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休闲日子

时间:2018-12-03 11:17:59  来源:原创  作者:聊发少年狂

休闲日子     

前言

    2017年“国庆”与“中秋”紧联着,放假八天,是人们出门旅游的“黄金时间”。
    我一四年中风后,很少出门,今年心血来潮,“老夫聊发少年狂”,也加入了旅游大潮。说实再话,当年在单位也算个“鸡头”,加上工作关系,江、浙、鲁、豫等也很跑过几个地方,固然不敢与那些走遍大江南北的今日徐霞客看齐,更不能与漫游天下的达者比肩,那更是只能仰望地存在。当然我也不会傻到加入名山大川旅游大军,原因有三:一是自身性格所定,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低调”的人,用同学的话就是“不喜欢往人扎堆里凑”,当然我由于文化水平的关系,想不出什么比这句还要精辟的语言,只好引用过来。其次是我现在老了,背不能象年轻时那样“挺拔”,但在人群中也还算“出人头地”的,(这句话你们千万不要告诉那几个曾经的小学女同学,因为她们小学五、六年级时好象比我还高,是我心里一直的“阴影”)。如果出现美国枪击案事件,我一定是那只最好瞄准的“出头鸟”,所以有点诚惶诚恐。我并不是怕死,我自己也相信,面对鬼子的枪口我能喊出“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我只是不想出现无谓牺牲而已。再就是世界观的问题,农村八年经历,刻骨铭心。一千多年前的陶渊明都能心抱山野,叹曰:归去来兮,所以我经常心存能在农村有一间小茅草屋,过些日出而起,日落而卧,种两三块小菜地,养七八只鸡和鸭,手提鱼杆静观红尘云起云舒的小日子。只能叹我没有这个命。最后一个是出行的问题,这几年车辆早就进入寻常百姓家,节假日旅游私家车出行是各个家庭的首选,于是路堵也就成了司空见惯,特别是热门景点,比如黄山,比如杭州……也就灭了这个打算。再最后是……打住,好象不止三点原因了,我有时感到自己象祥林嫂,絮絮叨叨不停,也许年青时如同学们评定的“不爱搭理人”老了以后要把这辈子欠的话找补回来?
    我国庆旅游起因是定埠乡亲们多次邀请,自己觉得身体还行,动了返乡念头。我前几年身体还好的时候,高淳慢城就在建设,范围就是包括漆桥、顾陇,桠溪等山区丘陵建成风光带,吉祥物是一爬行的蜗牛,代表一种舒缓安逸的生活心态。从高淳区政府来看,是做了大量投入的,首先将村民集中搬离,在离山丘边从新建村,新房都是那种徽式风格的建筑,在慢城这种地式比较高的地方看远处村落也有些生趣,特别是有些薄雾或小雨时观看时真有点走进山水画的意境,我那天去就是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又是近黄昏,真有点进入神境的恍惚。我想当年下放在这个乡的知青,现在回去也许应该找不到原来的村子了。其次慢城以高淳游子山为主线建设(乡人都叫它由山头)。游子山海拔188米,比紫金山低不少,但仍是高淳第一大山。秀丽挺拔,山上松繁饱茂,形态各异,被誉为“濑渚第一形胜”。过去下放时就常听乡人说高淳人看不到游子山就会哭,说明高淳人念家的心态。我下放的村离游子山有三十多里路,因地式原因,看游子山也很清楚,乡人常看山头来判断天气,特别是春夏之季,看到游子山头有云层覆盖就可判定有雨,总能断个八九不离十。
    在明万历年间的游山庙碑记中就有记载:“意古者必有高蹈蜚渺之,弦歌山间,恣情游适,因好事者因以琴曲名山,未可知也!东有伍员乞食濑渊,是潸游者;北有羊左并食蒲塘,是义游者;西有谢朓鉴池青山,是宦游者;南有初平叱乎陵阳,是仙游者。”我估计这“四游”文化是高淳区政府当初的筹建慢城的主要动机。其中提到“四游”,是指伍子胥、左伯桃和羊角衷、谢脁和初平(汉献帝年号)仙人葛洪,因与本文题太远,我也懒得讲了,有性趣的亲们可以杜娘一下,都是有故事的人。
    国庆第一天,阴,天气有点闷热,清晨时下了点小雨,8点后只是阴。女儿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间去高淳,我怕再下雨,有点犹豫,定为2号上午去。结果雨一直不下,但是手机上报2号有雨。我是被“天气预报”骗怕了,所以依然当《参考消息》看,一夜无话,我不爱看舞台上的蹦哒、嘶吼和耍贫嘴,也不爱看电视剧里无中生有的家常礼短,所以依然与QQ麻将上的“同好”杀的天昏地暗,直至睡觉。
    2号上午《参考消息》被证实了,果然下雨,在小到中雨之间。到快十点时,女儿手机打了上来,是催我快点出发,我估计她们也是在家睡了假日赖床觉,是小外孙最先起来。看看外面是丝丝小雨,再听女儿说3号是多云天,于是和老婆收拾一下立马出发。
    车过雨花台雨越下越大,已大于小雨,前面的车轮都带着象风火轮的样的水线,好在道路通畅。过了收费站,车不见少,我分析那些应该也是准备到高淳去吃螃蟹的人。但是到了溧水车开始少了起来,雨在中雨到大雨之间提升级别。女婿突然的刹车,把我从同样坐在车后排看小外孙和我老婆打牌的目光中从牌面上惊起,只见一辆车斜着从我们面前穿过,估计是对方中途突然想变道,幸亏女婿反映及时,否则肯定中途受挫。看着那辆扬长而去的小车,只能无语。
    车到洪蓝镇,开始堵车。雨中看不清远处,但依稀看见被堵车很多,女儿提议先去慢城玩玩。除了我车内其余四个人谁也不想在农村长期逗留,于是订了瑶池山庄的客房。手机提供的信息是客房已满,打电话问后山庄寨主荅应给两间机动房,于是放心不少。堵车慢慢松动已是11点多,到前面一看原来是车祸,三车连环追尾。通过车祸现场,车速还是提不起来,于是只有慢行。我分析应该是去慢城,所以要人们慢慢适应当地节奏。事实证明我这个人智商是有问题的,不然我当年我小学升初中也不会背运,哪怕不能考取南师附中,也应该考取稍次一点南京九中。不抱怨了,还是谈谈路上经历。前面又是车祸,三车连环追尾,夹在中间那辆车比较惨,前后盖板全部翻起,看受害者平静表情,估计没有人命官司。再看前面,一百五十米处第三起车祸,同样是三车追尾,同样受害者平静态度。
    过了车祸现场,车速快了起来,我看女婿车速提到了90码以上,就这样到双牌石已是快下午一点钟了。 双牌石到瑶池山庄两边全是卖螃蟹的,价格与南京市面大差不差,也是论个卖。当年菜场卖蟹论斤的年代已一去不复反了,尽管我不喜吃蟹,还是喜欢网上那张吃蟹的穷人,真土豪啊?
    我们到达瑶池山庄已是下午一点多了,雨又是如我们早上出发时的小雨。山庄果然客满,大部份是南京组团游客。客房分为两种,一是别墅式二到三层建筑,可以给全家出游家庭居住,或几个全家出家庭组合居住,这样大慨有二、三十座,分布在山庄内各个山坡上。再一种就是普通客房。进入路边就看到山庄牌坊式门楼,延路进入,是个坡度,再是个九十度转弯后下坡,当然坡度都不算大,否则交警一定会装上“前方急转”的警示标示,我对交警方面没有深入的认识,仅是主观意会而已,大家千万不能当着“法律准绳”。
    进了院子才看到,进山路实际是在一片小山丘里开出的空地建筑,迎面是一个大约三十多亩的池塘,一块十来亩的草坪供游客游玩,休息。(这里我必须要强调一下,我是农村来的,没有当兵的经历,所以对面积单位习惯用“亩”,当然下乡时我毕竟是初中文化,知道“一亩=60平方米”,习惯而已,就象我去买菜,只论“斤”,不论500克一样)。
    主楼是一座三层楼连四层的建筑,一楼是山庄前台,我们进去时毕竟是下午一点多钟了,前台仅剩三个前台“魔头”(高淳对小姑娘的称呼,就象普通话里的“丫头”,这里的“头”字发音是“斗”音上滑,我毕竟是说南京普通话的人,尽管做不到规范的典范发音,好在我没有从事“播音”工作,无伤大雅,但对“吴语”中发音中比如上滑音、下滑音还算能分辩出的,所以在这里卖弄一下,仅是希望象我同样有高淳七、八年农龄的人没有看到而已。)和一个保安。
    住宿手续办的很快,毕竟事先有电话预约,二间房,每间打折后400元一天,楼上是客房,早已满员了。分给我们的是一楼小卖部边的客房,走进三人并排走可以轻松通过(胖子除外)的走廊过道,就看到仅四间客房,分给我们的是最后两间。剩下二间早已住上人了,也是旅客。客房不大,也有个十七、八平方,开门是个小通关,房内是两张沙发,一个茶几,一张写字台,沙发面对卧室窗户,窗外正对着一个山坡脚,仿佛仍在施工,施工处用编织袋临时遮挡,但住宿者们仍能看到断坡。当然写字台放在这里仅起到逢迎旅客认识到不是文盲而已的作用,沙发一占,根本没有站立空间。好在我能自知自明清楚自己并不能算作读书人,所以也不计较。
    写字台上除一盏台灯外,平铺着三份宣传高淳区旅游资源的材料,拿起最厚的一本,精美的印剧品,是高淳区政府2015年印发的宣传慢城的东西,厚厚二十几页纸,(我搞过印刷,认定这纸用的是150克铜板纸,所以厚重)翻开书页,慢城的介绍仅3页,其余全是有关固城湖螃蟹和高淳老街的介绍,老街也占了五六页,反正比慢城多些;另外是瑶池山庄内部介绍,好象仅有酒席定制和当家招牌菜等等,我脑子笨,记不住这些,只记住仿佛有个红烧肉之类,于是产生了“吃不到葡萄”的心态,认定没有同庆楼的“东坡肉”爽口,心里也放下许多。同时终于悟出了写字台的用途,那只是为桌面上宣传品更加张显而引人著目而设,自己暗喑自责不能用君子之心度奸商之腹(这句话怎么好象有哪里不对?想不起来,我是个“大调”的人,想不起来就不去想了,爱咋咋的,不过大家不要与我计较)。
    房间正中放了两张大床,4.5吋的那种。每张床仅配一个枕头,暗示是单人床,之于旅客最后如何操作那不是山庄关心的事。两床之间有个较大的床头柜,随手可摸到贴在床头柜上方的电器开关。躺在床上向前,正对面是一个42吋平板电视和一个4米长的地柜。地柜旁是卫生间。卫生间大约2、3平米,分内外两间,用毛玻璃隔开。外间一个洗脸池和一个抽水马桶,里间是一个安装了喷头的淋浴器。卫生间同样是与房间一样的大窗户,没有窗帘,好在坐在马桶上的旅客向外看去只是断坡,同样外面从任何角度都无法接近,轻功者除外。
    放下东西(其实没有东西,我好象屋内仅留下一个没抽完的烟头,还是老婆严厉要求下放下的),出外吃饭。主席在1923年《湘江评论》中有一篇评论,开篇就是“天下什么最重要?吃饭问题最重要。”斩钉截铁,落地有声。问过前台,“魔头”告诉我们,山庄不提供点菜,平常中、晚餐可提供快餐,现在饭点过了,没什么吃的。看看也是,快下午2点了,决定到“街上”去吃。
    女婿问我到什么地方去吃,看看导航,最近的“街上”是桠溪,乡人那时候都叫它“鸭子港”。现在的路出门都是省级以上的路,就连乡村小路也比我们那时大路要宽许多。过去自行车在我们这是个稀罕物品,不仅是因为物资匮乏的原因,因为根本没有路可走,特别我们山区。记得当年全家下放的年代,大概是七十年初,六十年代末,下放我们生产队的“常州鬼子”(这里做个说明,那时高淳人对外县的人统一叫“鬼子”,比如“南京鬼子”、“常州鬼子”;叫本地下放知青叫“佬”,比如“下放佬”,享受“上门女婿”一样的称谓)带来一辆自行车,从定埠公社到我下放的前严村7里路,车轮根本无法着地,于是只能挑过来。渔乡可能好点,不存在这个问题。导航指引,目标桠溪。
    出了瑶池山庄上了公路,因为是慢城范围内,两边路灯比较有特色:灯杆下部是三个蜗牛图形,路灯上部有一个接近九十度的支撑架,装了一个太阳能电板,灯杆顶部装了一个螺旋形的风力发电器。我分析,仅靠太阳能和小风扇不可能收集能量提供路灯照明,也可能是个“样子货”,下次遇到搞电的,可以请教一下。
    到了桠溪镇,雨势变大,在小雨和中雨之间,那天桠溪好象有集会,尽管有雨,“街上”人还是比较多,好象绝大部份不是“鬼子”。路两边停满了小车,听乡党们说,现在农村有车一族很是寻常。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停车位,已接近“街上”边了,冒雨下车找饭店。已过了饭点,许多饭店已经打烊,有一家挂着“水西门盐水鸭”招牌店仍在经营,但是它不卖饭菜。
    终于找到一家正营的饭店,里面是进行着结婚喜宴,并且已近尾声,跑堂的正在清理桌面上的杯盘狼渍。问了一下老板娘,有饭吃,于是入座。看了菜单,花色品种也有不少,但一问,真正有的却不多,于是点了鱼头烧豆腐,小锅烧牛肉,一份皮蛋(3个),清炒芹菜,一份米糕(6块),后加了炒蒜苗。菜上的还算快,没人喝酒,直接上饭。鱼头豆腐是一个鱼头对开做的,豆腐份量不大,估计最多二块。到过高淳去的人都知道豆腐都是种扁扁的形状,大约象市里菜场卖的豆腐厚度的三分之一。鱼头烧的比较腥,要求老板加点胡椒粉,结果拿来一小碟辣椒酱;皮蛋女婿爱吃,我们一人叉了一块(小外孙不吃),其余都是女婿包圆了;牛肉是小方块状大姆指大小的肉,在小锅子里占了表面的三分之一。老婆喂了一块给外孙,结果吐了出来,老婆尝了尝,果然是咬不动;蒜苗上来,小小的一盘,看菜色我很怀疑是从喜宴上剩菜挑出来的;炒芹菜还可以,仿佛是新炒的,尽管才数数几根,但也是最先吃完。小外孙肯定是饿狠了,吃完蔬菜(仅是芹菜)后,吃了一碗半饭,有一大半是靠鱼汤带下的。我也是,也吃了两碗,没有与外孙争蔬菜,靠鱼汤送下。不是我们都是大肚汉,只是小碗太小而已。女儿结帐回来,问了一下,五百九十几。我想我们进的这个店掌柜姓什么不好说,老板娘定是姓孙,好在仅是求财不索命。这在旅游景区应该是常态,谁让你要来的?何况比青岛大虾少流了不少血。
    雨继续下,一直保持在小雨到中雨之间。返回瑶池山庄必须经过慢城景区,只见各个路口均设有路卡,一辆苏A牌照的旅游大客车被堵在出口,好象有人在交涉什么。问了一下手拿对讲机的保安,才知道慢城不设门票,但私家车不准进入,必须坐景区观光车。下午五点半后私家车才能进入,于是准备五点半再去。
    打道回瑶池山庄,倒头就睡,养足精神,准备五点后慢城之游。

休闲日子  (2)   
    睡到快下午五点,女儿来喊我起床。睡了一觉,精神仿佛好多了,穿上衣服和女儿、女婿会合,上车向慢城开去。雨还在下,是那种密密的细雨。
    从瑶池山庄出来,到慢城仅五、六分钟路程。到路口拦路标志果然已拆除,道路畅通。延路前行,是一个20至25度的坡路向上递进,两边全是树木,因我对植物世界的无知,认不清树木的品种,但肯定不是松、柏类,因为读古书的人对“岁寒三友”必须有个通透的认识。每棵树顶处向路对面树顶连接,挂上一串串象小宫灯样的东西,一一挂着,在人们头顶上形成红网,很是喜庆。再往前走,地势相对平坦,于是路面上出现了减速板。
    路两边都是塑料大棚顶的葡萄园,大棚并不封闭,只是有顶,四面用金属网包裹,人在外面能看清园内动静,但是“企图”过网的人只能成吃不到葡萄的狐狸。葡萄园面积很大,应该是专为给游客采摘、购买活动而种植的。这类活动仿佛近几年国内开展的很多,电视里经常报导,很受游人欢迎,能收到“双赢”的收益。前几年我们夫妻俩与女儿、女婿、小外孙到溧水草梅种殖地去过,人可以进大棚自己任意采摘草梅,当然也可以在采摘过程中可放开肚皮吃。采摘结算时,价格理所当然的要比市面上贵些,但是架不住双方“咱乐意”。
    经过葡萄园,路边有个集儿童乐园和成人休息区的建筑,估计应是设计者为给采累葡萄者放松一下的地方。我们没下车,原因有二:一是葡萄园已关门,那是专门为坐观光车者服务的,自驾车者只能做那只吃不到葡萄的狐狸(这仅是我的“小人之心的度量”),没有采葡萄的我们并不疲累;再有就是已是下午五点多钟了,又是雨天,服务区人员可能提前下班了,服务区没有人。
    在车内看到慢城内仍有三、五游客向出口方向走去,应该是那些自驾车主到停车场取车。慢城为应付这种情况,在各个进出口很建了几处停车场,这样就既保证了观光车的收入,又解决了自驾者的后顾之忧,应该又是“双赢”局面和“人性化管理”举措。我不是管理层的人,没有那种经历,所以只能用“换位思考”的尺度度量,请有高层经历的亲们指正。
    车往前行,有些变化,一边出现了竹林,向路前方处漫延;另一边出现茶园,茶树顺着坡面向下起伏。茶园尽头出现一遍花海,是那种到人小腿处高度的花,开粉色花,我怀疑应是蔷薇、芍药之类花,花丛中冒出不少那种矮种向日葵,杂在花丛中,也有生趣。顺着花丛向下望去,是远处的村乡,均是那种徽式建筑,不同的是房屋外墙不是那种古建筑中传统的黑瓦粉墙,而只黑瓦粉红墙,不如宫城红的张扬,也不似庙宇黄的空远,只是远远望去格外醒目罢了。
    小雨还在下,看远处朦朦胧胧,似雾似云,仿佛人在画中,在仙境。如果不是有背后竹海提醒,我俯瞰山下村庄差点吟出“一览众山小”的名句。我知道是我的意境不够,没有吞吐天地的豪气,井底之蛙,所以注定碌碌无为。
    车顺着竹海边前行,漫漫无边。其中也有几个转折,好在地面有黄线分割,证明是双向行驶的道路,而不是村村通的乡间小道。走出竹林,是一个丁字形路口,出现一个建筑群。看见七八个年轻人打伞进入,于是停车下来看看。中午吃饭时,女儿考虑到雨天游玩的便利,在桠溪“街上”一家超市为每人买了一件一次性雨衣,雨衣是那种塑料薄膜做的,厚度与菜场买菜的袋子相仿,所以穿着时,我总担心会穿破,好在没有出现这种尴尬。
    建筑群是一个“文化展示区”,我看更象一个“烂尾楼”。中间高台处是无屋顶的架子,形成房屋样子,一边一块挂着2017年7月的什么活动广告宣传贴,一个是什么“生活、艺术”展示,另一个是什么“纪录片”开拍的仪式。围着高台两边,各有一排平房,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只是好象被人们异弃了许久。面对记念牌向上,顺台阶通向一座坡顶建筑,看后更肯定是弃楼。退了出来,上车继续去探险。
    每个路口都有大大的路牌,标明前方的景点和方向,在车内就能一目了然。从“烂尾楼”出来向前,经过牡丹园。大门关着,里面回廊因低于路面,所以在在车内可清楚看清。牡丹园大约有三、四十亩,回廊建筑延花田漫延,我估计是为保证游客观赏时只能近看而不能把玩,防止人们随意采摘。
    山路起伏,两边的植物仍以毛竹为主,但也参杂一些松树、杂树,可以肯定得是绝对没有果树。天色已晚,看了一下手机,六点多钟,如果不是雨天,这个季节应该是出晚霞的时候。经过一个村落,路牌叫“大山村农家乐”,连接公路,一条乡村路呈现,亮着一盏盏灯笼引向村内。因为中饭吃得迟,没有饥饿感,所以一致同意继续探险。
    顺着山路,信马由缰。路两边植物不断变化,没有有路灯,车靠大光灯指引。我突然发现,车经过的地段有点似曾相识,怀疑我们似乎迷路了,老婆是路盲,女儿遗传这点。于是问了开车的女婿,肯定了我的判断。重新打开导航,以瑶池山庄为指引,十五分钟后回到慢城出口,看一下手机,已六点四十五分。
    

休闲日子  (3)
    下午一觉,精神很好,也没饥饿感。看见游子山顶“真如禅寺”用灯盏包裹出的庙宇特别醒目。决定上山去寺庙。
    游山在慢城对面,山顶“真如禅寺”因屋檐均装有电灯,构画出庙宇的房屋轮廓,在夜晚特别醒目。高淳区旅游宣传介绍该寺是:“寺门上嵌有‘真如禅寺’四字出自当代诗坛泰斗,原全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之手。寺内一尊装金阿弥陀佛高21米,重近千吨,堪称华东第一大石佛。三大宝殿隐居山中,雄伟壮大。正中的大雄宝殿单项列九华山各下院之首,供奉着释迦牟尼、药师佛、阿弥陀佛三尊佛像,两侧为十八罗汉,背面为‘海岛观音’。右边的大悲宝殿供奉着四面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圣像,殿前是一座13层、高16米的铜铸宝鼎,左边的大愿宝殿正在建设之中,左下放新落成的‘玉佛殿’内三尊2米多的汉白佛国内罕见,由缅甸居士相赠”。
    穿过公路,就有一条很宽的道路,顺延向上,是个象小广场或者象停车场样的场地,所以不敢肯定,是因为如果说它是广场,它没有供人休息的椅子;说它是停车场,它又没有地面划出的停车位标记;也许说是给大妈们跳广场舞的场地也不一定,但是它又远离村庄,谁会专们来这个地方跳舞?百思不得其解。经过小广场车子一路上行,车辆已驶入游子山脉。
    在远处仰看,“真如禅寺”夜色里庙宇在灯光的包裹下轮廓很是醒目,但进入山路只能靠车大光灯照明得下看到坡上树木和山下黑暗。顺山路前行,不知什么原因,道路越来越窄,脚下的路仿佛是进入那种乡村道路。路边是一个三间的庙宇,中间的门没有关严,依稀可以看到只庙里供的是阿弥陀佛,只是没有人。现在乡人在外面发财了,喜欢在村上建个庙宇,代表善心向佛,这在乡农中很是受欢迎的事,庙里通常没有和尚,但有志願者担任庙宇的日常工作,比如打扫尘除等事务。
    通过庙宇的路并不长,一、二分钟就通过,继续向上到盘山公路。经过一道转弯道口时,前方仿佛下雾,可视距离绝对不会超过二,三十米,女婿开车继续向迷雾处行驶。我一看不对,果断叫女婿停车调头,从原路下山。奇怪的是,我们车刚好调好头,我回头一看,刚才还是迷雾一片的地方已是恢复清平,更认定我逃离是非的“英明”的。我是个无神论者,对于“灵异”事情我一直当故事来听,比如我认识个老八路,去世前是南京市党校校长。他就讲过战争年代的故事,说一次战斗后部队伤亡很大,在驻地连继几个晚上哨兵都报附近有大部队活动,但真正集合部队出动又找不到目标,几天下来都是如此。于是亲自与政委前往哨位查看,果然到时间前方树丛中传来人群跑步声、金属摩擦声、集合口令声和报数声,再仔细一听,报出的姓名均是部队牺牲者。听过这个讲述,我当时感到心里秫秫的,就象晚上一个人在看《聊斋》时的状态。但自己亲自经历时心态很是考验人的。亲们,你们有没有体会到我果断让女婿掉头是否有点象伟人“四渡赤水”般英明?“逃难”般向山下行去,奇怪的是再没看到曾经经过的山间小庙。
    车回到公路,已是晚上七点二十。当前面临的问题是到什么地方去吃饭?“街上”(前文里我也多次提到个词组,不熟悉高淳话的人不见得知道这是意思,在这里我有必要解释一下:乡人叫集镇为“街上”,高淳发音为“该亮”,我这里用的是山乡声,渔乡可能有点出入)这个时间估计吃不到饭了,瑶池山庄的快餐应该也没有了。看看导航,慢城到淳溪镇37公里,到那里去应该有饭吃。说走咱就走,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天已是转阴到多云,公路上没有路灯,但看到高淳方向灯火通明。不到20分钟,我们到了淳溪,这是高淳区政府驻地。有几年没来过了,淳溪焕然一新。区中心有一条食品一条街,尽管是快晚上八点了,食客依然很多。女婿是山西人,喜欢吃面食,但是在女儿的坚持下,我们走进一个砂锅店。砂锅是那种洗脸盆大小的高腰砂锅,起作火锅作用,以黑鱼为主料,将点好的黑鱼头骨与酸菜一起放在店里密制佐料煮成奶白色,最后放入切后片的鱼肉上桌,样子象外面卖的酸菜鱼,但是酸菜不多,仅起到提鲜的作用,里面没有辣椒,很合我口味。砂锅端上来放在一个气灶上,火力大小可以根据食客需要任意调节。鱼肉吃完了,汤锅可起到火锅底料的作用,店里有各种材料供食客选用,感觉到材料比较齐。我比较爱吃火锅,冬天常去离我们家最近的安乐园火锅店,也不过就是这些东西。可惜的是调料比安乐园差了很多,仅只有腐乳和剁椒、虾酱而已,按理说,剁椒和虾酱根本不是火锅调料。
    我们点了一条三斤半的黑鱼,又点了一份六合猪头肉,一份羊羔肉,什么腐竹、油面筋、青菜、菠菜、土豆片,冬瓜、海带、黃豆芽、面条……满满一桌,配着店里提供的柠檬水,吃的个“脑满肠肥”女儿在点黑鱼时,看到店里有螃蟹卖,30元一只母蟹,店里代蒸,我老婆、女儿、外孙一人一只,女婿是山西人,不吃蟹,我不是山西人,但也不爱吃。我们来的比较晚,进店时三十多个桌子坐得满满的人,等我们离开时仅剩两桌人。一结帐,店里按节日价,打9折,320元。与我们一家在南京去吃北京烤鸭店或者在王府大街的“蓝鸟”饭店价格差不多。
    回到瑶池山庄已快晚上十点,洗洗上床,电视不是那种机顶盒的,台不多,清晰度不高,看了一下,我先睡了,不久老婆也关掉电视睡了。
    


休闲日子  (4)       
    2号一天几乎是在雨里度过的,到了晚上八点钟以后雨才算停了下来。一觉睡到早上七点多快八点,洗漱完喊女儿起床吃饭,她们仍在继续睡赖床觉,老俩口只好先去吃早饭。
    瑶池山庄为每位住宿的客户发放了免费早餐券,早餐在一个楼内负一层大厅举行,大厅窗户可看见户外风景,才明白该楼房是依山而建,供客人进出的入口处应是2层,在大厅里我忍不住想起“金银盾”的寓言。饭厅门口有一个妈妈娘子(乡人叫已婚妇女的称呼)在收饭票,早餐就摆在大厅中间的台子上。大厅面积很大,放了有五、六十张桌子,都是那种“八仙桌”,椅子则是很普通的“长条椅”,这种模式有点象乡镇干部会务聚餐的规格。早餐品种并不丰富,为豆浆、白稀饭、咸泡饭、蛋炒饭等主食;两三种如酱黄瓜,萝卜干之类小菜;副食是炸春卷、油条、包子(仅一种,不知道是什么馅的)和“五香蛋”、玉米段等。食堂伙夫厨艺也很平常,春卷炸的太硬、油条炸的太软,于是糊乱吃了些,安慰一下“五脏府”。
    吃完早餐,我们夫妻俩就在山庄里闲逛起来。天已放晴,只是气温比较低,要穿上外套。组团游客纷纷出来在主楼前等待旅游车,于是院里充满南京话的交谈,带来的许多孩子在院里奔跑嬉闹。
    女儿她们睡到快八点半才赶到食堂,台上仅剩为数不多稀饭和小菜,食堂员工在麻利的收拾桌面。
    办好离庄手续,已是上午九点,一是办理手续的人比较多,再就是山庄对游客离庄前室内物品必须进行严格检查的规定。定埠乡人打来电话,追问我什么时间能到村上?如果从瑶池山庄直接到村上,也就三十来里路,车开慢点估计也就十几分钟可到。但游子山还没有游玩过,那是不可能错过的,于是车出山庄,直接上山。
    上山的路依然昨晚经过的,那个不知是什么作用的小广场还是醒目地杵立在那里。顺山而上,自驾车很多,各地牌号都有,但也仅是附近如安徽、浙江省份和江苏非“A”牌照的车。关于车牌近几年也有些变化、调整,关心不够,所以说不出“子丑寅卯”来,所以也就不在各位亲们面前献丑了。
    山上风景很美,多云天气可以让人眺望很远,到处是桂花的香气,沁人肺腑。山上树木以松树为主,是那种近墨绿色的铺张漫延。松林边紧贴道路沿侧成排种着一种树木,树上挂着一串串粉红色形状象三角灯笼似的果实,问过同学,告诉我那是栾树,成排后也衬托出山色并没有那么单调。粉红色当然没有枫叶那样奔放,但更象江南女子的娇羞。
    半山腰有一瞭望台,供游人攀登。台并不高,大概仅是六七层楼高度,台中间是个立柱,螺旋形台阶直接登顶,我看大多是年轻父母带孩子或者是年轻情侣携手上去,老人只是在台下散步,浏览。
    盘山路绕到前面高处没有了高大树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茶园,这就是高淳区最大的产茶区“万亩茶园”,与青山茶区并列前几。在茶树与公路交界处,均种了那种开着大红或粉红花的植物,一人多高,煞是好看。有路边介绍山景的铭牌竖立,查了一下,开这种植物叫麻栎,是一种麻,织布用的。
    在山上有几处池塘,于是看到了白鹭,大约有二三十只,立于树枝上站立。到高淳好象鸟很少,除了白鹭外,还有麻雀和布谷鸟,其它仿佛很少有,最起码我就没见过。
    离池塘不远处,有了人家。村子不大,应该有三、五十户人家,道路从村子中间穿过,把不大的山村分成两部份。村子给我的印象是村民在房屋建造时用的建筑材料比较考究,比如各家院门,窗户护栏,外墙塗料等等,从塗料上看都比较新,看样子是不久前统一出新的。(我们现在住的街道就在搞这个,先在居民楼外搭上手脚架,然后施工,用些塗料油漆,装饰贴块,“粉墨登场”,掩饰破败。我们院子分前、后、中楼,手脚架搭好久久也不施工,九月初的气候,晚上谁家不是开窗睡,于是天天闹贼,报警后“人民卫士”不闻不问,人民也只好无可奈何。)果然在村前有宣传标语,是“争取什么示范村”的标语。
    经过“示范村”向前经过两个弯,就到了“真如禅寺”。庙前是段的宽宽的平坦的的路,大约有三百多米,两边均建有仿佛是店面样的建筑,店门是那种上半部分雕花的对开木门,可惜均是铁将军把门,无一开张。道路尽头便是寺庙,同样是铁将军把门,门旁有醒目告示:“因山体塌方,寺院暂时关闭”。我们只能扫兴,继续向前开去。车向前大约一里多路,有个景点,有带红袖标的保安把门,走近一看,是“革命烈士陵园”,根据语音导航提示继续向前,最终进入一个小村,进去后已无路可走,只好调头按原路退回、下山,进入青山公路,到我曾经下放的前严村吃中饭。
    关于我在村上的事情,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