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巴黎公社(七)

时间:2018-10-29 09:14:49  来源:  作者:清贫
       公社领导人瓦尔兰走了后,鲍地尔瞪了眼走出去的公社领导人的背影。把他的肥脸一耸,一双老鼠眼睛发出冷酷的寒光,就回到他的办公室去了。鲍地尔50岁,在拿破仑二世时,为了盘附权贵高层,就经常带着法兰西银行的数十万法郎笼络上层阶级的实权人物,他甚至想带上几十亿的法郎直接笼络拿破仑二世。他坚决这样做了:有一天,就是在去年,巴黎人民还没有起义前的半年前,他带着三亿法郎要求见法国的君主拿破仑二世,后者非常腐朽而贪婪的拿破仑二世赶快从他的手里拿过巨款来,鲍地尔还马上把他巴黎的豪宅送跟拿破仑二世。高傲无比的十分贪财的拿破仑二世直接并喝令他每个星期提钱来,鲍地尔乐此不疲。当拿破仑二世被推翻后,看到是代表资产阶级的梯也尔政府掌权,他就马上带着十万法郎去笼络梯也尔,梯也尔当然照收不误,就在几天前,他还想带钱去笼络梯也尔,而梯也尔已经逃到凡尔赛去了。
为了防止巴黎公社政府对法兰西银行的资金进行控制。鲍地尔决定今晚带着巨款出巴黎西城。他,说干就做对银行财务总管米迦罗问:
“米迦罗,目前有多少法郎?”
“你放心吧,还有50亿。”
“准备两亿法郎。”鲍地尔说。他又有些严厉警告道:“一切都按照我的指示进行。”
“为什么?”
“绝对不能被巴黎公社控制了。嗯,那一群穷棒子!记住:如果有公社人员来谈钱,就用生意差,没有可观的存钱概率来应付对方。”
“老板,我知道了。”
然后,鲍地尔又说:
“我今晚就带两亿法郎出城,去凡尔赛。”
米迦罗心一下就跳了一下,问:
“你不害怕被守城的国民自卫军查出来吗?”
“我把钱绑在我的四轮马车下。”鲍地尔阴笑一下,胸有成竹地说。
“噢,这是绝妙的主意!”
两人就笑了。
瓦尔兰和东布斯基、克罗托队长回到了总有不同的市民从华丽的市政大厅大门进出的巴黎各阶层的人,看上去相当的愉快和繁忙。一走进大厅,一个巴黎公社的成员喊住要上楼的瓦尔兰他们。
“瓦尔兰同志!”
是莫弟耶,他是瓦尔兰的助手。
“刚才艾里特找你?”
“什么事?”艾里特是公社公共事务委员会的负责人之一。
“他说他在尼查教堂门口等你,喊你去。”
由于巴黎公社政府只是颁布了教堂只能在半夜开放后,他们还没有时间去查看。瓦尔兰觉得这政策需要落实。就说:
“我马上去。”
瓦尔兰知道,这也是当面向教堂主教宣布:巴黎公社的宗教政策的机会,就告辞了东布斯基,去了……
       到了晚上21点多钟,一直担心巴黎公社在哪天把他的法兰西银行里的几十亿法郎收缴了的鲍地尔,把两个亿的法郎包好,还自己亲自固定在四轮马车底下的木板上,以免被守城的自卫军战士搜出来。他想道:再怎样,守城的国民自卫军是不会想到他的车底下会有这么多钱。想到这里,他让一个仆人赶车,向巴黎西城驶去。到有几个国民自卫军守卫的城门边停下。
一个国民自卫军的班长(请读者原谅,我们就这样称他们)叫费杰瓦。说道:
“停车。”
车就停下来了。鲍地尔知道要检查了。他根本不慌,他知道:他会轻松通过的,自卫军战士不会连车底下都要检查的。
费杰瓦班长走了过来,非常客气!用握着拳头的右手举到他的右太阳穴上(这是一些欧洲社会主义国家革命军人敬军礼的方式。比如: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等)
“崩如(法语:你好),公民,你出城到哪里去?”
“军官阁下,我去一个朋友家,他叫德奈斯,在奥加镇住(在巴黎的近郊)。我有很久都没看见他了,我们是老朋友了。”鲍地尔非常随性地回答。因为,他没有看出这个自卫军班长想要检查他车的意思。
“你可以走了,公民!”费杰瓦班长还非常热情对鲍地尔说。看来他确实没有要检查车的意向。
“米社(法语:谢谢)!”鲍地尔心儿欢跳起来。
然后,鲍地尔的四轮马车一出守卫非常严的巴黎西城门,向前面黑糊糊的又寂静的土路较快地赶去。根据他的意图马车在去奥加镇和凡尔赛之间的两条路之间,向凡尔赛赶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