活不吃饭的道理。这黑
影同是三千世界大道,自然要遵循这天地法则。不过,看来能给这等宝贝补充能量的东
西,也就只有那稀疏的宝丹了吧。”
        “宝丹?”听判官这么说,叶天顿吸一口凉气,在这大陆生活那么长时间,他可是深知
宝丹的贵重。换句话说,它简直是丹药之中的精品,据说只有二级炼丹师才可能从宝石之
中炼化出一颗宝丹来,足见这种宝丹的珍贵性。整个千灯镇,恐怕都没有一个吧。
        让他这个刚刚晋级斗者的弱小者,上哪找宝丹去?
        这黑影竟是要吸收宝丹的能量,看来这玩意儿还真不如吸人血来的痛快呢。
        看叶天愁眉苦脸,判官也同样是有些无奈。若是在自己全盛时期,那宝丹要多少有多
少,可是如今……哎,算了,越想越伤心。
        “对了,判官,你还记得今天咱见的那姑娘吗?那姑娘说汇通拍卖行里面东西齐全,倒
不如我们去那汇通拍卖行尝试一番?”
        听得叶天如此说,后者也是猛然兴奋起来:“嗨,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走。”
        说干就干,于是乎,一老一少便是开始商量起了具体的计划来。
        首先,他们要解决的便是手头金币的问题。虽说来的时候,爷爷也给了足够的银两当
盘缠,可是用来买一颗稀罕宝丹,那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个时候,他便是将注意力集中到今天所买的人首乌上。
        若是能将人首乌炼制成乌丹,到拍卖行去拍卖,岂不是能很快地赚取大价钱?说做便
做,很快便将一株人首乌,炼制成了两颗乌丹。
        可是,虽说两颗乌丹属于绝世珍品,可是用来换取宝丹,还是有些不够的。
        没办法,叶天只得到外面又买来了两株人首乌,炼制成了乌丹。看着六颗乌黑发亮甚
至还带着余温的乌丹在手心中滚来滚去,他的心中就是一阵兴奋。
        他要面临的第二个问题,便是如何保持低调。他这样明目张胆拿着六颗乌丹拍卖,指
定会成为不少大势力的目标,毕竟这种珍稀丹药是各大势力争抢的对象。
        最后,叶天决定换一身老头装的行头,头戴斗笠,这样便不会被别人发现了。到了说
话的时候,就让判官代自己讲话,那样的话,就会被人认为这家伙是一老头,而不会怀疑
到自己身上了。
        想通了各种问题的应对之策后,叶天才带上行头,而后悄无声息地溜了出去,简单地
认清周围形势,便找个无人角落,换上那身神秘者行头,头戴斗笠,身着黑色破旧长袍,
从远处望去,俨然一体弱老者形象。
        汇通拍卖行原本是大离帝国都城第一大拍卖行。自从魔兽森林爆出找到神邸信息,此
处人流量骤然加大之后,拍卖行便靠着自己在大离帝国的权势,在此处买下一处地院,开设一分行。
        此处的人流量怕是足以赶超大离帝国都城了吧,而且此拍卖行是魔兽森林外围唯一一
所,各大势力要买真品,除此之外别无二家,他必然早已赚翻。
        和判官商量间,他已然来到拍卖行门口。见得门口门庭若市,人头攒动,那叶天便是
苦笑连连,他这一“老者”想挤进去,困难重重啊。
        这些人都是在拍卖行外围看热闹的家伙,没有资格进入其中,只得站在外围,看着里
边拍卖的宝贝眼馋。
        “判官,这可如何是好?”叶天在第三次试图挤进去无果后,只得寻一角落,和判官商
议对策。
        “哎,那不是今日骂你的姑娘吗?”判官不由得望向门口。
        果然,今日劝自己别买地摊货的那姑娘,嫣然站于人群中,一袭青衫,腰束红带,配
上那张精致脸蛋,犹如鹤立鸡群。
        不过,她是站在拍卖行内,眼神漠然地盯着拍卖行门口的人,似乎是提防这些人闯
入。
        “嗯,怎么是她?”叶天顿时疑惑起来,不过片刻之后,便明白过来。此人必然是汇通
拍卖行的人,否则当日不可能介绍自己来此处购买斗技。
        他咳嗽一声,眼珠一转,便已然有了计谋。
        重新走入人群中,拿起今日买来的玄阶低级斗技,便大声叫卖了起来:“玄阶低级斗
技,三百金币。玄阶低级斗技,三百金币啦!”
        当然,这声音乃判官所喊,声音越发沧桑憔悴,有种闯江湖的风范。他这一嗓子,立
刻便招惹来围观众人的注意。众人纷纷扭头,看着面前这佝偻“老者”。
        那年轻女子在听到三百金币卖玄阶斗技时候,便蓦然想起今日在小贩摊上用三百金币
买走玄阶斗技的那小伙来。刚开始还认为是那小伙呢,忍不住多看两眼,谁知竟是一老
者。
        不过,三百金币卖玄阶斗技,摆明是骗人的。她见人群都散开,没必要继续守在门
口,当下便交代了两边守卫一番,然后走了上来,看着叶天扮演的“老者”,冷哼一声:“你
是哪家老杂毛,在这儿卖起假货来了。”
        周围围观者也是议论纷纷,这明摆着是江湖骗子,大部分都是指责他。
        “老夫不卖假货。”叶天装模作样地捋了捋胡子,“老夫是要拍卖东西。”
        “切。”那女子冷哼一声,“老杂毛,识相点的赶紧滚蛋,我这儿不欢迎骗子。”
        叶天却淡淡看了一眼女子,并未多言:“我想进入,你休想拦。”当下,便施展云飞斗
技,磅礴斗技便逸散而出,按照规定脉络运转一圈后,他的速度便是猛然加快,而后是嗖
的一声,从那女子旁边掠过而去。
        一阵阴风随之掠起。
        女子大惊,转头望去,却见得那老者早已失去踪影,怕是已然进入了拍卖行中。她不
由得跺跺脚,眉目之中,尽显娇俏可爱。
        再说叶天,偷偷溜入拍卖行之后,便是寻了个角落,观察身后动静,确保并无一人追
来,这才长舒了一口气。看来他并未招惹来他们的注意。
        之前所施展的云飞斗技,乃是判官传授于他的一种斗技。虽说斗技是黄阶中级斗技,
可是这种速度倒是也让那女子追之不及。
        因这汇通拍卖行位处偏僻之所,所以并未有太多的人手在此处打理。那女子看来应是
汇通拍卖行小姐级别的人,也是派来在门口守卫的。
        真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叶天叹了口气,便稍微整理一下衣冠,顺着走廊,朝着里面走去。
        当他走过一扇大门时候,发现里面热闹非凡,嗡嗡嗡的声音犹如蚊虫一般地压来,听
得他有些头大。他用力地摇了一下脑袋,恢复了一下意识,这才发现此处乃拍卖行最为重
要的地儿——拍卖会场。
        拍卖会场大得很,数以百计的人坐于会场中。在会场中央,则是一张主席台,主席台
上站着一名身着蓝衣、面色姣好的女子,正在用黄莺般清脆的声音向众人展示着一件件的
宝贝。
        可以这么说,每一件在此处拍卖的东西都是贵重得很,在外边的小摊上,是绝对都买
不来的。他仔细地看了一眼,发现拍卖的东西,最低级的都得有两千多金币。
        就在他望着里面出神的时候,却忽感旁边有人在轻轻拍打自己的肩膀,他立刻愣了一
下,继而望去,不由得一愣。
        万万不曾想到,那个丫头竟追进来了。
        “哼,你个臭老头,总算是被我给逮住了。”那丫头气势汹汹,但是却不失可爱地瞪着
叶天,那双眼睛灵动清澈,看上去就好像是两颗葡萄般动人。
        “谁让你进来的?快给我出去,你这个骗子。”那丫头生气地拽着叶天的衣服,“都怪
你,都怪你,这下父亲又得说我无用了,连看个门都看不住。”
        “灵儿,休得无礼。”就在这小女孩拉着叶天,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却忽听一中
年人的声音传来。他的视线迅速转移而去,却见一中年男子走来,文质彬彬的模样看来倒
是挺慈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