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红军连长王志峰 第一章革命老军人王志峰

时间:2019-01-10 08:54:36  来源:  作者:清贫


      1984年夏的一天,这天我在家,休息。要休息两天。我喜欢看书,可看了一会,就看不下去,就把书俄罗斯作家陀妥思耶夫斯基的小说《死握手记》,放在板凳上。站起来,就听到了敲门山声。我觉得“一定的我的好同学来找我去叙宜城城玩,我觉得,既然买有两天假,去城里玩,叶挺部错的。就向门走去。打开门,看见是吴成,和一个进708的大叔。大叔看山区,一张方脸,头发有些白,但是他有一双浓黑的剑眉,下,一双闪动着温厚,坚毅,而还是非常亲和的眼睛,他鼻梁挺拔,润之的鼻翼,下,还有点黑里带发的胡子,他尽管尽78了,身子硬棒,肩膀非常宽。腰有些细,肚皮略挺,一张十分英俊的方脸尽管大叔越军78岁,(这是我的看法)
瑰明,快请大叔进去“吴成说。开始已改他爱风趣的个性,。我明白了,今天到我的家里来的陌生的大叔,要更加的热情。因为,昨天,吴成打电话更我,有一个老红军,要来。我想,这就是哪位老红军大叔把。就立刻说”大叔,快请进,“大叔也非常礼貌地说”打扰你了,“我马上说:快请进。”
大叔还是非常,非常有礼貌,微笑一下,我注意,他带微笑的脸,非常的亲近而厚道,是那种说话没做事都指着而于常人不一样的军人的气息。然后,我把大叔迎进门,请他在靠墙的椅子桌子旁板凳上坐下,跟他泡了一种的沱茶。放在大叔的坐着的面前的就的红桌上。
”请喝茶,大叔“
谢谢”大叔说,还马上站起来,欠欠身,就坐下。吴成,我也跟他泡了茶,因为,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同学,好朋友。就不用客气。我知道,他的父亲认识的人多,不管是一般的人,据说,还有一些解放军朋友。吴说”
“这是刚才叙宜军分区副司令员位置上退下来的王志峰大叔,”然后,有向他大叔简绍我。
“这是文学写作的瑰明”吴成刚介绍,是解放军成都军区叙宜军分区副司令员的王志峰大叔,就站起来,向我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说:“打扰你了,瑰明同志”他是那样的目光炯炯“,性情亲近,英俊脸上是那样的刚毅,他的一双眼睛闪耀着坚定的眼光,而有神,似乎与他在年轻当红军是买那种的革命劲头还在。吴成说:王大叔是革命的功丞。是中国有名的军事指挥官。”桂明说到里,王志峰大叔,右手在无成的右手胳膊上,棚里一下,非常谦虚说“小吴,别说这些。”
本来就是吗?大叔,你今天来不就是要讲你的革命故事的吗”
瑰明说:“大叔,我们欢迎你。就更我们年轻人讲一讲。”
王志峰大叔沉默了,渐渐地,他显得感伤起来,他的英俊的脸略有凝重,好像他此时,又回到了当年他当红军连长的时期,看来,他主要是:不只是完不了他的作战的经历,更是,对是那些他牺牲了战友的深深的怀念。过了足足两分钟,大叔都难过的略低的英俊的脸抬起,好像此刻:他站在,蹲在一个中弹倒下的红军战士身边,在悲痛时候,对九了,才起身准备去继续战斗似的。他才说:我打了几十年的张了,都一路走过来,我活过来了,可是我的那些都一个个死了。要知道,没有他们,我早就牺牲,我那还能活到现在。根本就没有我现在的样子。五十年过去了,我忘不了战友,我就想请人把他们的故事记下来,这样在我的时候,我就对得起他们。

王志峰大叔开始激动了,他讲起了他作为红军连长的一段经历,我把他的故事原封不动的记载脑袋里,接下来就是王志峰大叔讲的……

……

上世纪1930年,正是中国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已经是红二军第八团一营一连连长的,27岁的红军连长王志峰,生于一九0五年。江西宜春,农民的家里,一九二五年参加当地的游击队,闹革命。他作战十分的英勇,机敏。后来,成为一营的红军连长,这个时候,正是红军处在第三次反围剿的前夕。今天是1932年五月22号,连队在江西红军根据地的广昌一个山村的红军一连,的红军连长王志峰,带着战士21岁陈德根上午吃了饭了到要走半天的广昌红军团部,在红军团长傅进,开会。同时,开会的还有别的连队。据说开了另个小时,在团长那里吃午饭,就带着小趁回一营的驻地。
“连长,真是没有想到,敌人的二次反围剿失败不久,他们就急于来第三次。”20岁的小陈说。他俩这时走在一条小路上。
“我们红军是国民党的心腹大患,他们当然想尽早除掉我们。”26岁年轻英勇正直的红军连长王志峰说。长得十分英俊而温厚,一双明亮时不时眨闪着的机敏的眼光,让人看上去,非常的真挚而机敏,他非常性感的鼻翼,在他想问题和说话时,就时不时翕动一下;在他鼻子下,有一部非常黝黑的带有红军和成熟男人的阳刚魅力的胡子,一张总是闭着的红红的嘴,他方正的焕发着青春善良英俊的脸庞,还是多清瘦的。他又圆又润泽的脖子两边的灰白色军衣领子上,有一对红领章,非常结实丰满的胸部,一根酱色宽皮带紧束在他有些鼓胀的肚皮上。红军连长王志峰那充满中国红军英武豪气而雄壮的气质魅力,十分的动人可爱!!
“它(国民党)想除掉就能除掉吗?”小陈生气嚷道。
“国民党看到我们红军弱,趁我们还没有成长起来,就想坚决把我们消灭掉。”
“那是做梦!”小陈喊道。更生气了,一个嘴都嘟起来了,眼睛也瞪大了。
“对,那是在做梦。我们红军不是就这样轻易被消灭了的。”王连长讥讽一笑说。
“连长,你说我们该这样做?”小陈非常关切问。
“小陈,这个等我们回去,跟李副连长、姚刚政委再具体开会商量,决定下一步情况和作战计划。”
“连长,我看到你,就想跟你打仗,你是多好的人!”
王连长把他温存的厚道英俊的脸侧过来,微笑着,抬起他右手在小陈头上拍了拍,说:
“战士们也好呀!”
“连长,你要是永远当我们的连长,带着我们打白匪军、白狗子就安逸。”
“这个不好说。”
“为什么呀?“
”万一我那天被打死了呢?”
“连长,那我就跟你去死。”
“你怎么这样说。”
“连长,我就想跟你。”
“难道姚政委、李副连长不好吗?”王连长问。
“不是的。”
“我们红军里都是好人,你要和他们呆在一起,战友之间更热情团结,亲如兄弟。”王连长语重心长的说。
“连长,我听你的。”
王连长觉得小陈又真心又可爱,刚要说,就看见前面远处的路上,走来六白狗子。
他反应非常快:“有白狗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