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救  赎(小说)

时间:2018-10-20 04:55:33  来源:  作者:蔚青


被告席上站着一个30多岁的年轻人,从他那张充满惶恐的脸上就可以断定,这是一个涉世不深、依然缺少城府的人。随着法官手中的法槌“嘭”的一声敲响,他听到审判长用带有浓重北方口音的声调宣布:“被告梁柱绑架儿童案现在开庭审理!”于是,几个月前那本就不该发生的事情如今又一幕一幕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一、
   不远处的公路上一辆警车鸣着警笛由远而近,梁柱的心不由得紧缩起来,一个下午他都不止一次地反反复复想到过这种场景的各种模式,有时候甚至期待着这一幕快一点儿出现,让眼前的这一切都能够尽快地结束,使自己从无法控制的恐惧中彻底地解脱出来。但是当这一幕真的就要成为现实的一刻,他依然还是无法控制住心中的巨大恐惧,浑身不停地颤抖着。怀中的孩子依然睡得很香,好像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与他没有丝毫的关系,那么安静地熟睡着。
   他把裹在孩子身上的这件上衣掖紧了一点,然后站起身来,从藏身的这座废弃的砖窑中走出,沿着一条杂草没过膝盖的小路,慢慢地朝着公路的方向走去。
   梁柱的爸爸当年给他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料到,日后在他32年的人生道路上,他的命运与他的名字竟会是如此这般地“吻合”。八岁那年,他的爸爸就因为患尿毒症不治身亡,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和妹妹拉扯成人。当他十五岁的时候,母亲因为缺少营养患上了严重的肝硬化,几乎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家庭生活的重担便毫无选择地落上了他的双肩,从此他成为一家三口人实实在在、名副其实的“顶梁柱”。
   为了挣到给母亲吃药和妹妹上学的钱,梁柱什么苦都吃过,但是他从未说出过一句怨言。当周围的同龄人一个一个都已经先后娶妻生子做了父亲的时候,梁柱还从来不敢考虑过自己啥时候也能够像别人那样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
   随着妹妹逐渐长大成人,终于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多多少少能够与他共同分担一部分家庭生活的担子时,谁能够料到这种刚刚开始让人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境况,却由于妹妹的失恋和随之而来的精神失常,像肥皂泡一样很快地无情破灭。
   听人说,建筑工地上有许多工作虽然十分危险,但是收入却十分可观。于是凡是别人不愿意干的,他都主动请求去干,挣钱养活母亲和妹妹成了他唯一的人生目标。可是自打去年秋天他经本村一位族亲介绍来到城里的这家建筑工地做活,情况就变得大为不妙。虽然事先说好的工资很高,可是他一连干了八个月,却至今没有拿到过一分钱。老板说,工程资金周转出现困难,让大伙都以大局为重,与企业共命运,自己想办法克服,未来的前途一定会充满光明。
   每天回到家中,看到妈妈那张因为缺乏营养泛着微黄并略带光亮的脸庞,以及妹妹那双呆滞木讷地眼神,梁柱的心就会立即紧缩成一团。尤其让他揪心的不是没有钱给眼前的母亲与妹妹治病,也不是一家三口人的生活没有着落,而是无法想象这种状况究竟要到啥时候才是个终点?亲戚与工友们的热心帮助毕竟有限,并不能从根本上完全解决问题,再说自己又怎么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向人家张口讨借?
   法庭上,公诉方对犯罪嫌疑人的整个作案过程以及比照法律相关条文,进行了详尽地描述:“综上所述,公诉方认为:本案犯罪嫌疑人绑架儿童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依法应该判处罪名成立。”

                               二、
   站在被告席上的梁柱呆滞的脸上看不到有任何表情。这时候他的内心像梦游一样,似乎是在听别人讲述一件曾经发生在别人身上与自己毫不相干的故事。他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是马上将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在等待着自己。他十分懊悔,如果那时候自己没有一次次去讨要工钱,如果老板没有一次次叫保安将他逐出办公室,如果他还有一丝办法维持住一家人的最简单的生活,或者即便是如此,但自己当初如果没有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生出用孩子威胁老板交换工钱的话,那么今天,自己就不会站在这个被告席上。可是,人世间只会有结果,又哪里会有如果呢?
   眼前出现了那间宽大而装饰豪华的办公室里,他看到老板正在与面前一位衣着鲜艳而年轻貌美的姑娘满面春风地说着笑话,当他回过头来瞟一眼站在门口的这位心怀胆怯的民工时,顿时拉下脸来,十分厌恶而且极不耐烦地问道:“你想要干什么?”一肚子委屈却不知道如何说起的年轻人事先再三鼓起的勇气瞬刻之间在他的怒声喝问下土崩瓦解了,就像有人从头上浇下一盆冰水一样,让他感到从头到脚穿透肌肤的寒意。
   “老板,我,我家里实实在在是撑不下去了,请,请……”
   “我这里又不是慈善机构,你家里的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口气里充满一种居高临下和不容置疑的威严。
   这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两名身材魁梧的保安:“老板,您叫我们?”
   老板用手掌拍了一下桌子,厉声说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什么人都能够跑到我的办公室来闹事,我问你们还想不想继续干下去了?”
   于是年轻人只好被两名高大威猛的保安各架着一只胳臂拽出了老板办公大楼的走廊。
   由法律援助机构免费为犯罪嫌疑人提供的辩护律师正在向法庭陈诉代理词,他在最后强调指出:“尊敬的审判长,作为本案被告的代理人,我向法庭提出以下三点意见:一、我的当事人虽然实施了绑架的整个过程,触犯了法律,本代理人同意公诉方对被告犯罪事实的罪名指控。但是,鉴于被绑架方的父亲毫无道理地非法拖欠被告方应得劳动报酬长达八个月之久,在被告方多次请求支付无果,致使被告方全家生活处于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迫于无奈实施了犯罪;二、虽然被告方实施了绑架的全过程,但是在实施过程中已经有所觉悟,不仅能够主动中止了犯罪的过程,而且没有造成被绑架对象的身体与精神上的任何伤害;三、提请法庭注意到被告方具有悔过认罪的态度和投案自首的愿望与表现,建议依法对被告方在量刑上予以从轻处理。”
   此时,被告席上的梁柱,随着辩护人的陈诉,事情发生的当天下午所有的经过又重新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三、
   实在已经到了走投无路地步的梁柱,在经过无数次反反复复地苦思冥想以后,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眼前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既然你不肯把我应该得到的工钱给我,让我无法生存下去,我就只有把你最心疼的儿子给藏起来,孩子是你的心肝宝贝,只要孩子在我的手里,就不怕你再不给我工钱。然后,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还你的孩子,从此两不相欠。原来事情就是可以这么简单的得以解决。
   接下来的好多天经过仔细的观察,梁柱对老板家里每天的生活规律掌握得一清二楚。于是那天下午,一场经过了事先一番“精心设计”的以孩子换工钱的计划便开始付诸实施。尽管他事先想好了很多细节,计划地已经不算不周密,但是事情并没有像他头脑里所设想的那么简单。因为他并不是那么的“专业”。
   当他把孩子哄骗到远离城市十多公里外这座大山下一座废弃的砖瓦窑时,望着孩子那双无邪的大眼睛,他方才感到自己完全无法按照自己事先设想的方案顺利地进行下去。
   “叔叔,这是啥地方啊?这里怎么没有见到一个人呢?我爸爸为什么要我们在这里等他呀?”孩子一连串的为什么,让梁柱无言以对,丝毫没有办法回答。
   他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坏人绑架人质的情节,但是事到临头,他却明白自己并不是做这种事情的合适人选。因为他不曾想到过像电视上那样将人质捆绑起来,或者使用毛巾或者是粘胶布把人质的嘴巴粘贴起来,以防止人质的剧烈反抗和呼叫。他只是想采取藏匿的方式把孩子哄骗到一个让老板暂时无法找到的地方隐蔽起来,让欠自己八个月工钱的老板最终不得不在被迫屈服的情况下,答应以妥协的态度把自己应该得到的工钱交付给自己。
   他计算了一下,离孩子的家长发现孩子丢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孩子的家长这时候应该会因为找不到孩子而惊慌失措,并且也应该会感到孩子丢失的严重后果。是可以用电话通知老板,与老板提出交换条件的时候了,告诉他你的孩子现在就在我的手里,但是我保证不会动孩子的一根汗毛,只要你同意把应该付给我的八个月工钱给我全部结清,我就会把你的宝贝儿子完好无损地交还到你的手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围悄无声息,只有远处的公路上偶然传来过路的车辆一、二下鸣笛声,这声音在空旷的原野中愈发显得让人毛骨悚然。
   “叔叔,我爸爸怎么还不来接我们啊?”孩子开始有些不安起来。
   “我现在就给你爸爸打电话。不要怕,有叔叔在。”
   “好吧,那你问问他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够来接我们?”
   “嗯,好的。”其实现在是他自己的心里已经开始在不停地打鼓。
   “叔叔,那边有好多好看的花,好看极了,我可以到那里去摘几朵吗?”
   “你去吧,不要跑远。”孩子一边答应着,一边蹦蹦跳跳地向那边不远处一片开满白色小花的草地上跑去。
   对方的手机接通了,他的话只说了几句就被一连串粗暴的咆哮给打断了:“你什么都不用废话,赶快把孩子给我送回来,我已经报警了!不然你就好好想想绑架的后果,等着蹲大牢去吧!”
   梁柱的头“轰”地一下懵了。“报警!——绑架!——蹲大牢!”这一连串具有爆炸性的字眼彻底地将他给打垮了。
   难道我这样做真的是“绑架”?对方已经报警,我是不是已经“犯了法”?一时间他的脑子里全都是这样的字眼满满充塞着,梁柱的脑袋顿时被胀大了。
   尽管他事先对事情的过程与结果曾经设想过许许多多种模式,但他始终只认准了一点,只要自己保证不伤害到孩子,最终自己再完好无损地将孩子交还给他的父亲,老板就会乖乖地给他结清工钱,而且也不会给自己招来多大的麻烦,因为欠钱还钱,本身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可是,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原先他所设想的结局已经完全发生了变化,已经不再是像他原先所想象的那样子发展下去,于是他感到一股一股透彻筋骨的凉气,一次一次地从头顶向下迅速贯穿到全身,他不由自主地浑身上下颤栗起来。
   “叔叔,你怎么啦?”孩子怔怔地盯着梁柱面色煞白而目光呆滞的脸,充满疑惑地问。
   “没事,没事。”梁柱意识到自己的恐惧会吓到眼前不懂事的孩子,于是他把孩子揽到自己怀里,并俯身轻轻地亲了一下孩子稚嫩的小脸蛋。
   孩子渐渐安静下来,手里不停地摇晃着刚刚摘下的两只白色的小花。忽然,转过头来对梁柱兴高采烈地说:“叔叔,你看啊,这花儿好不好看呀?”
   梁柱望着孩子那张天真稚气的脸庞,心里懊悔极了。他不敢想象马上随时都会降临到自己身上的灾难是什么,但他觉到一股强大的畏惧感始终都在紧紧地揪住自己的心不放,让自己一刻钟都没有松快过。他也曾本能地想到过逃离,离开这里,立即跑得越远越好,跑到一个谁也不认识自己的地方,永远、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从此彻底地摆脱掉眼前的这一场噩梦,重新做回原先的自己,这也许就是眼前最好的一条出路。
   可是,他明白自己跑了,逃避了灾祸,但家中完全离不开有人照顾的妈妈怎么办?如果妈妈一旦有了意外,一天也不能无人照看的妹妹又该怎么办?他甚至想到披散着头发、衣衫不整的疯妹妹在大街上迷失的模样。因为自己的逃避,无疑就是宣布她们娘儿俩的死期到来。还有,眼前的这个被自己“绑架”来的孩子,因为自己的离开很可能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不行!这样做绝对不行!一时间他的头脑中除了恐惧就是被恐惧所控制,像一团乱麻一样没了一丝主张。
   “叔叔,我饿,我口渴。”孩子的话让他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他望着孩子那双无助的眼神,伸手把孩子更紧地揽到自己怀里,拿出事先准备好哄孩子用的糕点递给孩子,然后对孩子说:
   “不要着急,爸爸刚才在电话里说他正在来我们这里的路上。”
   梁柱装着无事的样子让渐渐不安起来的孩子平静了许多。
   “叔叔,你会讲故事吗?”
   梁柱摇了摇头:“叔叔不会。”
   “叔叔真笨。我奶奶每天都会给我讲好多好多的故事。”
   “叔叔,那我讲一个好听的故事给你听好不好啊?”孩子的纯真天性同时也让他一颗骚乱恐惧的心稍许恢复了一丝平静,他依然坚信:“只要我没有让孩子受到任何伤害,我不信法律会把我怎样。”
   梁柱的内心里现在尽管乱得像一团麻,但是孩子的天真和对自己的无条件依赖,让他不得不将一个慈祥的“叔叔”角色继续扮演下去。
   “从前,有一只小羊口渴了,就跑到小河边去喝水。一只大灰狼来了,对小羊说,我饿了,我要吃掉你。小羊说,狼伯伯,你肚子饿了,为什么要吃掉我啊?大灰狼说,因为你的爸爸弄脏了我的水……”
   孩子说着说着在梁柱的怀里睡着了。梁柱把自己身上的外衣慢慢地脱下,轻轻地盖在已经睡熟的孩子身上。紧紧地把孩子搂在自己的怀里。 

                               四、
   随着法槌的一声敲响,梁柱听到法官说:“现在由本案被告做最后陈诉。”
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牢狱之灾,想到自己被判处徒刑以后妈妈和妹妹的无助,精神几乎完全崩溃的梁柱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旁听席上随着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哭泣开始出现了骚动,甚至有人在低声地抽咽,有人在悄悄地抹眼泪。
   “肃静、肃静!请保持法庭秩序!”审判长不停地敲击着手中的法槌,提高声音地大声宣布:
   “现在法庭进行宣判,全体起立!”书记员站起身来。
   “被告梁柱犯绑架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观众席上再一次出现骚动。人们在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突然,从旁听席上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等等,我有话要说。”顿时,法庭上骚动的声音立刻静止下来,整个大厅变得鸦雀无声。
   大家扭头望去,是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妇人,有人认识她,她是被绑架男孩的奶奶,也就是欠钱老板的母亲。孩子被绑架的事情发生以后,老人一病不起,那是她最爱的孙子,也是孙辈中唯一的男孩。
   众人的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或许老人还要提出额外的条件?那个已经一无所有的民工还能够承受得起吗?老人慢慢地向被告席走过去,站在民工的面前,大家注意到,她的嘴角在抖动,整个审判大厅里可以听到人们紧张的呼吸声,谁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人走到被告席前伸出一双微微颤抖的手紧紧地握住梁柱的手,泪水流了一脸。良久,她缓缓地说:“孩子,我是来代我儿子向你赔罪!我教子无方,让他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该受审判的不应该只是你,还有我的这个混账儿子,他才是整个事件真正的罪魁祸首。我应该向你的家人道歉!我的儿子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的家人,作为母亲,我有愧呀。我还要感谢你,因为你没有伤害到我的孙子,没有给他的心灵留下丝毫的阴影!你有一颗善良的心,孩子,你比我的儿子要强上100倍,甚至还远远不止!”
   老人的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老人接下去告诉被告:
   “孩子,你就放心地去吧,我今天在这里当着法官和在场所有的人面向你保证,今天我就叫我的儿子把欠下你的全部工钱还给你。你的母亲和你的妹妹我会把她们接到城里来治病,他们的所有费用你不用操心,全部都由我的儿子来负担。”
   这是一个多么深明大义的母亲,老人充满人道主义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深深地撞击着每一个在场的人的良心。梁柱被老人家的这一番话感动得再次失声痛哭,这让人揪心的哭声既是感动也是悔恨。是老人的宽容和大义赎救了面前这位曾经给自己的家庭造成巨大伤害的年轻人的灵魂。
   老人用这样的方式规劝儿子,人生在世不能做有昧良心的事。有些人虽然没有你那么好的生活条件,也没有你那么有本事、有能力,但是他们辛辛苦苦的打拼,为你打工,因为他们也需要养家糊口,他们也是人,一家人也要生存下去。一个人有钱了,富裕了,不要做有背于良心的事,要知道,善恶终有报这个最简单的道理。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善良的存在,只要这个社会还承认善良依旧具有判断是非的价值,只要善良还是人们心灵中崇尚与向往的标准,那么,我们的这个世界就必定会有一个充满希望的光明未来。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