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必威体育betway

我的左眼看不见右眼的悲伤2

时间:2019-01-14 17:47:49  来源:  作者:蒋玉龙
第二章 远山妍妍的花红



    多少年的青春年少是为沧桑,已经过了十六年了。
    当年杜鹃花红下的少年男女们已经到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龄,时光真是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它在花香的书案前蓄意谋杀童真时,附带着也谋杀了我们的年少不知愁滋味。

    十六年前的那个上午,是雨天。
    春天的雨。蒙蒙雨丝从亿万年遥远的天空里挥下,不见大,也不间断。却一路纷纷扬扬,很是有些缠绵如丝的意味。
    那一年,我、葡萄和唐心都七岁。离校园的大门也仅仅是一季之遥。

    我们生活在同一所大院,大院坐落在这个城市的最高坡坎上,天空时常蔚蓝,我们在楼顶的阳光下,一眼张扬过去,远山的杜鹃花正一族族的红,一族族的妍。
    那个红,那个妍,五彩缤纷。
    对于词汇极度缺乏的我们,这可能是身子象葡萄眼睛也象葡萄的葡萄最为引以为豪的一个形容词了。
    它几乎无法阻挡我们战胜孩提时期对遥远的恐惧,以一种根深蒂固般的顽强焕发出石破天惊的勇气。
    我想以前没有人会用五彩缤纷来形容一种红,以后也不会有了。
    而现实里只有葡萄才能用这样一个词汇,并用的让我和唐心惊羡崇拜到五体投地。
    啊!唐心说,葡萄,你太让人刮目相看了。
    唐心的刮目相看也很惊艳,但与此情此景下葡萄的五彩缤纷还是有段距离。那天,唐心一直在追问我这段距离有多长。后来,我违心的把左手的十指与右手的十指无限接近,直到唐心明亮的眼睛有了光彩后,我才停了下来。
    葡萄看着那不足一寸的距离嗤之以鼻,葡萄说,瞎子,你也太违心了吧!
    我笑笑,笑的很傻。和无数次作润滑剂一样我得有这个觉悟,直到很多年后,我一直都有这个觉悟。
    不过世事无常,我们都不是对方故事里的主角。这个润滑剂的角色开始潜移默化的转换,葡萄成了我和唐心之间的另一份润滑剂。
    葡萄说,我咋觉得那腻味哩!

    唐心很开心。满满的装不下。笑的一脸小狐狸样。
    我也蛮开心。蜜里调油的那种。我感觉愉悦。
    葡萄没有太多的不满。葡萄说,明年的这个春天,我就能去远山看杜鹃了。
    顺着葡萄的手指方向,我和唐心都心仪不已。三个小屁孩里葡萄大我两月,我大唐心三月。
    不足半年的岁数,让我看见了葡萄的早熟。
    其实,不是早熟,是早慧。
    我也要去!葡萄,我和瞎子都要去,你得仗义,别想着撂下我和瞎子。唐心语速极快,也很激烈,是不是,瞎子!
    对。这一次我没有违心的顺着唐心的话去说,而是出自本能的意愿。我想,孩提时的我们总是对愈是未知的事物愈是充满了好奇。
    那仿佛是一块磁石,牢牢的吸引着我们。
    童真的记忆不会长久,不是因为它的幼稚,而是在于它的跨度太大了。大的让我们的记忆装载不下。
    你俩真傻!葡萄的手重重地拍过我和唐心的后脑勺,葡萄说,明年我们不都是小学生了吗?学校不是都有春游吗?
    对呀!我和唐心恍然大悟,明年的春天我们都是学生了,而且有了半个学年的经历。
    为什么我们不早点上学呢?我等不及了,我现在就要去!
    唐心在楼顶的腰墙后张开了双臂,春天的阳光和暖风让唐心的粉红衫象羽翅一样光彩夺目。

    太远了。葡萄和我异口同声的说。
    很远吗?唐心崴过头来,眼睛都能看见了,能有多远?
    我真的不知道有多远,这个远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两指间可以形象的丈量。我想,抛开两根手指头,或许真的不算太远吧……

    遥远的的记忆无法修改,正如时光和命运无法预订一样。这个五彩缤纷的杜鹃花妍的楼顶,或许一切都如命运般注定了。
    无论是天空的蔚蓝色,还是远山妍妍的花红,一切都昭示出了命运苦难的开始。
    可我们并不知道。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