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三六)

时间:2018-10-08 09:12:11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未雨绸缪

  温暖的灯光洒满整个房间,冷气机吹出的凉风直对着窗帘,粉色窗帘轻轻摆动。于雨朋觉得这房里任何地方都是温馨浪漫,都是值得他加倍珍惜。他斜倚在软包靠背上喝着热牛奶,杨洋斜靠在他怀里,轻轻整理头发。

  “狼哥哥,今天二哥打电话了。”杨洋幽幽地说,她指的是钟英杰钟二哥。

  “哦,二哥他们还好吧?”于雨朋说着把牛奶喝完,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他们还好。”杨洋低声说,“二哥说下周妈过生日呢,想让咱们回去一趟!”

  “行啊,老太太过寿当然得去了,你订机票吧。”于雨朋摸着她的头,脑子里想着事情,“顺便去趟深圳,洛城稳定以后,深圳是进军全国的第一站!”

  “行,我明早订票,爱你!”杨洋抱着于雨朋的吻了一下。

  过了好一会儿,杨洋还抱着他脖子,忽然想到朱碧荷,往上挪了些,靠近他的脸说:“狼哥哥!”

  “嗯?”于雨朋轻声应了一下,看着她想到该给钟老太太弄份什么礼物,那家人热情好客不说,在生意上还给过很大的帮助。

  “咱们刚进地产圈儿,我觉得可以跟朱碧荷合作,她的实力不可小视!”杨洋看着于雨朋认真地说,“万象城就是她几年前的杰作,卖的非常好!听说她跟市里的某个领导是那种关系,所以她做的项目一定不会有问题。”

  “看意思你是做了很多工作了?”于雨朋微笑着看她,“应该不止这些吧?”

  “就你能!”杨洋刮了一下于雨朋的鼻子,接着说:“前几天你家老三带着李英楠来公司,我出去找黄雯借点猫屎咖啡,经过楼梯间时发现李英楠在鬼鬼祟祟打电话——”

  “哦?印尼的猫屎咖啡?我好像也听过,明天找黄雯要点儿试试!”于雨朋打断了杨洋的话,他不想听有人讲关于弟兄之间的是非,杨洋也不行,换别人说定是得一阵批。

  “哎呀——别捣乱,你以为我不为你的三弟着想吗?”杨洋捶了于雨朋一拳,被他接住攥在手里,“我本不想偷听,可是她对电话里说,‘三少爷在姓于的这边!’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称呼,你可是她老板的二哥呀!她接着又说‘三少爷肯定被狐狸精迷住了!’狐狸精说谁?你说我能不生气?她后来还说,‘已经跟碧荷地产的内线联系过了,那骚货还挺能耐,很快有个大的别墅区要在洛城南郊开盘,正在跑地皮’,她还说‘二太太还没来洛城,可能去别的地方了,徐家丫头只是个花瓶摆设,就知道逛光服装店,胡乱烧瓶’!我觉得她一定有问题,至少不是铁了心跟你们老三办事儿!”

  “有这种事?”这下于雨朋全听进去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甚至觉得不远的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羊妹妹,给我弄杯咖啡去!”

  “要睡觉了,还喝咖啡吗?”杨洋下床穿上睡衣往厨房走去,虽然不是很赞成却不会悖他的意思。

  于雨朋也下了床,光脚在地板上慢慢地度着步,从窗口走到门口,再从门口走回窗口……

  “狼哥哥!”杨洋端着咖啡出现在门口,惊讶的地看着于雨朋。

  “嗯?”于雨朋抬头看着杨洋,“怎么了?”过来把咖啡接到手里,往嘴边凑着吹了吹。

  “小心,烫!”杨洋提醒于雨朋,“狼哥哥,你这样走来走去是啥意思?”

  “我?在想事情,吓着你了?”于雨朋慢慢喝了口咖啡,温度刚刚好,又喝了一大口。

  “你自己转过脸看看。”杨洋说着拉于雨朋到梳妆台的镜子前面。

  “噗”的一声,于雨朋嘴里的咖啡全喷到梳妆台上,镜子和地板上也都是,因为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丝不挂,连忙把杯子放下,麻利儿跳上床,拿被子盖住。

  “咯咯咯咯咯咯咯……”镜子前面的杨洋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好半天才停住,转身到卫生间拿抹布擦。

  “狼哥哥,终于发现自己丑了吧!自己都被吓一跳!”杨洋收拾完还在笑,到他面前勉强忍住,害怕再笑他会磨不开,“幸亏是我发现,要是别人——”她又想笑,就伸手捂住自己嘴巴笑。

  “有多好笑?我又不会在别人面前脱光衣裳!”于雨朋辩解着忽然一拍脑袋,“对,先发制人后发制与人!”

  “狼哥哥,人家就是笑笑你,别把脑袋瓜打坏了!”杨洋扑上床来拉住他的手。

  “有正事要办,我手机呢?”于雨朋一边穿睡衣一边找手机,在床上乱翻,还抬头跟杨洋说话,“徐晓蕙电话号码你有吗?”

  “应该有,好像在厨房,我去拿!”杨洋转身去厨房了。于雨朋也跟着出来,拿到手机坐在客厅,考虑一会儿开始打电话。

  “喂,是我,你休息了吗?”于雨朋拨通了梁晓芸的电话,“有点儿事情想让你帮着了解一下。”

  “哦——?”梁晓芸本来是半躺在床上,用平板电脑查看资料,从北京回来将近两个月了,整天都是忙的,只是跟于雨朋吃过一顿饭,打过几个电话。她这几天情绪有些乱,又不能对别人讲,愁的不得了。一听于雨朋语气知道有事情,连忙坐起来,电脑放在床里侧,“朋,你还没睡?在家吗?”

  “嗯,我在外面,最近事情比较多,后天星期天,你要没事儿的话一起吃个晚饭吧!别考虑了,后天早上过去找你。”于雨朋说着喝了一口红酒。

  杨洋看他在沙发打电话,知道一时半会儿肯定是睡不成了,就倒了两杯红酒,一杯放在他面前茶几上,还有一片写着徐晓蕙手机号码的纸片。一听于雨朋打电话的语气,就猜到八成是梁晓芸,吃个晚饭有必要一大早去找人家吗?她不想问是谁,因为她爱他,只要他开心无论做什么,自己都会无条件支持他,即使他真找别的女人!

  “我最近——唉,好吧。”梁晓芸想见于雨朋,却又顾忌见他,“先说你想让我查啥事情,不是新开发区的事情吧?”她的触觉一向灵敏。

  “有一点点儿关系,上次表嫂说开发区的事情只有省里个别几个人知道,对吧?最近好像做地产的也有人在跑,可能是市里的关系!”北京回来以后,于雨朋也称呼温艳娟为表嫂,以示亲近。

  “跟你的项目有冲突吗?”这个问题才是梁晓芸在意的,她不允许有人破坏于雨朋的事。

  “目前,还不能确定,防范于未然吧。”于雨朋微笑着说,拿起面前的酒杯,“你听说过朱碧荷这个人吗?透漏消息的有可能是她的姘头!”

  “知道一点儿,碧荷地产,曾轰动一时!”梁晓芸认真地说,“能肯定她后面儿是市里的吗?”

  “应该没错,我想知道他是谁?最好是知道她正在跑的地皮是哪一块儿!”于雨朋肯定的说,表情挂着几丝微笑。

  “好,我明白了,尽快给你消息。”梁晓芸说着想挂电话,“外面天热,你尽量早点儿回去休息,哦?”没等于雨朋说话又接着说,“哎,我先挂了,去洗把脸,也该睡觉了。”

  “嗯,你早点休息,对了,你房间有没有装空调?”于雨朋最近虽然忙的没时间见她,心里还很关心的。

  “没事儿,我体质好不怕热,早点回去休息吧,还有,晚上少喝点儿酒,晚安!”说着挂了电话。

  梁晓芸去卫生间洗涑完,把电脑放回桌子上,打算睡觉。

  忽然觉得还是应该早点安排于雨朋的事情,于是,拿起手机拨了刑侦队现任队长闫鹏程的手机号,告诉他安排两个人盯住朱碧荷,掌握她的一手资料,有特殊情况随时汇报,闫鹏程连连称是。

  闫鹏程二十九岁,洛城老刑警队员,从开始就是梁晓芸的部下,同时也是她的仰慕者。梁晓芸做队长时,他是副队长,为人耿直诚恳,做事情比较细心。闫鹏程明白,他根本就不可能有这个机会,一则她是顶头上司,是北京人,家里肯定有各种关系。再则两个人在一起共事四五年,要有希望早发生事情了,可人家从没有正眼瞧过他。不过能跟着她做一辈子属下也甘心,至少有机会看到她幸福,这是最低的要求。

  于雨朋把手机放在茶几上,酒杯凑到嘴边刚要喝,想起梁晓芸让他晚上少喝酒,就把杯子放在茶几上。考虑两三分钟又拿起手机,拨通了徐晓蕙的电话:“喂,晓蕙,是我,于雨朋。”

  “哦,二哥。”徐晓蕙非常认同这个二哥,觉得他的豁达和魄力很值得未婚夫学习,“你找Akira吗?他刚回来,在冲凉呢,我把电话给他吧?”她感觉于雨朋深夜里打电话,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找季维斯。

  “晓蕙,先等一等。”于雨朋连忙阻止,“我跟你打电话的事情,暂时先别告诉老三!”

  “啊?”徐晓蕙觉得有些意外,她跟于雨朋平时很少单独谈话,想不出来会有什么事情需要瞒着未婚夫,“什么事?二哥,你说。”

  “是这样的,这件事你暂时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我担心有人将来会伤害到老三,所以必须慎重,无论你发现什么都不要紧张,也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跟我商量以后再做决定,明白吗?你要感觉做不到就当我没打过电话,因为我害怕万一你受到伤害,我这辈子都对不住老三了!”于雨朋说的一丝不苟。

  “是,二哥,我只听你的!”徐晓蕙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感觉到于雨朋对她们,尤其对维斯的关心,完全超过了手足之情。

  “我有理由相信,李英楠是被人派到老三跟前来的。”于雨朋说,徐晓蕙心里是一惊:难道二哥发现李英楠跟我有来往?她紧张但没敢说话,就听他继续说,“她在帮某个人调查老三做的所有的活动,当中还包括老三没参与的商业机密,你必须暗中观察,最好能弄到她的详细通话记录,这个本来我是可以弄到,但她用的是香港号码,你尽量试试,一定要注意安全!”

  徐晓蕙这才明白,于雨朋说的人不是她,商业机密她要来也没用。对李英楠这个女人开始有憎恨,无论谁在背后,这个女人都是罪不可赦。

  “二哥,我会小心,查到什么马上过去找你。”徐晓蕙低声说,因为她感觉季维斯差不多该洗完了。

  “不,尽量不要见面,电话联系,还有,李英楠他们对付的可能也有你二嫂钟燕珍!”于雨朋尽量提醒徐晓蕙多点。

  “好的,二哥,我知道了,我先挂了。”徐晓蕙听到卫生间门响了,赶紧收线。

  季维斯穿着睡袍从卫生间走到卧室,见徐晓蕙手里拿着手机,猜想大概是看到他出来才挂的,于是就问:“咁夜仲讲电话,香港嗰边嘅?(这么晚了还讲电话,香港那边的)”

  “系丫,我家姐!(是啊,我姐)”徐晓蕙赶紧接话,“佢担心㖏会虾我!(她担心你会欺负我)!”

  “呵呵,㖏唔虾我就算系老季家烧高吭喽(你不欺负我就算是老季家烧高香喽)!”季维斯笑着上床。

  “同边个学嘅口甜舌滑!瞓觉喇(跟谁学的油嘴滑舌!睡觉)!”徐晓蕙说着把灯关了,上床抱住季维斯。

  这时候,于雨朋也准备睡觉,他跟徐晓蕙通完电话以后,又分别跟大哥牛永成、老四王宏打了电话,告诉他们明天上午十点到“Freebar”三楼酒吧说事,因为酒吧的上午非常安静,是个谈话好地方。

  于雨朋把车停到宇扬公司楼下,和杨洋一前一后进入公司。于雨朋先到办公室给龚兴龙在电话里聊了一会儿,问他在香港有没有朋友,告诉他自己过一阵可能要到那边去办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朋友。龚兴龙说对那边不熟悉,只有个神交已久的文向天,还没有正式打过交道,只知道他是那边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黄、赌、毒、娱乐事业都有参与。于雨朋说不熟悉就算了,走一步算一步,讲完电话又到财务,让陈会计今天上午抽空到银行换一百万港币,存放到一张不记名卡上,说不定随时要用。

下一章:男儿有泪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