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巴黎公社(六)

时间:2018-10-29 09:13:44  来源:  作者:清贫
       巴黎公社领导人瓦尔兰,四十三岁,他非常精明、温存。在巴黎工人起义前,他是装订工人。他积极组织指挥工人起来推翻了第二帝国政府,成立了巴黎公社,被选为公社的领导人,是公社的92名成员之一。现在已经是一个人民政权的巴黎公社,它还有很多政策钢领需要实行,还有一些旧的体制要纠正,还要对一些对公社不利的旧制度进行废弃变更,比如:
巴黎的一些酒店、面包店,天黑就必须关门,教堂必须在半夜开放,把以前在拿破仑二世停止传播的马赛曲恢复过来作为法兰西的国歌,还有把红、蓝、白的三色旗做为法兰西国旗,还宣布男女平等,妇女有选举权,公社领导人的每月工资不能比工人高等等
……
     在巴黎的市政大厅二楼面对广场的一间办公室里,瓦尔兰看上去瘦高,有些卷发,下巴尖,而他目光明亮,脸色总带有一些倦困的神情。
他坐在椅子上,一会,就有人拿着一些文件喊他签名,他就拿起桌边上的墨盘里的白色鹅毛笔,在墨盘里蘸了蘸墨,就在白色的文件上签上自己名字。
之后,公社的领导成员,主要是公社的军事总指挥官波兰革命者东布斯基进来了。他长得较高、身子敦厚健壮、意志坚定,对人民的巴黎公社政府无限忠诚。他目光机敏,人非常纯朴。他来跟瓦尔兰汇报国民自卫军(国民自卫军主要是巴黎工人组成的)在巴黎西、东、南城的防御情况。除了那些,他关心一件事,他想刚刚成立的公社有无数的事需要做,自己现在又没有什么事,因为只要没有战争,军事上就没有大事。现在他已经完全布置妥当了整个巴黎城的防御。所以,就没有事做了。他就过来帮瓦尔兰。他说:
“瓦尔兰同志。”
“东布,你有什么事吗?”瓦尔兰问。
“现在,巴黎的东、南、西、北城我都做出了妥当防御。瓦尔兰同志,我将极力防卫这个城市。”东布斯基说。他大大的清亮带灰蓝的眼睛,闪动着非常热忱而坚毅的眼光,他的方脸黄中透红,显得非常的光润。由于国民自卫军刚刚建立,没有统一的军服。东部斯基身着敞开的蓝灰色西服和他具有军人的身材而显得非常的英气!
“谢谢你东布斯基同志。”
“我现在有空。想帮你。”东布说。显得更为热诚。
“现在,位于巴黎市中心的法兰西银行,前些日子太繁忙,我们都没有去看看。今天,你和我去检查一下。”瓦尔兰说。
“我愿意和你同去。”东布眨闪着非常清亮的蓝灰色的漂亮的大眼回答。跟一个战士那样,非常的忠诚!
“从颁布公社法令来,我们还没有去过一次。”瓦尔兰说。他认为自己被无数的事弄来忘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呀。”东布斯基非常热切地说。
“走吧。”
然后,东布斯基和瓦尔兰出了办公室到楼下大厅。东布总指挥官对守在大门边的六七个战士和他们的队长托罗,26岁,身材魁梧,是非常忠诚勇敢的青年军人。说:
“托罗,你带上两个战士。”
“行。”面貌俊逸、英武的托罗就转身对身边的战士说:
“阿尔封斯!吕西安!跟我来。”他说时,把脸往门外一侧,两个巴黎公社战士就随他们出去……
        瓦尔兰和东布斯基、托罗队长的两自卫军战士向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凌里尔良大街上的一座巴黎老资格银行一一一法兰西银行走去。
瓦尔兰让两个战士留在银行门口,他和东布斯基、托罗队长见到了它(银行)的负责人鲍地尔,一个长得肥胖光润的盘子脸、身子如长木桶的人。他非常热情地带他们到相当富华的厅里坐。
瓦尔兰看到他肥硕的如猪的身子,就厌恶这个不劳而获的寄生虫。
鲍地尔客气后,就问:
“瓦尔兰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你是知道的,我们公社政府将收归在巴黎的资本家的企业、工厂、还有银行。”

鲍地尔听了,心里一阵恼怒和十分烦躁,脸色有点灰了起来。但是他立刻控制自己恼怒的心气,马上他把口气放缓,他笑容可掬地说:“我已经认真地学习了政府的布告。”为了进一步搞清对方的真实意图,鲍地尔又试探问:
“瓦尔兰先生,这么说,你说是要控制银行、金融了。”
“不。我们公社政府是不会做出这样狠的事。”对政治还是门外汉的瓦尔兰非常真诚地说。
听到这里,鲍地尔就踏实了。他在心里想道:鲍地尔,你好运气!
他变得沉稳,有点不慌地看了瓦尔兰的脸色,就非常谦和地口是心非说:
“我们法兰西银行坚决听从公社政府的法令,一切以公社政府的利益为准则。”
“你这样不错。”瓦尔兰称赞。
“如果你还有什么建议?请说。”
“没有。”
“那喝点水吧。”鲍地尔做起非常“热情”的样子说。
“谢谢,不用了。”
然后,觉得法兰西银行运作良好没有问题的瓦尔兰就起身走了,鲍地尔把他们送到门外,看着他们出了银行的光滑的红大门上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