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四一)

时间:2018-11-20 10:58:09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心有芸悸

  国庆节早上的十一点十八分,“新洛百货大楼”正式开业剪彩!这次剪彩的是五个人,双眼圈儿黑的像熊猫的董事长于雨朋,总经理杨洋,代表股东的龚兴龙,代表梁晓芸的方正之(梁晓芸被于雨朋诚聘为行政副总),代表政府方面的庞副省长。

  随着鞭炮齐鸣,烟花纷飞,人们如潮涌般进入大楼购物。

  经过几天试运营,再加上报纸大力度宣传,洛城人大多已经知道,洛城最大的百货大楼确实名副其实,品种最全,服务最好,而且开业一周内天天有抽奖活动。

  几家媒体记者参加了这次开业仪式,拍了不少现场的照片。政法委书记讲话了,副省长也讲话了,自然能上报纸头条,于雨朋与他们都合影了,还有吸引异样眼光的龚兴龙。

  于雨朋悄悄地嘱咐龚兴龙,给记者们中午单独安排个包间吃饭,龚兴龙会心地笑着出去。他又转身和杨洋一道陪着方正之夫妇,庞副省长夫妇,逐层参观。方正之看到大半年的时间里,于雨朋的事业又上新台阶,很高兴,不断地夸奖他,庞副省长也不断点头道好。

  仪式结束后,所有嘉宾一起到喜来登二号大厅吃饭庆祝。

  温艳娟笑着对于雨朋说:“雨朋啊,你为什么总是在二号大厅庆祝呢?”

  “嫂子不是想说我比较二吧?呵呵呵……”于雨朋自嘲着,众人都是呵呵一笑。

  “嫂子,我是这样想的!”紧接着于雨朋站起来,把酒杯端在手里,“俗话说客不压主,我在别人的地方,能排第二就算很好了,当是谦虚一点儿,过一阵子,等咱自己的酒店开业时,咱就在最大的宴会厅喝酒庆祝!”

  这句话一出,在座的人除了杨洋都是一惊!所有目光不约而同投到于雨朋脸上。

  “老弟,你刚说什么?你的大酒店?”龚兴龙忍不住问,他和旁边的众人眼睛几乎就盯着于雨朋的脸,方正之和庞副省长也不例外!

  于雨朋一高兴把椅子往后挪挪,双脚站在椅子上,向大家喊:“各位,各位,大家静一静。”见大多数都放下筷子,杯子,看向他,就接着喊,“我,于雨朋,今天向大家说一句话大话,半年以后,我们的新洛大酒店,就要开业了!在座所有的朋友们,到时候都要到,大家再一起庆贺!场面比今天至少大一倍!谢谢,谢谢各位今天的到来!”

  宴会厅恢复了热闹。

  “雨朋,新洛大酒店在什么地方?几星级?”方正之好奇地问,“我没感觉到洛城哪有你大酒店的消息,是我在省城呆太久了?”

  “正之哥,嫂子,庞大哥,嫂子,各位,让兄弟先卖个关子。”于雨朋站起来说,“我不说了吗?半年,呵呵,保证给你们个惊喜!”

  “庞大哥往洛城来的比正之哥勤些,也可能你很快会发现!”于雨朋接着说。

  “哦?”庞副省长说,“好,我们就拭目以待?看兄弟你的杰作!”

  “谢谢!”“谢谢!大家干!”龚兴龙和杨洋招呼大家又喝了起来。

  转眼到了月底,梁晓芸整整走了一个月,于雨朋刻意从宇扬到新洛百货大楼,从地下室逐层往上转,最后来到六楼的财务室隔壁,财务部经理办公室,“咚咚咚”敲了几下门。

  “请进。”财务经理刘云听到敲门声说。

  “刘姐。”于雨朋推门进去,“我想了解一下这个月的出入账。”

  “哎呀,董事长。”刘云一看是于雨朋,连忙站起,把于雨朋往沙发跟前让,“你要是再这样叫我,我可要伤心了!把人都叫老了!”

  于雨朋笑了笑说:“好吧,我就叫你刘云好了,你也不要叫我董事长!”

  “行,我叫你于董!”刘云回到桌子跟前拉开抽屉,看于雨朋脸仍然阴沉着,“好吧,有人时我叫你于董,没人了叫你雨朋,行吗?”说完把一个账本放在他跟前。

  “嗯,就这样。”于雨朋马上阴转多云,仍站在她桌子跟前,“开业一个月了,啥情况?”拿起账本信手翻了几页,又合起来放到桌子上,“你还是大概说说吧!”

  “咯咯咯”刘云一阵笑,“很好,应该说非常好,刨去费用,工资,杂七杂八的,照这样下去的话,再有三个多月就能收回成本!”

  “什么?”于雨朋不信自己的耳朵!幽幽地说:“咱投入了一千万还出头呢!”

  “是啊!”刘云点头。

  “是不是因为咱搞活动的原因?”于雨朋有点疑虑。

  “所以活动要继续,国庆完了还有圣诞,还有阳历年,还有春节,还有情人节……”刘云激动地说,“咱还可以制造一些节日呀,什么新洛温暖日啦,新洛冰雪节啦,新洛派对啦,要什么还不是老板你一句话?”

  “啪”于雨朋笑着一拍巴掌,“好,说得好!”他高兴过头双手捧住她的脸捏了捏,猛然想起眼前的不是杨洋,赶紧松手,“对不起,对不起!我太兴奋了!”

  刘云满脸通红的低下头,几乎要把脸贴在桌面上了。

  于雨朋不好意思地往外走,走到门口转身回来,他想起了另一件事,那才是他来的真正目的。

  “嗯——嗯——”于雨朋说了两次竟没好意思说出话,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刘云,我让你盯着的那张卡的情况咋样?”

  刘云本就绯红的脸颊更红了,像熟透的苹果似得,他刚捧过她的脸,又用她的杯子喝水!

  “雨——雨朋。”刘云说着从左边抽屉里翻出一张单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字,侧脸推给他,她不敢正视于雨朋的脸,“这是记录,我写的,目前提过五次款,都在同一个地区,最大的一笔是五万,我按你的意思都补充满了!”

  “哦,在什么地方?”于雨朋比较关心这个,所以没注意她的变化。

  “美国。”刘云继续低下头,脸还是靠近桌面,“西雅图。”

  “哦——?什么图?”于雨朋把脑袋凑近些。

  “西雅图!”刘云把脸转过来瞄她一眼。

  “好吧,麻烦你继续关注!”于雨朋说着开门走了。

  财务部经理室又剩下满脸绯红的刘云,听着于雨朋脚步走远,心还在狂跳,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忍不住站起身走到门外边,看着他的身影走向通道尽头,才转身进入她的经理办公室。

  “Freebar”酒吧的生意天天爆满,和杨洋的尽心管理离不开关系。临近年底,外地回来的人也多,所以经常都能看的楼梯口有人等位子,却没有人敢进来捣乱,经常来的人都知道龚兴龙跟这家店的关系。不常来的进步行街时也能看到街口的警车,听说有便衣经常在酒吧转悠,为了社会稳定和自身安全,也不该乱惹事。

  这段时间不忙,于雨朋就几乎天天过来,和龚兴龙一起坐着,秦婉玲临产了,他父母和岳父母,小舅子两口都在,他那几十平米的两居室快人挤人了。他在家也帮不上忙,干脆出来喝酒,完了回“心房”睡觉。

  杨洋在他们对面坐着,今天他们喝的啤酒,龚兴龙喜欢喝啤酒,他始终认为喝啤酒比较有豪气。

  忽然,于雨朋一口干掉杯子里的酒,淡淡地说:“我不喝了!你们继续!”他想起了梁晓芸,他记得她说过让他晚上少喝酒。

  “于总,再给你来杯红酒吧?”杨洋看他心情有点不好,整个晚上都没认真笑过,“哪里不舒服吗?”她不敢在公共场合表现的太过关心。

  “没事儿,给我来杯白开水得了!”于雨朋说着靠在沙发背上。杨洋笑着离开,要白开水就得到一楼餐厅拿,上面全是酒。拿来后放在他面前,她又端起酒杯跟龚兴龙碰杯,知道他有心事的时候,她会尽量不去打搅。

  就在大半个小时之前,梁晓芸给于雨朋打了电话。简单说了她的近况,刚安排好学校,还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她听他的话找了个保姆,是个五十多岁的华人阿姨。她说正逐渐地适应那里的环境,过一阵时间空了会给他寄礼物,只要他保证不追过去,他答应。他说只要她愿意,做什么都可以,还告诉她,百货大楼开业了,表哥表嫂都来了。她说已经把他办公室藏的照片带走了,还有在北京照的那些,贴满了她现在的卧室,还让他抽空再拍一些寄过去,最后又说让他少喝点酒,别太想她,就收线了。

  怎么可能会不想梁晓芸呢,认识杨洋以前,如果有人问他关于女人,他会毫不犹豫地说家里的女人就是他的所有。什么爱情,什么情人,那都跟他无关,他的责任就是婚姻里的女人。然而,杨洋却让他懂得了爱情的真谛,也俘虏了他的心,他却又误打误撞遇见梁晓芸,她的美丽和单纯让他无法自拔,虽然他冷静下来以后会愧疚,会觉得对不住杨洋,对不住秦婉玲,却难以扼制心中对梁晓芸的思念。

  “于兄弟,你好啊!”有人叫于雨朋,打断了他的思路。

  于雨朋抬头看是季维暠夫妇,还有季维斯,后面是一些跟班,包括王宝宏和金杰、马小山。连忙站起来,伸手握住季维暠的手,高兴地打招呼:“二哥,二嫂,三弟,你们来了?快,快请坐!”

  杨洋也站了起来,龚兴龙出于礼貌也站了起来给他们让座。

  “谁是你三弟?于先生!”季维斯板着脸说。

  “Akira,不要失礼!”季维暠扭头劝道,“于兄弟不仅是你的二哥,也是你嫂子的堂妹夫!坐下喝酒!”说着跟杨洋龚兴龙客气地打招呼,接着和钟燕珍坐下,季维斯在边上坐下。

  “小妹,你最近好吧?”钟燕珍看于雨朋和杨洋在对面坐下,龚兴龙还是紧挨于雨朋坐着,才乐呵呵地说:“听说你们的百货大楼搞得非常热火,全国的报纸都有报道!”

  “阿珍姐太客气了,一般报纸报道的都有些夸张。”杨洋笑着跟她寒暄,“阿珍姐啥时候来的?也不说一声,让小妹去机场接你!”

  “呵呵呵,那怎么好意思呢!”钟燕珍不知什么时候学的满嘴刻薄话,“也不知道是用于太太的身份呢?还是用骗人家房子的小三儿呢?”

  “阿珍,可不敢乱说话,这是人家的酒吧!”季维暠说话语气也开始阴阳怪气。

  于雨朋有点压沉不住气了,他见不得有人欺负他的女人,忽地站了起,看着季维暠夫妇。

  “侍应生,咋不拿酒?没看到老板的朋友来了?”龚兴龙率先发起脾气了,但没有明着发,“光会跟狗一样在那边乱叫,有什么用?”

  龚兴龙眼睛错都不错地紧盯着季维暠和钟燕珍,他不用像于雨朋顾忌跟季维斯有交情,心想只要他敢回口,立刻就能找借口收拾他们,在洛城想收拾个把人,还真不用自己动手。

  季维暠翻了翻眼睛打量龚兴龙,刚才还没注意到这个人,看起来有点本事。钟燕珍可知道龚兴龙,立刻把气焰收敛了起来,笑着劝大家坐下来,她明白这是洛城地面儿,搞不好都不出了这个门。

  侍应生端来一盘子啤酒,全部放在台子上,龚兴龙拿起一个杯子,于雨朋和杨洋也拿起一个,季维暠夫妇和季维斯都先后端起来一个。气氛才逐渐恢复原有的喧闹。

  “欢迎二哥二嫂,老三,咱们一起干一个。”于雨朋微笑着举起杯子,这时手机响了,他把杯子放下,低声说:“杨洋,先招呼着,我接个电话!”往门口走去。

  杨洋笑呵呵地劝酒,刚应酬着喝了几杯,就见于雨朋回来,笑着说:“二哥、二嫂,老三,我们有点事要先走了,你们慢慢喝着。”说着向龚兴龙和杨洋使眼色。

  季维暠三个人站起来客气几句又坐下,季维斯心里也跟着着急,替于雨朋担心,不知道他发生什么意外急着离开,干看着却不能表示。

  “领班,领班!”于雨朋喊来了小冯,对他说,“小冯,这桌单子算我的!龚大哥快走!”

  于雨朋、杨洋、龚兴龙三个人急匆匆地下了楼,小跑着到街口停车场。三人上于雨朋的车子,向中心医院疾驰而去。

下一章:喜不胜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