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爱的主题曲之爱我你怕了吗(四六)

时间:2018-12-23 20:23:06  来源:原创  作者:羽佳一鸣

剪除危机

  停车场一片混乱,龚兴龙过去叫赖文熙拿着行李箱,跟着于雨朋、杨洋进了机场,在安检不远的连排椅坐下。

  杨洋看着惊魂未定的赖文熙说:“咋样?赖先生,刚才的戏刺激不?”

  “这,这,是为什么?戏演完了?朱碧荷怎么那样?”赖文熙还真以为在拍戏。

  “好吧,一时半会儿你是想不通的,你现在应该知道的就是,跟你旅游的女人朱碧荷,是季维暠的搭档也是情人,还骗了他不少钱!”杨洋没心思跟他讲故事。

  “所以呢?我下来怎么办?”赖文熙心里没底了,心想要不是上车早了点,自己这会儿也在停车场躺着呢。

  “准确的说你现在只剩一条路,跑路!”杨洋从于雨朋手包里取出两张卡递给赖文熙,笑了笑,“一张是银行卡,里面有五十万美金,你最好是将身上卡里的银子迅速转到这张卡上,要不然通通得报销了!另一张是全球通电话卡,你最好现在就换上!去欧洲也好,非洲也好,总之远远地,等事件平息了我们老板会安排你家人过去找你!”

  “赖先生,再见了!”于雨朋向赖文熙摆摆手,这是他唯一跟赖文熙说过的话,转身向大门口走去。

  “最好是不见!”杨洋紧走几步挽着于雨朋,她已不再避讳龚兴龙的眼光。

  赖文熙还没搞懂究竟怎么回事儿,他是市委常委,副市长,为什么要换电话卡,为什么要把其他钱倒到新卡,为什么跑路,全是问号。

  “咋?你还舍不得走吗?”龚兴龙站起来,呵呵一笑,“过了今天,你可能会成为通缉犯,好好把握你这点儿时间吧!还不买票?”

  话音未落,赖文熙如梦方醒拉着行李箱就朝东航售票口跑去。

  “哈哈哈哈哈……”龚兴龙看着赖文熙狼狈样子就忍俊不住,笑着转身追于雨朋去了。

  朱碧荷上头条了,各大报纸的头条,而且连续好几天都保持了头版头条!

  碧荷地产董事长朱碧荷,涉及黑帮纠纷,横尸机场!警方通过机场监控锁定嫌疑犯身份是香港季氏集团二公子季维暠,现已被警方全国范围内通缉,在逃!

  碧荷地产已故董事长朱碧荷,涉嫌多种方式贿赂洛城市常务副市长赖文熙,赖已被撤销所有职位,并被通缉,在逃!

  碧荷地产已故董事长朱碧荷违规操纵他人地皮,被停牌!新洛集团地产部已全面接收碧荷花园别墅,正式更名为“新洛时代花园”!新洛集团地产部龚兴龙总经理做为公司代表,配合有关部门处理善后工作!

  季维斯、徐晓蕙、钟燕珍被带到市公安局配合调查,完事儿回到售楼中心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往日熙熙攘攘的售楼中心静了下来,钟燕珍坐在沙发上抹眼泪,不明白怎么会落了个这样的结果,总公司调拨的钱没了,丈夫被通缉了,接下来不知道怎么办,也不敢向公公婆婆汇报。

  “二嫂,馁唔觉得呢件事太啱呀(二嫂,你不觉得这事情太凑巧了吗)?”季维斯心里也是空荡荡的,真担心二哥有个什么好歹,怎么回香港去见父母!可事情总归是要继续,只好按于雨朋事先说的办,“馁同二哥系点嚟洛城嘅?系点开始同朱碧荷合作嘅?馁好好谂(你和二哥是怎么来到洛城的?是怎么开始和朱碧荷合作的?你好好想想)!”

  “可唔系(可不是)?”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钟燕珍脑袋里像放电影,回想整个过程,正是大哥季维新让他们来的,还说他安排好了一切,可这些老三不知道,参与整件事的只要四个人,大哥、丈夫、自己、李英楠,咦,李英楠那丫头呢!“丫楠呢?Akira,就打电话嚟话畀你听二哥,还畀大佬同丫楠玩喇(啊楠呢?Akira,快打电话快告诉你二哥,咱们被大哥和阿楠耍了)!”钟燕珍对季维斯喊。

  李英楠此时正在售楼中心外面打电话,在电话里被季维新骂的狗血淋头。

  季维暠被通缉了,他带来的手下基本跑散了,就剩下六七个人,其中还有人受伤!他们躲在郊区一栋破房子里,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笼罩着这位平日趾高气昂的暠哥,一天一夜过去了,他不敢回绿柳城也不敢回住的地方,甚至不敢联系妻子。

  “阿宏!”季维暠叫旁边的王宝宏,“你帮我分析分析!咱们是怎么被糊里糊涂弄成今天这样的?在大陆被抓住可是要枪毙啊!”

  “暠哥,”王宝宏凑近两步说,“我觉得咱们可能被人家耍了!”

  “啊?”季维暠楞了一下,“说仔细点!”

  “暠哥,你想想看,咱们来洛城以前可不认识朱碧荷,怎么会跟你那啥?又是怎么会糊里糊涂地同她合作呢?”王宝宏说,“为什么香港那边同意拿几十亿给你运作?还要直接打到朱碧荷的账户!还有,她怎么知道咱要去机场找她?还埋伏了那么多高手,要不是暠哥先下手,咱们都得扔到机场!”

  “可她根本就不是我杀的,那是她撞过来的!”季维暠郁闷极了,频频点头觉得王宝宏说的有道理,忽然有所觉悟,“对呀,分明咱的每一步都是被算计好的!”

  这时,手机响了,他接通电话,是父亲打的,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暴骂,训斥完了,命令他立刻想办法回香港,其他的以后再想办法!

  紧接着电话又响起,是老三季维斯打的,他接完电话气得把电话摔成几瓣。

  “阿宏,走,到绿柳城去!”季维暠对王宝宏说,“是阿楠那小娘们儿和老大串通收拾咱的!”

  “啊?”王宝宏假装一惊,“可是现在天还没黑,出去碰到公安就麻烦了!”

  “兄弟啊,我实在受不了这个窝囊气!”季维暠眼睛通红,眼珠往外突着,“想办法弄辆车,不去收拾这小娘们儿,我死都不瞑目!”

  “小马,”王宝宏冲小马摆摆手,“小心点儿!”

  “是,宏哥!”小马答应着出去了。大约半顿饭时间又回来了,“暠哥,宏哥,好了!”

  几个人上了外面一辆大金杯车。“哎呦,怎么有一股子鸡粪味儿?”季维暠捏着鼻子问小马,“太他妈难闻,我受不了!”说着要开门下车。

  “暠哥,”王宝宏叫住季维暠,“这个要比其他车安全些,我们可以用这车去广东!”

  “啊,不会吧?”季维暠仔细想想,王宝宏说的确实有道理,现在也不是讲究的时候,“小马,好样的,开车!”

  季维暠几个人把车子停在绿柳城售楼中心一百多米以外的地方,翻墙从工地绕到售楼中心楼后面,再逐个爬进窗子。

  这时王宝宏的手机震了一下,是信息,悄悄打开扫了一眼:“二十分钟后带着金、马二人去厕所呆几分钟”!

  王宝宏一惊:原来二哥连这里都安排好了!

  季维暠带着王宝宏进入季维斯办公室,季维斯正在房间拍桌子,钟燕珍和徐晓蕙在沙发上坐着,李英楠在地上坐着抹眼泪!

  “馁个仆街女人,连我都出卖,真系抵死(你这贱女人连我都敢出卖,真是该死)!”季维暠一把抓住李英楠的衣襟,“噼啪”“噼啪”就是几个大嘴巴,李英楠的脸立刻就红了,眼泪哗哗地流下来。

  “二哥,馁睇(你看)!”季维斯拿着一张银行和一个装着电话卡的透明塑料袋,“呢个系二嫂啱啱喺佢间房揾到嘅,电话卡系朱碧荷嘅号码,银行卡系佢自己嘅,啱啱查过里便有五千两百多万!可佢咩都唔认(这是二嫂刚在她房间找到的,电话卡是朱碧荷的号码,银行卡是她自己的,刚查过里面有五千两百多万!可她什么都不承认)!”

  “仆街女人,你呢系作死(贱女人,你这是作死)!”季维暠骂着,扭头朝着旁边的跟班喊:“阿雄,佢今日系你哋几个老婆,拉出去轮大米(她今天是你们几个的老婆,拉出去轮大米)!”

  一个叫的李雄和另外一个大汉伸手就把李英楠拉住,就地往外拖,吓得她面无人色,拼命喊:“二少爷唔好呀,三少爷!垢命呀(二少爷不要啊,三少爷救命啊)!”

  “等等!”季维斯终究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她跟自己好一段时间了,“二哥,再畀佢个机会啦(再给她个机会吧)?”

  “返嚟啦!仆街女人,馁听清楚!暠爷我只问一次,馁够胆有一个字欺瞒,我畀佢哋轮完大米再将馁卖到九龙城(回来吧!贱女人,你听清楚!暠爷我只问一遍,你敢有一个字欺瞒,我让他们轮完大米再把你卖到九龙城)!”季维暠咬着牙吼道。

  李英楠边擦眼泪边点头。

  “馁系季维新嘅人(你是季维新的人)?”季维暠直呼大哥的名字,恨得直咬牙。

  李英楠点点头。

  “系馁引着还进入馁哋陷阱嘅(是你引着咱们进入你们陷阱的)?”季维暠接着问。

  “系啊,唔系,系大少嘅意思(是,不是,是大少爷的意思)!”李英楠先点头又摇头。

  “我的三十亿呢?”季维暠最关心的就是钱,不然回去没办法交代。

  “我唔叽(我不知道),”李英楠弱弱地回答,低着头。

  “馁老母!馁够胆话唔叽?馁边有咁多钱!(你妈!你敢说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多钱!)”季维暠脾气又来了,“阿雄!”李雄往前一进身。

  李英楠吓得一哆嗦,“二少爷,我冈(讲)!”她魂都快吓没了,“前面嘅五个亿畀大少转走咗,后面嘅,我唔知!真系唔知(前面的五个亿被大少爷转走了,后面的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馁啲钱哪来嘅(你的钱哪来的)?”季维暠根本就不信。

  “二百多万系馁同大少平时畀嘅,五千万我都唔知,我真系唔知,三少馁帮下我啦,我真系唔知,三少,睇喺我服侍馁啲年嘅份儿上(二百多万是你和大少爷平时给的,五千万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三少爷你帮帮我吧,我真不知道了,三少爷,看在我伺候你这些年的份儿上)!”李英楠一边哭一边磕头,她知道这时候只有季维斯能救她。

  “二哥,有嗬能大佬冈佢都呃咗(有可能大哥将她也骗了)!”季维斯心里对大哥也很气愤,对李英楠是既痛恨又怜惜。

  “就系噉,二少爷,我下昼向大少汇报完,佢话畀我好自为之(就是这样,二少爷,我下午向大少爷汇报完,他说让我好自为之)。”李英楠又是一阵子嚎哭,“佢话唔理我(他说不管我了)!”

  季维暠气得一脚踢在李英楠肩头,她身子一歪,额头碰在茶几角上,血立刻就涌了出来,和眼泪一起流的脸上、衣服上都是。

  “暠哥快跑!”忽然李雄大叫一声,摔倒在地,肩头已经被血染红。

  有些穿着碧荷地产工服的人闯进办公室,李雄被打倒,另一个弟兄被按在地上。

  “姓季的,谁是姓季的?”带头的问,“是谁杀的我们董事长?”

  季维暠倒退好几步,钟燕珍和徐晓蕙两个人被吓傻了,躲在沙发角,瞪大眼睛瞧着这帮手拿棍棒和刀子的凶神恶煞,季维斯也被眼前变化吓一跳,楞在原地。

  “二蛋,先把那女的衣服扒了!”带头的见没人吭声,又指着钟燕珍喊!有一个人把刀子架在钟燕珍脖子上,伸手拉她外套!

  “不要!”季维暠急了,“我,我是季维暠!别碰她!”

  “哦——小子,有种啊!就你这家伙害的咱爷们儿拿不到工资的?咦,链子不错!”带头的说着一把扯掉季维暠脖子上的金链子。

  “你们别伤害他,我们给钱,要多少我们给多少!”季维斯心里发毛,不知道这些人会做出什么事,一听他们为了讨要工资,立刻壮着胆子跟他们谈。

  “谁稀罕你们的臭钱,我们要自己工钱!五万零三百,多一个子儿也不要!”带头的吼着,“谁让你杀死我们老板!”又朝季维暠狠狠踢了两脚。

  “给,我们给,我们给十万!多的算辛苦钱!”季维斯连忙答应,却没敢动地方,“二嫂,晓蕙,钱在沙发上我包里!”

  “混蛋!谁要你的十万,就要五万零三百,多要了就是抢劫!”带头的看季维斯把钱拿出来,又对着叫二蛋的喊,“拿上钱,走!”

  这伙人拿到钱,呼啦,全出去了,季维斯他们心里猛地放松了。

  忽然,这带头的走到门口又磨身回来,一刀插在季维暠的大腿上,霎时血流如注!这才转身往外。走还嘀咕:“害咱们这多人失业,让你小子也出点血!”走着还拿出手机边走边大声喊:“120吗?绿柳城售楼中心二楼有人自杀呢,快来人吧!血流呼呼地!”扬长而去。

  “暠哥,不好了,有警车过来了!我刚在外面放哨——”王宝宏带着金、马二人往办公室跑着喊着,一看季维暠在地上歪坐着,地上都是血,“啊,咋回事?小金你看着,小马咱们追!”

  季维暠赶紧叫住王宝宏:“阿宏,兄弟,别追,赶紧抬我上车,再耽搁就跑不掉了!”

  王宝宏用布条先勒住季维暠大腿,又让小金背着往外走,季维暠嘴里还喊:“阿珍,Akira,馁哋都快执返香港畀我作证(阿珍,Akira,你们也赶紧收拾回香港给我作证)!”

  几个人顺着楼梯跑出去,跑到不远处的金杯车跟前,上车就走,随着就传来警车的叫声。


下一章:风云突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