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三八)

时间:2018-10-24 15:49:33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时局难定隐哀愁

  于雨朋送走了王宝宏,又送龚、牛二人回去,回到家已经将近十二点。他先到卫生间冲了个凉,然后回到卧室,郁闷的坐在床头发呆。

  这时候秦婉玲还没睡觉,边看着韩剧边抹眼泪。蓦然看到于雨朋坐在床上,起身倒了杯绿豆汤走过去递给他,这才注意到丈夫满脸憔悴,往日进门的满脸笑容和嘚瑟劲儿都没了。

  “雨朋,你咋了?”秦婉玲双手捧起了于雨朋的脸,放在自己隆起的肚子上,这才注意到他眼圈发红,明显像是哭过,不由心里一哆嗦,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心疼地低头亲了他一下,“雨朋,出什么事儿了吗?我知道你不会吓我的,对不对?”

  “没事儿。”于雨朋勉强笑了笑,“刚在楼下门卫那儿看了会儿韩剧,感动得稀里哗啦!”

  “我才不信呢!你就不喜欢电视剧!”秦婉玲抚摸他的头发,“今天老四来过,我就感觉会有事儿,她说来跟我请假,还给咱孩子买了很多东西,衣服、奶粉、摇篮车,玩具、漫画书,学习机,我看十岁也用不完!他还给咱爸妈规规矩矩地磕个头!总觉得不对劲儿!”

  “真没事儿,你别操心了!”于雨朋看她还在疑惑,就想随便编个理由,“我跟他吵了一架,他去南方了!”实在不忍心看她执着下去,只好搪塞她。

  “哦——是不是他喜欢了个南方女孩儿,叫人迷住了?”秦婉玲一厢情愿地猜测,都是电视剧剧情起的作用,她当然不相信丈夫有错,“那小兰咋办呀?我听说他俩早都在一起住了,小兰该多难过啊!”

  于雨朋也被妻子的话狠狠刺了一下,以王宏的性格准会跟莫小兰不告而别,她心里说不定会有多少怨恨,多少委屈的眼泪!“可不是咋滴,你要多陪陪小兰,对了,让她替老四的位置吧!”于雨朋任凭她去套用韩剧情节。

  “好了,你也别难过,相信总有一天老四会回心转意,小兰多好啊!嗯?咱们也睡吧!”秦婉玲说着心疼地摸摸他的脸。

  于雨朋站起来轻轻把抱起秦婉玲抱起来,转身放在床上,伸手关掉了电视和房间的灯。

  “哎呀,小心孩子,轻点儿。”秦婉玲娇嗔道,随后妩媚地钻进他怀中。

  考虑到要去东莞出差几天,于雨朋又到几个工地逐个走了一遍,特别向各个负责人强调安全第一,质量第一,效率和安全两手抓。到蔚蓝天空项目去之前,他先问了问甲方付款情况,打算看完现场顺便催催进度款的事情。在现场和牛永成聊几句,又去飞腾项目部,经过甲方办公室的时候,不经意听到有人埋怨工资又要推迟了,C、D期销售不理想,估计很快项目上资金要出问题。听到这,于雨朋取消去见林满贵,转身离开去见了一下万磊,万磊倒是没隐瞒,不仅告诉他销售状况不乐观,董事长还有可能要把集团另一个项目蔚蓝时代交给六建承包,原因是对方能垫资,之前考虑的却是和于雨朋合作的三建。

  于雨朋预感跟他们合作已经到了尽头,就让万磊替他在蔚蓝天空A期买六套大房子,其中一套送给万磊。万磊高兴的答应马上着手办,价格走内部认购价,并答应盯紧财务状况,只要有资金回笼先让给宇扬支付,他告诉万磊联系好找秦玉柱一起办手续,秦玉柱再安排人进行装修。

  星期天一大早,于雨朋的车子在市局家属院门口靠左停着。他来了大约二十分钟,专门请“Freebar”餐厅的厨师学习做老北京炒肝、豆汁和焦圈,拿过来给她,本想把早点拿上去跟她一起吃,然后再一起出去。却不想梁晓芸一口就给拒绝了,只是说让旁人看到影响不好,可是那房间以前他明明去过几次,算了,听她的吧。时间不大,看着梁晓芸从院子里走过来,笑着下车给她开门。

  “朋,你这么早就过来,是打算带我去哪儿吃晚饭呀?”梁晓芸温柔地笑笑,上车后在于雨朋鼻子上捏了捏,“你好像说是约我吃晚饭的!对吧?”

  “呵呵,先吃早点,都凉了!”于雨朋笑了笑,“你平时工作绷得太紧了,今天全方位放松,先带你到欢乐世界玩儿个痛快,吃完午饭再看个电影,然后到步行街逛一会儿给你买几件衣裳,最后到洛城大学旁边那家法式餐厅享受晚餐!这样安排行吗?”

  “啊?欢乐世界?大热天儿,欢乐世界就别去了,我有点儿不舒服,改天再去,行吗?”梁晓芸一般不会拒绝他的安排,只是有苦难言,“直接看电影吧!”

  “怎么了?不舒服就先去看医生啊!我跟中心医院的人都熟悉了!”于雨朋说着要掉头。

  “咳,咳……别,别去医院!”梁晓芸一听去医院下一跳,差点被喝嘴里的豆汁给呛住,咳嗽了好几下才稳住,“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去医院的,你呀!”美丽的大眼睛斜着瞟了他一眼,那柔情可以软化百炼钢。

  “哦——亲戚来啦?”于雨朋恍然大悟看梁晓芸,以为是女人生理期。

  “是啊!也是你亲戚!”梁晓芸若有所思地看看他,脸上瞬间蒙上一层寒霜。

  “哈哈哈,我的晓芸也会开玩笑了!”于雨朋说着继续开车,没注意她的脸色。

  两人直接去看了场电影,在电影院旁边吃午饭,吃完饭溜达一会儿,要买衣服梁晓芸却说懒得试,外面又太热,就进咖啡馆喝东西。于雨朋依然要的黑咖啡,梁晓芸则是白开水,却吃了不少小吃、水果,像午饭没吃好似的,他向汇报工作似得跟她聊了一会儿最近的工作情况。

  梁晓芸从挎包里取出一沓照片递给于雨朋,指着其中一张说:“你看,这个五十多岁的谢顶男,应该就是你找的人,常务副市长赖文熙,参加省委开发区成立小组的市委三个人有他。这里面还有他跟朱碧荷一起去酒店的照片,应该就是他在支持碧荷集团。朱碧荷那块地,属于五羊乡的西杨寨,目前就知道这些,看能帮到你吗?”

  “很好,咱晓芸真了不起,才两天。”于雨朋说着,轻轻拍拍她的手背。

  “朋,要是我出国学习,你会支持我,对不对?”梁晓芸认真地看于雨朋,不知道他会做什么反应。

  “学习好啊!人不进则退嘛,必须支持你!”于雨朋精神一震,还在翻手里的照片,梁晓芸的心也松了口气,同时也有些失落,却又听说,“去哪儿?我陪你去!”

  “你?朋,我是学习去,不是旅游,你去干嘛?”梁晓芸听于雨朋的话心头一紧,忧大于喜,没等他反应就接着说道,“地方还没说好,局里还没批下来,可能得借你点儿钱,我不想找爸妈开口!”

  “芸,咋这么说呢?”于雨朋语气显得有点不高兴,“借什么借?我的不就是你的吗?花多钱都没问题,可不许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好吧,等假期批了再说!”梁晓芸暂时答应他,表情有些复杂,心里有种无法形容的纷乱。

  两个人从塞纳河法式餐厅出来,已经晚上十点,于雨朋开车送她到了家属院门口。梁晓芸刚要下车,他说回去没事,跟她上去坐会儿再走。梁晓芸很明白他的心意,她又何尝不想跟他长相厮守,可是真的不方便让他到住处,站在车跟前不动了。

  两人在路边站好长时间,于雨朋施展软磨硬泡的功夫,就想去她房间坐会儿。

  “唉——”梁晓芸长长地叹了口气,扭头看院子斜对面的一个闪红灯的温馨宾馆招牌,朝他努努嘴,他心领神会锁了车门,转过身揽着她进了宾馆。

  东莞桥头镇的钟家是个大家族,据说祖上是明朝了不起的人物,世代经商,家族兴旺。钟家老太太的名望更是无人不晓,大儿子钟英豪是知名商人,二儿子钟英杰是镇长,也是市委常委。

  钟老太的诞辰就要到了,钟家大院张灯结彩,门口不远的一个小广场上搭着个戏台,刚到傍晚,广场上已经挤满了爱热闹的人,这里已经连续唱了几天的粤剧。

  “妈,我回来了!”杨洋进大门就大声喊,二哥钟英杰也用广东话喊母亲。钟老太从里面疾步走到堂屋门口,看到杨洋后激动跑过来,一把就把她抱住了。过了良久,才拉着进屋子,边走边说:“好孩子,我的洋洋,你总算回来了!”

  第二天才是正式过大寿,前一晚的酒席已然非常丰盛,为了让杨洋有回家的感觉,钟英豪还专门请了个会做淮南菜的厨师,做了好几道家乡菜给杨洋。

  临入席的时候,钟英杰笑着跟大家介绍了干妹妹杨洋,未来妹夫于雨朋,又向他们介绍在座的亲友。于雨朋和杨洋早注意到坐在旁边的钟燕珍,和他旁边的男人。那人三十岁出头,长得白白净净,衣着奢华,板寸头大眼睛,最引人注意的是他脖子上挂着小拇指粗细的纯金链子。钟燕珍偶尔与他窃窃私语,想必他就是季氏的老二季维暠,季维斯的二哥。于雨朋还注意到在他身后的另一张桌子上坐着几个年轻人,其中一个穿着白色短袖蓝裤子,同样是板寸发型,还有一撇小胡子,戴着金丝眼镜的人,正是王宝宏,旁边还有金、马二人,就猜想他已经和季维暠混在一起了。杨洋没认出他就是王宏,一个是天黑,也没往那么方面想,只是觉得有点眼熟而已。

  钟英杰介绍到钟燕珍,笑着说:“小妹,兄弟,这是三叔家的堂妹叫阿珍。”

  “认识,认识。”于雨朋连忙过去跟钟燕珍握手,亲热地说:“二嫂,没想到咱们是还是一家人啊。”

  “真是有缘!”钟燕珍也站起来拉住于雨朋和杨洋,又介绍旁边站起来的季维暠,“这是你二哥,Akira亲二哥!”又看着季维暠说,“啊暠,这就是Akira的结拜二哥于雨朋兄弟,这是杨洋!”

  “二哥,你好!”于雨朋和季维暠握手。

  “于兄弟,幸会幸会!杨洋你好!”季维暠也分别与两人握手。

  然后钟英杰继续介绍本家的人给他们认识,然后坐下敬酒,边吃边聊。

  钟燕珍直到今天才知道于雨朋的全名,立马联想到了杨洋买房是写的业主于雨朋,她知道秦婉玲是于雨朋妻子,悄悄告诉季维暠杨洋可能是于雨朋的情人,接近Akira有可能也是另有目的。他频频点头表示赞同,也不时地瞄向于雨朋,以前听季维斯提过有个如何了不起的结拜二哥,如今竟同桌吃饭,而且以后还可能成为对手,就忍不住多看他几眼,感觉他貌似个内地的文艺青年,最多想靠季氏集团捞点便宜。

  正吃饭,于雨朋的电话响了,拿出手看是徐晓蕙,告诉杨洋去接个电话,她以为是秦婉玲,也就笑着点点头。

  “喂,晓蕙,咋样?你还好吧?”于雨朋走到没人的地方才接通电话。

  “二哥,我很好,你现在身边有传真吗?”徐晓蕙压低声音说,她正在售楼部二嫂的办公室,“我弄到了她的通话记录,发现联系最多的手机号码是Akira大哥的!你给我传真号码,我传给你!”

  “好,少等,我马上找,过几分钟打给你!先挂了!”于雨朋关掉手机,走到钟英豪旁边压低声音说:“大哥,附近有没有打字复印部?我想找个传真,有急用!”

  “哦?那去公司好了!”钟英豪说着往外就走,忽然又停住,“我想起来了,兄弟,我书房也有一部,前几天刚用过!”说着带于雨朋来到书房。

  于雨朋问了传真号码又不好意思地看着钟英豪说:“大哥,麻烦你帮我看着点外面,最好没有人能靠近这边。”

  钟英豪应了一声,出去了,心想:难怪未来妹夫的生意风生水起,接传真都需要保密,连我这大舅哥都信不过。他哪知道于雨朋是担心隔墙有耳,再把钟氏兄弟牵连进去就不好了。

  “晓蕙,是我,我这边的传真是0769-866****”于雨朋压低声音说。

  “二哥,难道你怀疑二嫂?”徐晓蕙听得出东莞区号,不仅吃一惊,她知道二嫂钟燕珍娘家就在东莞,以为于雨朋过来查她,“这上面确实有Akira二哥的手机号码!”

  “你先发来,我看看再说。”于雨朋还是有些为她担心,“你发过以后把原件烧了,免得有人发现后你有危险,其他事情交给我我来处理,还有,就是这件事千万别对任何人讲。”

  徐晓蕙连声答应,用笔写下传真号码。

  过了一会儿,于雨朋收完传真,整齐地叠好放进手包里面,出门跟钟英豪去前面,坐下继续喝酒聊天。

  吃完饭大部分人散去了,钟英豪在外面招呼,钟英杰引着他们到客厅喝茶。房间里剩下钟老太、钟英豪的妻子、钟英杰夫妇、于雨朋、杨洋、季维暠夫妇。老太太只顾拉住杨洋和大儿媳聊天,钟英杰不停地为其他几位续茶。

  “二哥,你的事情准备怎么样?”钟燕珍关切地看向钟英杰,“听说隔壁镇姓黄的已经拉了很多赞助,咱钟家的人可不能认输啊!”

  “没什么,常言说得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顺其自然吧。”钟英杰显得有些底气不足,“大哥已经给拿了不少的钱!”

  “二哥,什么事啊?”于雨朋问,“我怎么感觉你没有信心似得!”

  “于兄弟,你还不知道吗?”钟燕珍接上话说,“二哥现在竞争副市长呢,目前最热门的就是他和隔壁镇姓黄的!”转过头对季维暠说:“阿暠,你可要支持二哥上位,以后咱们钟家在东莞可就不用担心被欺负了!”

  季维暠思虑了一下说:“阿珍,我打算给二哥资助两百万,你看行吗?”说完看向于雨朋,心想这乡巴佬不知道会不会被吓得打退堂鼓了。

  “于兄弟,你怎么看?”钟燕珍听说于雨朋在洛城的工地忙的不得了,谅他不会一毛不拔,“二哥可是把你当亲妹婿的!”不但没有当面拆穿他另有家室,还加重语气显得格外亲热。

  “嗯——这样吧,二哥,你打算怎么个竞争法?这个位置咱一定要拿到,如果是其他人际关系之类的小弟可能真帮不上什么忙。”于雨朋发现大家都再看自己,就连老太太和大嫂也不例外,杨洋倒是不以为然,因为她相信只要于雨朋要做的就准能做到。于雨朋接着说,“如果钱可以解决,那就好办,用多少小弟包了,洋洋,明天早上先去银行给大哥账上转两千个,后续不够,二哥,你随时打招呼!”

  “好的,我明早就去办!”杨洋答应着。

  “我的好妹妹,两千能够包一个红包?”钟燕珍说着轻轻地“哼”了一下。

  钟燕珍嗤之以鼻,声音不大,全场的人都能听见,眼光唰一下落在杨洋脸上。

  “二嫂要包两千万的红包给谁呀?”杨洋立刻站了起来,“季二哥红包都是这么大吗?”

  杨洋没听见季维暠刚才说的两百万,尽管如此,这句话已经抢白得钟燕珍没话说了。季维暠也整了个大红脸,他要调集两千万也不容易,至少要征得大哥或父亲的同意。

  “小妹,兄弟,这……”钟英杰激动的说不出话,要真有两千万做后盾,这底气立刻就壮起来了。

  大家又聊了一会儿,听钟英杰分析选举的情况,又说明天宴客的安排情况就各自回去休息了。

下一章:莞城遇阻鹏城得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